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溯(二)

来到思诗轩的第二天,魏无羡是很乖的,用最真诚的笑容对待着他遇到的每一个人。但是,有人故意搞事。
本来他好端端的在帮忙洗衣服,一个打扮妖艳衣着暴露的女子就走了过来,一脚踢翻了他的水盆。
然后将一堆脏衣服就扔在他身上,尖锐的声音叫道:“喂!你给我把这些都洗了。”
那女子正要走,她身后的魏无羡一把拉住她的手臂,然后两个人一起滚在地上,蹭了一身脏兮兮而又冰冷的泥水。
魏无羡大声哭嚎着:“天啊!一个大人就这么欺负我这个小孩子啊!呜呜呜……”
他这一哭,洪亮的声音将烧饭的厨房老妈子,扫地的几个下人,还有洗衣服的一些婢女,通通都引了过来。
“瞎了你的狗眼!”那女子骂骂咧咧挣扎着想要起来,又被魏无羡用力一拖,再次倒在了地上。
魏无羡全身都是泥水,裸露在外的皮肤被冻的通红,看起来就挺可怜的。那些看热闹的人也都认识这女子,知道她一贯是这样的。一个小伙子走过来,拉起坐在地上的魏无羡。
“小兄弟,你好像是新来的吧……哎,怎么第一天就有人找你麻烦……”
那女子看人这么多,也不好再说什么,拍拍裙子就走人。
其实,她并没有损失什么。可就是有这样的人,总盼着别人能出什么事,然后自己得点什么好处。
魏无羡谢过那个小伙子,自己找了一块布巾,将脸上,手上都擦了擦。
然后还能怎样?不还是得做完自己该做的事。魏无羡倒是不在意什么,洗衣服这种事他还觉得挺好玩,就是手有点冷而已。
一定要告诉蓝湛,我可乖了,魏无羡一边洗一边傻笑。
然而,麻烦的事可不止这一件。
孟诗手指拨着琴弦,弹奏着一支曲子。台子下方的客人无一不拍手喝彩,只是,隔着一层帘子,看不见孟诗的样子,令他们有些失望。
再不以样貌侍人,再不将真心展露。一曲方罢,人去琴留。
“阿瑶怎么还没有回来?”孟诗喃喃道。
平常孩子像孟瑶这个年纪,大多都还喜欢疯玩,孟诗却是给孟瑶找了个私塾,让他能够读书识字。
之前也有几次,孟瑶回来的很晚了,对孟诗解释道是自己贪玩。孟诗注意到他衣服上的几个脚印,还有明显红了的眼眶,怎么会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我去找他吧。”魏无羡看孟诗想要出门的样子,阻止道。
确实,孟诗一个女人家出门会有危险的。
魏无羡一路走着,天色渐渐黑了,刚走近私塾,就听见一个小巷子里有些声音。
“呸,小孽种……身上就这么点钱……”
“你娘脑子不好吧,还送你来读书……”
“我看啊,今天的小考肯定是他作弊了,不然怎么会考到第一?”
孟瑶被人推在地上,衣襟被扯开,冷风直往里面灌,他对这些话像是没听到一般,默默的捡起被撕烂的书籍。
魏无羡跑进来,撞开那些小孩子,将孟瑶扶起来。
“喂喂!欺负人是吧?你们爹娘没教过还是先生没教过啊?”魏无羡眉毛一挑,开口道,“那好,你们给我记住一个道理:‘欺负别人的人,肯定也会被别人欺负,最终没有好下场。’”
“切,谁信啊?”当中的一个似乎是领头的,首先就反驳道。
魏无羡笑了几声,手指交叠在一起,关节处掰的“咔咔”作响,然后迅速掠到人身前,一个过肩摔就将人摔在地上。
那小孩马上反应过来,刚想弹起来,被魏无羡迅速反剪了双手,用力在手腕处一拧!
“啊!”
领头小孩发出吃痛声,赶紧命令其他人道:“你们愣着干嘛?快一起打他啊!”
“哦,哦……”其他人也一个个扑过来,被魏无羡一一闪过。
一,二,三,四,五,六……魏无羡数了数,他们一共有六个人。
还好,打得过。虽然现在的魏无羡也是个小孩子。
最后,那几个小孩子无一不被打的鼻青脸肿,恶狠狠的骂了魏无羡几句就落荒而逃。
孟瑶不敢去看魏无羡跟人打架,就抱着自己装东西的布包,小心翼翼的躲在一边。
“没事了,走吧。”
“谢谢……”孟瑶心不在焉的回答道,他摸索着自己的布包,好像在找什么东西。
“你是丢了什么东西?”魏无羡在他跟前蹲下来。
孟瑶好像没找到,不说话了,眼睛里渐渐起了水雾,委屈的抿着嘴唇。
要完……魏无羡最看不得别人哭了。
好说歹说,魏无羡才从孟瑶嘴里套出来他要找的东西,并承诺能帮他一起找。
哎,为什么我觉得我是在帮人带孩子啊?魏无羡带着孟瑶,开始满大街乱走。
小小的水洼里,一块白色玉佩静静躺着,正好被魏无羡眼尖地瞧见。
“我的玉佩!”孟瑶惊喜道,将它拾起。
这好像是上好的羊脂白玉,被精细的雕刻成一朵牡丹的样子,估计是孟诗给他的,才这么宝贝吧。
“挺好看的。”魏无羡夸赞道,再次看了一遍那玉佩,又觉得眼熟。
“嗯,好看。”孟瑶扬起一个乖巧的笑容。
他们安然无恙的回到了思诗轩,见孟诗担心的倚在门口,等着他们。
魏无羡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时候,这才想起来为什么会觉得那块玉佩眼熟了。
他和蓝湛都见过,蓝曦臣喝酒的样子。
蓝曦臣喝醉了,就不停的自言自语。一身酒气,抹额都系歪了,根本就不像个宗主的样子。
“阿瑶,二哥错了,你回来看看二哥吧……”
“云深不知处里现在也种了很多你喜欢的金星雪浪,你真的不想看看?”
无非就是这些话罢了,他和蓝湛又不能阻止,只能任由蓝曦臣一声声的喊着“阿瑶”。
后来,只见蓝曦臣从颈子上取下来一块玉佩,作势要扔掉。
“大哥!”
那玉佩被魏无羡接住,仔细一看,羊脂白玉的底子,雕着牡丹的样式。
“阿瑶,你不是说……不许我扔了这玉佩吗?我就扔了怎样?”
最后,还是蓝曦臣自己将玉佩抢了回来。
是了,孟瑶从小戴着的玉佩,魏无羡在蓝曦臣那里见过。
要不,现在就把大嫂连人带床运到云深不知处?魏无羡看着另一张床上睡得安分的孟瑶,内心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
“无聊。”蓝忘机的声音在他脑子里响起。
哎,我现在想正事总行了吧……怎么蓝湛不在,我还是得被他管着?魏无羡甩甩脑袋,将蓝忘机从脑子里晃出去。
在思诗轩这里住下,暂时的还可以,但是住久了肯定不行。反正这是在云梦境内,要去莲花坞肯定容易的多。最终,还是要按照前世的套路。希望他这一次去莲花坞,江澄不要带着狗一起“迎接”他。
魏无羡再次把蓝忘机放进脑子里来,满足的睡了。
在思诗轩里其实不是很无聊,魏无羡跟一些人还是挺玩的来的。那些总是欺负孟瑶的小孩子,在魏无羡打了他们几顿后,也安分下来。
所以,当魏无羡提出要离开时,孟诗和孟瑶还是有些不舍的。
“在这里……有什么不好吗?”孟瑶的脸鼓成了一个小包子,糯糯的对魏无羡道。
“也不是……就是,我……”魏无羡摸了一把孟瑶的头,头发软软的,怪不得看那么多人都喜欢摸。
孟诗收拾了几样东西在包裹里,向他们施施然走过来。“阿瑶,别问啦……相逢即是有缘,好聚好散。不是么?”孟诗微笑着。
这是魏无羡来到这个世界后,经历的第一次离别。
走出门后,还能隐隐约约听到孟诗母子二人的温言笑语。
“阿瑶,郊外的草好像长出来了一些,娘陪你去荡秋千,好不好?”
荡秋千?以前更小的时候应该也是玩过的吧……魏无羡边走边想。
清清冷冷的街道,只他一人肆意前行。
不过,在他潇洒地走了好几天的路后,情况有点不太好。
他进入了一个比较繁华的小镇子,用身上仅有的几个小铜板买了一壶酒,开开心心的喝着。
有时候,开心,就是这么简单的一件事。
所以,当魏无羡被人措不及防从背后套上麻袋还有打翻了他的酒的时候,他的心情一下子跌落谷底。
他没有想到,现在的人贩子都这么猖狂。
那魏无羡为什么没逃过呢?废话,谁吸了人贩子的迷烟还能反抗得了?
魏无羡的意识清醒过来后,感觉到自己被放在什么板子上,一颠一颠的。
一辆板车,上头坐着两个黑衣人,脸上都蒙着黑布,将被套在麻袋里的魏无羡载往不知名的地方。
为什么他们不聊天?魏无羡第一个想的问题,居然是这个。在魏无羡看来,不喜欢聊天的人肯定会无聊死。
当然,蓝湛不算。
我想去一趟莲花坞,就有这么难吗?魏无羡想。
事实证明,老天总会用各种各样你意想不到的方法来整你,就算你是一个从来没有做过坏事,善良又可爱的小孩子。
魏无羡觉得,他是好孩子,对。不然蓝湛怎么会那么死心塌地的喜欢上他呢?
咳咳,现在不是想蓝湛的时候。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