【忘羡】溯(四)

已经在莲花坞住了好几天的魏无羡发现,江厌离今天有点不一样。
崭新的藕荷色裙子,配着纯白上衣,挽着长长的披帛,尽显大家闺秀的仪态。
理云鬓,描黛眉,点绛唇,不要如何艳抹,便让女子原本平淡的五官明艳起来。
“师姐,你身上好香啊!”魏无羡凑近了江厌离,便闻到一缕清香。
“是吗?会不会太过扑鼻?”江厌离对着镜子看了又看。
正好这时江澄也走过来,道:“姐,我保证,你现在的样子美若天仙!”
江厌离捂着面羞涩一笑,道:“还不至于吧……”
江澄拉过快要扒在江厌离身上的魏无羡,悄悄道:“切,怎么那个家伙又要来?”
听江澄的语气,似乎是对那个人很不屑的样子。
之后江澄和魏无羡大肆描绘了一番每次金子轩来莲花坞的那副趾高气扬的样子,今天要来的客人便是他了。
“他真的有这么恶劣?”魏无羡惊讶道,内心暗暗想着,现在不一样了,现在我可以帮师姐,让金子轩再也没机会欺负她!
江澄说够了,这才又道:“哼,一想到他我就来气!”
莲花坞的会客厅里,金子轩对江枫眠和虞紫鸢各自行了礼,道出来访缘由。
“江宗主,这是我家的清谈会请帖。”金子轩虽只是比江澄年长了一两岁,却已能独自处理一些事了。
“子轩,何不在莲花坞多玩几天?”江枫眠道。
江厌离坐在金子轩对面,只是低着头,双手绞在一起。她身旁跟着江澄和魏无羡,两个人挤眉弄眼的,时不时看向金子轩。
果然,是一个“花枝招展”的贵公子。江厌离今天特意的打扮,也在他面前失色了几分。
“不了……我……”金子轩蹙眉道。
江澄看他的样子,开口道:“金公子一定要这样拒绝吗?”
正好这时,江厌离抬起头来,扯扯江澄的袖子,温柔一笑:“阿澄,不必多说什么……”又喂了一块糕在他嘴里。金子轩这才注意到江厌离的打扮,与平时不同,看久了,居然觉得还挺好看的。
“其实,在这里待几天……也不是不可……”金子轩端正了脸色,开口道。
江厌离嘴角又绽出一个弧度来,以金子轩的角度一看,莫名就使人想起“笑靥如花”这个词来。
金子轩就这样在莲花坞待了下来,住处么……江枫眠特意安排在了江澄和魏无羡的隔壁,就是希望他们三个能好好玩起来。金子轩自认绝不会跟他们混在一起,打定主意熬过了这几天,就赶紧回金鳞台去。
然而,事情并不会如他所愿。第一晚,金子轩就被隔壁的欢声笑语给吵醒了。
“哈哈哈哈哈哈,江澄,你的样子好傻!”“闭嘴,你好的到哪儿去?”“阿澄,阿羡,别争了……”“唉?师姐,你怎么也……噗——”“魏无羡,别太得意了,下一把你死定了!”“等等,我们换一个新的来玩……我想想……啊!有了,规则是……”听这些声音,他们是在玩什么游戏?江厌离居然也在?啧,像什么样子!
金子轩将耳朵捂住,装作什么都没听到的样子,准备再次睡去。突然,门外响起了“砰砰砰”的拍门声。对,是拍,而且是极用力的拍!
想都不用想是谁做的,毕竟他们就在隔壁。那拍门声一直不停,好像是故意要惹得金子轩出去一样,金子轩捂住耳朵也没办法。
然后,金子轩猛的掀开被子,下床飞奔到门口,用力将门一打开。
门口早就没有人了。金子轩虽然恼怒,这时也暂时放心下来,想着自己身份尊贵不与他人计较,关上门回到了床边。
“砰砰砰——”拍门声居然又响了起来!金子轩这次不再犹豫,再次将门打开……结果当然和之前一样。
再就有了第三次,第四次……金子轩是彻底睡不着了,他直接走出门去,走到了隔壁江澄和魏无羡的房间。
房门大敞,灯火通明,里面三个人正围在一张桌上,脸上都各自用浆糊贴了不同数量的纸条,看起来滑稽得很。
“金公子!”魏无羡发现金子轩进来,兴奋的叫了他一句,“来来来,跟我们一起玩吧,正好三缺一!”
又不是打牌,哪来的什么三缺一?然而魏无羡胡编乱造之能力已是出神入化,张嘴便来。
“方才是你们去过我门口?”金子轩不理这个看起来最吵的小子,直接问道。
“不要在意这些啦,江澄,上!”魏无羡才不会回答他,叫上江澄一起,把金子轩扯到了他们当中。
依旧是对面,江厌离笑的灿烂,又是他没见过的样子。
“有新人加入,那么我就再说一次规则。”魏无羡按住躁动的金子轩,继续道:“我们一人掷一个骰子,看谁的最小,谁就要听其他三人吩咐做三件事,如果不想做一件,就要在脸上贴一张纸条……如果三件都不想做……”
这种游戏金子轩还没玩过,他一猜,刚才的拍门说不定就是江澄或魏无羡其中一人做的!一定要报复回来!
金子轩开始掷骰子,三。魏无羡,六。江厌离四。江澄,四。
开局就对金子轩不利!
“哈哈哈,金公子!我先来,我要问你一个问题,必须回答!你真的非常讨厌我师姐吗?”魏无羡问道。
“不讨厌。”是因为当着人家女孩子的面,所以才没有说讨厌……金子轩对自己说。
“阿羡……”江厌离无奈道,眉眼间却藏不住那一点欣喜。
“无聊……金公子,那你喜欢我姐吗?”江澄没发现自己的问题也很无聊。
金子轩沉默了,然后他拿了一张纸条,用浆糊粘在了自己脸上。
江厌离忍不住一弯嘴角,道:“将纸条摘下来吧。”
我靠,这也可以?魏无羡和江澄对视了一眼,皆从对方眼里看出了满满的震惊。
再次来过。金子轩,四。魏无羡,五。江厌离,二。江澄,三。
“师姐,念一句‘青青子衿,悠悠我心。’”魏无羡眨眨眼睛。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江厌离柔柔的声音传来,好像蕴含着一些思绪,令人琢磨不清。
“姐,等下我们都去厨房,要看你做莲藕排骨汤!”魏无羡欣慰的看向了江澄。
这个“我们”,自然是不会包括金子轩了。
“金公子?你就没有可说的了?”魏无羡问道。
“……没有。”
“阿羡,别捉弄他了。你们呀……都在这儿等着好了。”江厌离起身,准备去厨房。
她款款而去,留下一个幽幽的背影,很快便隐入门外的夜色里。
江澄和魏无羡齐齐看向了金子轩,眼里是一般的玩味。
“莲藕排骨汤,很好喝的!”“那个味道,让我忍不住流口水!”两个人当着金子轩的面,就开始描述那汤是有多么多么好喝,色香味通通用华丽的词藻堆砌,又道做汤的江厌离是多么多么心灵手巧,贤惠无比。
说着说着,三声“咕噜噜——”一同响起。
魏无羡和江澄坐不住了,撒腿便都跑去了厨房,独留下金子轩孤零零的一个人。
“阿羡,阿澄,你们怎么过来了?”江厌离刚刚将食材下锅,这两个弟弟便跟了过来。
魏无羡道:“我们来陪你聊天。”
江厌离道:“可是……你们将子轩一个人晾在了那边呀……”
“那就让江澄过去陪他,我留下!”
“不行!该是你出去,我留下才对。”
经过猜拳决定,是魏无羡回去。
回去一看,金子轩居然睡着了。魏无羡想,那叫我过来干嘛?哎,没意思,我也睡觉算了,好累。
“蓝湛,我做的汤好不好喝?”魏无羡搂着蓝忘机的脖子,坐在他腿上,往勺子里的汤吹了口气,便喂给他家蓝二哥哥。
“尚可。”蓝忘机面不改色,实际上额头冒出了许多汗。
“别骗我……”魏无羡与他额头相抵,感受到一点点湿意。
魏无羡做出来的汤,大红大红的颜色,一看就知道放了许多辣椒……不,很可能是只放了辣椒!
“我错了……”魏无羡端起那碗汤,全部喝了下去,打出一个充满辣味儿的嗝。
魏无羡看着蓝忘机不泛波澜的眼睛,咯咯笑道:“我就是故意的!你来罚我啊……你舍得吗二哥哥?”
“我知道了,你肯定是在想……”魏无羡捧着蓝忘机的脸,主动吻上他的嘴唇。
两人唇齿交缠在一起,魏无羡始终带着笑意,任由蓝忘机用力扣住他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情意绵绵的吻。
金子轩醒过来时,看到只有一个魏无羡趴在桌子上,睡得香甜,吧唧着嘴。
“喂!醒醒。”金子轩推了推他,魏无羡很快就醒了过来。
魏无羡道:“估计师姐的汤快好了,我去瞧瞧。金公子你是不是也很想去?”
“不是……”“那就来吧,让你也尝尝师姐做的汤!”魏无羡不听,轻轻松松就把金子轩拉去了厨房。
到不一定是魏无羡力气大,或许是因为别的原因……
厨房里,飘着四溢的香气,江厌离正解了围裙,打了水洗手。
江澄早就拿了四只碗,一一摆在灶台上,隔着抹布就掀起了锅,香气更加浓郁了!
金子轩才不想承认,他刚才咽了咽口水。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