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溯(五)

“师姐师姐,给我盛多一点排骨。”魏无羡端着碗,围在锅前,要江厌离给他盛。
“我也要,我的排骨一定要比他的多两块,姐你看着点。”江澄给了魏无羡一肘子,将碗伸在了他前面。
“别抢,锅里很多呢……”江厌离被他们惹的哭笑不得,给他们都盛好了。
看着他们的争抢姿态,金子轩远远的靠在门边。
江厌离仔细盛了一碗满满的,摆满了排骨和莲藕,快要溢出来了,可她端的无比平稳,缓缓走向了金子轩。
排骨汤鲜美而又冒着腾腾的热气,莲藕炖的粉粉,表皮微烂,又软又糯;排骨尽是上尽是精瘦的肉,吃起来也不塞牙。
很久以后,当金子轩再一次尝到这碗莲藕排骨汤时,他才知道,他一直记着的,是寒夜里那碗鲜美的汤,也是那个温柔笑着的女子。
日历纸被一张又一张的撕着,魏无羡这才发现,快要过年了。
这是他在莲花坞生活的,第一年。
金家的清谈会日期在开春之后,不知道金夫人是怎么想的,特意让金子轩赶在这个时候来江家。
而且,江枫眠收到了金家的来信,意思大概就是不让金子轩回去了,他硬要回去金夫人也会把他赶出去的,所以必须得待在莲花坞过年。
“金公子,你干什么一副不高兴的样子?我们莲花坞不知道有多好玩呢!你又不是没感受过。”魏无羡看着金子轩拿着信皱着眉头的样子,莫名就有些不爽,然而他还是笑嘻嘻的去揽人肩膀。
说起这几天跟着魏无羡和江澄的经历……真是,让人大开眼界。打山鸡,爬树,捉兔子等等等等,甚至还有划水,这可是冬季!金子轩从小到大养尊处优的,什么时候玩过这些?纵使他脸上百般不情愿,可不还是跟着去了?只不过他自己没发现而已。
金子轩只希望,这段黑历史,最好谁都别去记着。
莲花坞在年末之时,定是要举办一场家宴的。露天校场上架上了十几张大方桌,厨房也搬到外边来,一口煮着莲藕排骨汤的大锅飘香十里,男女老少混坐在一起,热热闹闹的,吃的喝的都尽兴,各种插科打诨不止,四处乱跑,跟人碰酒。
“师姐!你也一起来啊。”魏无羡看江厌离只是在厨房那里帮忙,也没吃点什么东西,就叫她过来。
“她一个女孩子家,合适吗?”金子轩语气不善的说道。魏无羡就回道:“都是小孩子,有什么不合适的?金公子你也太拘泥了。”
江厌离只是笑笑,把手里的事做完,慢慢走了过来。江澄和魏无羡就簇拥着她坐下,把桌上几盘点心都放到她面前。
金子轩快速放下本来已经伸出来的手,转过身子,默不作声的吃着菜。
偶尔被人推了一下,眼睛正好与江厌离对上,就又赶紧转回去。
金子轩走的那天,人影绰绰,一大片紫色校服里,能看到魏无羡和江澄,却是看不到江厌离了。
“师姐,你为什么不去送送他呢?”魏无羡是这样问的。
“罢了,若是他……”厌烦我如此频繁的在他跟前晃怎么办?剩下的半句,被江厌离隐没在心思里。
这次金家的清谈会,其实本质不在于清谈,在于玩乐更多一点。清谈会完了还有专门供给小辈们的春游会,花灯街,小吃街等等,或是在白天或是在夜晚。
这个就无需请帖了,反正是金鳞台一手操办,怎么玩都行。届时愿意来的各路世家弟子,必定是尽兴而归。
云深不知处,藏书阁内。
蓝曦臣与蓝忘机相对而坐,一人练字,一人看书,皆是无言。
“叔父说……金鳞台的清谈会,我们可一同前去。”蓝曦臣写完最后一个端端正正的字,开口道。
蓝忘机连动都没动一下,平静道:“嗯。”表示他听到了。
“像我们这个年纪,虽然不能跟长辈们一样参与清谈会,不过,听说还有别的活动——”蓝曦臣停顿了一下,盯着蓝忘机,见他神色毫无变化,笑了笑:“到时候,云梦,清河等等那些普通世家的弟子都会去的,一定会很有趣。”
在听到云梦这两个字时,蓝忘机的手指微微动了一下,然而面上还是没有任何变化。
蓝曦臣道:“忘机?你看起来很愿意去的样子。也好,你还是要多跟同龄人玩玩的,不然……”
“……不是。”蓝忘机先否定自己兄长的前半句,再问道后半句:“不然什么?”
蓝曦臣遮遮掩掩道:“没什么……不要太过在意,我们不如商量一下要做哪些准备?忘机……”见蓝忘机看都不看他,抽出他手里的书。
“兄长……”蓝忘机这才抬眼看他,稍圆的脸蛋又白又嫩,蓝曦臣忍不住就掐了一下,又抱歉的笑笑,仿佛刚才做出那种事的人不是他一样。然后,蓝忘机重新拿过一本书,又将目光全部放在书上。
这下可好,湛白团子彻底不理人了,怎么办?
蓝曦臣还记得很久以前,在那个种了许多龙胆花的小筑里,女子抱着忘机,越逗他,他就越不肯说话,然后女子就装作再也不想跟他说话的样子,把他放下来,就直接抱起了蓝曦臣,对忘机道:“娘亲最喜欢的不是湛湛了,现在是阿涣了。”
当时小小的忘机直接呆住了,就自己一步步挪远,背对着他们。
女子悄悄地跟蓝曦臣说:“阿涣呀,你看湛湛那个样子……像不像个白团子?”还没等蓝曦臣反应,她自己就一抖一抖的憋着笑,继续道:“真的……噗——很像,白团子……湛白团子!听起来很顺口你不觉得吗?”
背对着他们的蓝忘机似乎是注意到了什么,把身子转过来,女子见他看了过来也不慌,正色道:“湛白团子,来娘亲这儿好不好呀?娘亲错了,哈哈……娘亲最喜欢湛白团子了!”
蓝忘机默不作声的,又转了回去,只留给他们一个背影。
“完了,湛白团子彻底不理人了……”女子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蓝忘机都不理她了!
“阿涣,你说怎么办?”女子捏捏蓝曦臣的小脸,一脸苦恼的说道。最后,蓝忘机要求再也不准提起这个称呼,这才算是原谅了女子。
蓝忘机不知道的是,这个称呼蓝曦臣一直记得,而且以后又会被另一个人重新叫出来,这就是后话了。
到了清谈会的日子,云深不知处内自然是做好了准备,蓝曦臣和蓝忘机,以及一些蓝家弟子,都跟着蓝启仁去了兰陵。
莲花坞这边,一大群人可是兴奋了好几天的。虽然去的人数有限,让一些人抱怨了一会儿,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江澄江澄,你是说……姑苏蓝氏也会去?”在魏无羡眼里看来,现在的蓝家是由蓝启仁掌管,又怎么会去参加清谈会之类的?
“哼,当然。还有,魏无羡,我一直都想问……为什么你这几天总是习惯性的傻笑?”江澄问道。
“有吗?江澄你是不是故意的!我是喜欢笑,可是我从来都不会傻笑,一定是你看错了!”魏无羡那般笃定的语气差点就蒙过了江澄,江澄仔细一想,还是觉得魏无羡的话不可信。
我的表情已经这么明显了?就算你看出来了也不要说出来啊江澄,不会给人留点面子啊?怪不得以后都娶不到老婆,魏无羡想。
魏无羡没有想到的是,以后江澄会有老婆的,只不过时间会等久一些。
金家选的日子好,春天来临,万物复苏,正适合人们一起交流往来。云梦一行人坐在几辆马车里,有些人喜欢掀开帘子,看一看沿路在云梦都没见过的景象;有些人就喜欢待在车里,与身边的伙伴交谈。
魏无羡和江澄手里各拿了几样东西,都是上路之前买的,得赶快吃掉,不然到了金鳞台是不像样的。
魏无羡舔干净最后一张油纸上粘的屑子时,马车一停,到了。
那条长达二里的长坡辇道,此时就在眼前。他们陆陆续续的下车时,只见一群身穿蓝白校服的人跟他们分毫不差的走过来。
走在最前面领头的,是一名中年男子,留着一把山羊胡,整个人都透露出迂腐的气息。旁边两个少年,面容就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般,只不过一个看起来温和可亲,一个看起来却是冷冰冰拒人于千里之外。后面的或是些同来赴会的长者,或是些年纪相仿的少年,都是一律的蓝白颜色,没有分别。
魏无羡站定,眼睛顺着看过去,一眼就看到了在人群里无比夺目的蓝忘机。
这般年少的蓝湛,魏无羡还是第一次见到。以前也只是在十五六岁时见过他,看现在这个样子,也不知是几岁……大概十一二岁?
个子小小的,一张脸还是他熟悉的那个样子,只不过圆润了许多,倒是可爱的紧。
蓝忘机不动声色的看过来,显然知道他们遇上的就是云梦江氏的人。
蓝二哥哥看我,看我!魏无羡心中念道。
如他所愿,蓝忘机的目光停留在了他身上,不动了。魏无羡与那琉璃色的眸子对上,飞快的眨了下眼睛,一个秋波送到蓝忘机跟前。
不过片刻,两人便了然于心的将对视分开。
“魏无羡,你又傻笑什么?快跟上!”江澄显然是注意到了魏无羡磨磨蹭蹭的动作,催他道。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