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溯(六)

前来参与清谈会的各大世家已全部到场完毕,小辈们另备了厅室,由金家门生分别引入落座。
熟悉的人自然凑在一起畅谈,而不熟悉的人吗……自然可以趁这个时候结交一番。
“江澄,那边的两个公子我‘不认识’,你给我介绍介绍吧……”魏无羡问江澄。
他指的,自然就是蓝曦臣与蓝忘机了。
姑苏双璧,一种颜色,两段风姿。
魏无羡转了转手里的茶杯,笑道:“那我去他们那边瞧瞧。”
说罢便跳下椅子,一步步的走近了姑苏双璧那边。
“忘机,向我们这边来的小公子……可是从未见过呢。”蓝曦臣道。
“嗯。”蓝忘机淡淡道,脸色仍是冷冷冰冰的,可是……
可是,向他走过来的人,是许久未见之人。
他许久未见之人,是他朝思暮想之人。
他朝思暮想之人,是他心悦已久之人。
他心悦已久之人,是他长相厮守之人。
魏无羡行了一礼,然后不急不躁地自我介绍道:“在下云梦大弟子魏婴,字无羡。”
“魏公子好,在下名蓝涣,字曦臣。”蓝曦臣礼貌的对他和煦一笑,也一样道出姓名。
魏无羡笑道:“我知道我知道,姑苏双璧吗!嘻嘻……”
又偷偷瞥了眼冷冰冰的蓝忘机,心念道:好你个蓝湛,见了我连句话也不说,我就不信……你一点儿都不想我!
“那他就是蓝湛,蓝忘机咯?”魏无羡故意问道。
“是的,忘机,与魏公子打个招呼吧。”蓝曦臣看着弟弟的神色,只好提醒他道。
“蓝二公子,说句话呀,怎么不理人的?”魏无羡将身子向前倾,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蓝忘机,两个人的距离很近。
“魏……公子。”蓝忘机习惯性的想叫魏婴,还好反应了过来。
“哎。”魏无羡答应了一声,然后轻快的往蓝忘机耳朵处吹了口气。
我是不是眼睛花了一下?蓝曦臣想着。
魏无羡与蓝忘机坐在一处,蓝曦臣便故意离他们远了点。
蓝曦臣相信,他们一定会愉快的交谈起来,虽然蓝忘机不喜欢说话,但也希望如此吧。
“蓝湛……”魏无羡凑近了些蓝忘机,低声念着他的名字。
“蓝湛,你……有没有想我啊?”
“有。”
“我就知道,哎呀,是不是白天上课时在想我,晚上做梦时也在想我!”
“……是。”
蓝忘机嘴唇动了动,最终给出了魏无羡想要的答案。
金鳞台上,清谈会顺利结束,接下来,就是属于小辈们的玩乐时间了。
兰陵城内,春色初醒,大街上也张罗着金鳞台布置的活动任务。
石板铺就的街道被扫的干干净净,不染纤尘;叫卖着各种吃食用具的小贩们也暂时歇下来,准备着这些天可以专门卖的新奇物事;一些五彩缤纷的花灯也被运进城来,孩童们好奇的张望着。
“奶奶,这些天是不是会特别好玩?我听说有兔子形状的花灯卖!”
“是啊,这几天你没见过的好玩东西格外的多。”
小小孩童依偎在老妇人身边,天真地问着。
“是的,我随叔父回云深不知处,可要拜托魏公子照顾忘机了……”蓝曦臣打点好了行装,便要回去了。
蓝忘机和一些蓝家弟子都留了下来。就算是深处姑苏蓝氏的规矩学生,不也有少年人的贪玩性子?所以蓝启仁索性随他们去。
魏无羡想,现在的蓝老头还挺通情达理的,怎么就越来越迂腐了呢?
“当然,蓝湛已经是我的好朋友了!我一定会好好照看他的。”魏无羡揽着蓝忘机的肩膀,放心道。
蓝忘机不语,却好像看穿了魏无羡在想什么,眉头一皱,很快又平复下来。
哈哈哈哈小蓝湛这么可爱我不照顾谁照顾?再说了,要是他被人偷走怎么办……像个小团子一样,好想揉!
魏无羡心里打着如意算盘,没注意到江澄用一种看傻子的目光看着他。
“魏无羡,你是怎么勾搭上人家的?真是佩服。”江澄看着魏无羡黏人的样子,嫌弃道。
魏无羡道:“什么叫做勾搭啊?当然是因为我人好,所以,蓝二公子才愿意跟我交朋友。”
江澄又仔细看了看他们二人……居然还没分开?
他觉得很疑惑,不过一会儿就被魏无羡拉着走了。
兰陵城里有时会举办花灯节,日期不确定,总之每年都有,小孩子特别喜欢这些。
蓝忘机记得,兄长有一次去金鳞台赴敛芳尊的清谈会时,正好就碰上了花灯节。
那时是冬季,姑苏的道路上也下了一层稀薄的雪。
金光瑶披着厚厚的牡丹花纹金色缎面狐裘,坐在屋外的亭子里,手捧一盏热茶。
咯咯吱吱的鞋踩在雪上的声音响起,蓝曦臣款款而来,破开了这冰天雪地里的孤寂。
在这天地皆白的世界里,他也是一抹白,却不容忽视,金光瑶一眼就能看到他走来。
“阿瑶。”
“二哥。”
待蓝曦臣走到他面前时,两人同时唤道。
“阿瑶等了多久?冷不冷?”蓝曦臣坐在他对面,清晰的看见了金光瑶被冻的发紫的嘴唇。
“……不冷。”金光瑶笑道,握紧了手里的茶杯。
蓝曦臣叹了口气,将人的手握住,果然触手冰冷,道:“阿瑶,你不知你身子不好?”
“那二哥可要罚我?”金光瑶仍是笑着,好似感觉不到冷。
蓝曦臣的手干燥而又温暖,正好能将他的手整个包在掌心,比暖炉还要好。
不过,他另一只手还露在外面……金光瑶将另一只手伸到蓝曦臣面前,蓝曦臣却许久没个反应,想缩回去时,被蓝曦臣及时捉住。
金光瑶装作恼道:“二哥,你是不是故意的?”他试着抽了抽手,却是动不得了,又道:“泽芜君,我要是女子,可算是被你轻薄了个够!”
“这下是阿瑶取笑我了。”蓝曦臣明显听出来金光瑶没有真生气,只等他两只手捂热了,这才放开。
“阿瑶的手,总是冷的。”蓝曦臣道。
二哥,你可知……我的心也总是冷的?金光瑶心念道,和蓝曦臣一起进了屋子。
“二哥……”金光瑶醒来,下意识的就将手臂往旁边一伸,摸了个空,不过还留有几丝暖意。
蓝曦臣早就起了,估计现在是在开着清谈会的大厅里。
兰陵的冬夜格外的冷,秦愫又是一直与金光瑶分房睡,所以……昨晚便将蓝曦臣留了下来。
“二哥,我听说今晚兰陵城内举办了花灯节。”快到傍晚边上时,金光瑶说道。
蓝曦臣问道:“阿瑶想去?”
金光瑶道:“二哥可以去看看,毕竟也不确定什么时候再能碰上了。”
“好。”
今晚,兰陵城内特别热闹。
一盏盏五光十色的花灯铺满了一路,有些男男女女还特地将花灯放到湖里许愿。
蓝曦臣与金光瑶并肩走着,两个人隐在人群里,不甚明显。
“阿瑶,说起来,还是二哥与你一同才好,不然……”
“不然什么?”
“不然,没有阿瑶,做什么事都是无趣的……”
这句话带了些令人细思的意味,金光瑶一怔,停住了脚步。
“二哥,我……”他站到蓝曦臣面前,努力抬头看着蓝曦臣的眼睛,说了一句什么。
“砰——砰——”震耳欲聋的烟花点燃声响起,随后一声接着一声,璀璨的烟花一簇簇射向黑漆漆的夜空,绚烂多彩的颜色尽情绽放着,虽然只能很短暂地存在一瞬……
但这一瞬,足以燃尽烟花的一生。
烟花放的太多了,导致许多人都跑到那红线桥上看烟花。
“哇,好好看呀!”“这烟花估计要放很久,太好了。”“嗯,我们买不起花灯,可以对着烟花许愿呀!”“不不不,要一边放花灯一边看烟花许愿才好……”
各种各样的声音混杂在一起,但无一不是透露着喜悦的情绪。
“二哥!”金光瑶被涌流的人群一冲,差点与蓝曦臣分开,他一急,直接拉住了蓝曦臣的手。
才觉不妥,他又想放开,照样被蓝曦臣紧紧握住,逃脱不得。
“阿瑶,有没有事?”蓝曦臣将两人拉到一处小巷,摘下金光瑶的帽子,查看着被撞青的额头。
“没事。”肿起来的额头被一丝丝凉气吹着,倒是舒缓了许多。
“二哥,我想去买花灯,我也想去看烟花。”金光瑶难得孩子气一把,用软软的语气对蓝曦臣道。
“好,我们去。”
这次,蓝曦臣拉紧了金光瑶的手,两人重新走到了街上。
烟花还未燃尽。
摊子上摆着各种各样的花灯,都很好看。
“阿瑶,这个怎么样?”蓝曦臣一眼就看到了一只狐狸样子的花灯,拿起来仔细一看,真是惟妙惟肖。
不过别的也不错,不知道阿瑶喜欢哪一个。
人群又多起来,金光瑶不知何时甩脱了蓝曦臣的手。
“阿瑶!”蓝曦臣付了钱,拿着那只狐狸花灯就到处找着金光瑶。
“呼……呼……哈……”金光瑶用尽全力奔跑着,刮起一阵凉凉的风,没有目的,没有方向。
实在是太累了,他便停下来,一看,眼前的地方,是一座桥。
是那座红线桥。
烟花还未燃尽,不过人群已经散了个七七八八,金光瑶坐在桥沿,撑着手,看着天上的烟花。
如果烟花燃尽之前,他找到我,我就……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