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溯(九)

江澄,不见了,魏无羡有点心慌。他抓紧了身边蓝忘机的袖子,声音有些颤抖的问道:“江澄呢?你看见江澄没有?”蓝忘机敛下眸子,只看见魏无羡眼里一片极少出现过的惊慌,心里一揪,道:“莫怕,他不会有事,我与你一起找。”
“嗯。”魏无羡压下心里的慌乱,定了定神打量着眼前的十字路口,还有远处的几点灯火,以及,蓝忘机旁边原本江澄站的地方。
凭空消失?连半点痕迹也无。
“走哪边?”魏无羡定了定神,问道。蓝忘机拉住他的手,道:“跟我走……信我。”
两个矮矮的影子就这么依靠着在陌生而又充满着未知危险的道路上行走,竟莫名让人感觉到几丝温馨。
黑暗街道上的那几点灯火,或许可以一探。
简陋的木屋里,身穿白衣的女子看了看那个面容俊秀的有些刻薄的紫衣少年,轻叹一句:“真像……”
她并不如其他女子那样明艳动人,而是憔悴的,仿佛风一吹,就要把她吹散了。她拢了拢自己垂到一边的长发,起身走到门边,提起一盏灯,凝望了许久,然后——兀自拆了起来。
火光映照着女子苍白的脸颊,为她渡上暖意。
很快,这盏灯被烧完了。火盆里的灰烬也积满了,女子把它端起来,往门边走。
门开,女子刚想倒掉这些灰烬,却突然注意到门外站着的两个少年,一个黑衣潇洒肆意,一个白衣端庄严谨。
魏无羡看这点了灯火的屋子里居然有人,惊讶的拉了拉蓝忘机垂的长长抹额系带,道:“蓝湛……我们……蒙对了?”蓝忘机道:“还好。”魏无羡这个说法既是玩笑也是事实,但却逗得女子忍不住弯唇一笑。
魏无羡觉得眼前的女子不像什么害人的妖怪,于是也甜甜一笑,道:“姐姐好。”
女子笑容未退,脸色也似乎没那么苍白了。她知道这两个少年来到这儿的原因,也知道……让他们进门后会造成怎样解释不清的情况。
于是她对他们说:“进来吧。”顺便走到门外,将那灰倒个干净。
再次回到屋中,果然,只见蓝忘机和魏无羡守在江澄旁边,看到她进来,都有些警惕。
原本开门时见到的两双澄澈干净的眸子里此时带了一丝敌意,让她突生不安。她急忙开口道:“我不是故意的。”
魏无羡反复过确认江澄没有受伤只是睡着了后,长出了一口气。松开蓝忘机的手,这才发现,手心里已是沁满了汗。
蓝忘机问道:“这是何处?”女子叹气:“如果我说……是困境之处呢?”
“这里有好多灯笼……”魏无羡捡起他脚边的一个,看了一会儿,便又把它放在地上。女子幽幽道:“还有更多是你没见过的呢……”
“姐姐,你……能想办法让我们出去吗?”魏无羡莫名相信了这个女子不是坏人。
“我知道,可我做不到。”女子摇摇头。
况且,要是能出去,她不早就出去了吗?这个地方……还是第一次进人了呢。
“为何?”“为何?”魏无羡和蓝忘机一齐开口问道。
女子不再说话,只是当着他们的面,又拆了一个灯笼,放进火盆里,点了火折子烧起来。
火光映照之下,她突然问了一个奇怪的问题:“你们觉得灯笼多吗?”
魏无羡仔细数了数堆在屋子里的灯笼数量,回答道:“不多啊。”
“可我觉得多了。”女子道。
魏无羡正觉得奇怪,蓝忘机却道:“确实。”“蓝湛蓝湛!你知道什么了?”魏无羡眼睛一亮。
但不用蓝忘机解释,魏无羡已经发现了。
很简单,魏无羡再次数了一遍屋子里灯笼的数量。
之前是十六盏,现在——还是十六盏!烧掉的那一盏呢?
魏无羡知道了,这位姐姐为什么说灯笼太多了。
“是十六盏,却也不只有十六盏。”女子看魏无羡在数,提醒他道。
“姐姐你的眼泪掉下来了。”魏无羡也提醒她道。
“有吗?”
“有的。”
少年替白衣少女擦去泪水,揽住她的肩膀,看湖上的灯,还有天上的灯。
十六盏湖上灯,一千盏天上灯。
少女在自己十六岁的生辰收到了最好的礼物,然后,她问少年:“我的眼泪有流下来吗?”
少年答:“有的。”
白衣女子看了一眼江澄,担心道:“他还没醒吗?”
“不是姐姐你……?”“我是看这位小公子有危险才……”
两句简短的对话,两句不简单的对话。
“你为什么把我的灯烧了?”白衣少女被锁在柴房里,看着眼前熟悉却又陌生的人。
“没有为什么,你真是个傻子。”少年冷冰冰的声音蓦然敲碎了少女的心。
“你不是喜欢这些破灯笼?放心,给你,全都给你。”这句话被少年念的毫无感情。
少女家破人亡,谁也不知道她一个人怎么样了。很久很久以后,也没人记得她了。
这一千零十六盏灯,是她的缘,也是她的劫;牵住了少女的情窦初开,也断去了女子的一线生路。
“你们猜,为什么这些灯烧掉一盏,又会出现一盏?”这句话的意思是,女子要准备给魏无羡和蓝忘机解释一些东西了。
……
“所以……那个姐姐到底对你们说了什么?我们是怎么出来的?”江澄趴在魏无羡的背上,问道。
魏无羡为难道:“这个嘛……真的要我讲?”江澄在他背上点了点头。“你愿意听那么一大堆东西?”魏无羡的语气夸张,江澄刚想点头的动作一停,转为摇头:“算了算了,魏无羡你就是懒得说。”
魏无羡的脚步加快,赶上故意被他们落到前面的蓝忘机。蓝忘机不动声色的看了看魏无羡背着江澄的样子。
“蓝湛,那个姐姐送我们的东西呢?分给江澄一个嘛!”魏无羡讨道。
“没有弄丢。”蓝忘机手指挑拣一番,挑出一个小狗布娃娃来。魏无羡忍着心里的恐惧接过递给江澄,对他道:“要不要啊?这个……挺……好的……”
“这什么破东西?不要不要,丑死了……”
“有本事你扔了啊!哈哈哈哈哈哈……”
蓝忘机看着他们又肆无忌惮的笑起来,似乎也被感染了一点,嘴角悄悄起了弧度。
魏无羡正好笑够了,准确捕捉到了蓝忘机还来不及藏住的笑容,他眨眨眼,用唇语对他家蓝二哥哥道:“再笑一个呀~”
蓝忘机低下头,找出一个兔子花灯来,放到魏无羡手里,帮他把手指扣紧在灯杆上。
“哎?蓝湛你什么时候找到的……”魏无羡睁大眼睛,疑惑道。
让他想想……蓝湛又没有离开过他一步……到底是什么时候买的呢?到底是什么时候买的呢?到底是什……
魏无羡想了好久,久到他们顺着记忆中的路线走回了那个酒肆,最后得出一个结论:不管是含光君,还是小蓝二哥哥,果然都很厉害!
走入酒肆内,只见老板坐在柜台边撑着头打盹,还是那么简单的几张桌子旁,零星坐了几个喝酒的客人,或津津有味的磕着花生米佐酒,或勾肩搭背的嘻嘻哈哈。绝对算不上冷清,也不如白天热闹就是了。
魏无羡问过了老板后,上了二楼,找到给他们安排的房间后,累极的重重往床上一倒,发出一声沉闷“咚——”。
至于江澄?早就睡着了,手里还拿着那个小狗布娃娃。魏无羡先是把江澄放好,然后才放肆的扑到床上。
“蓝二哥哥我好累啊……”魏无羡微眯着眼睛,嘀嘀咕咕道。
蓝忘机将他扶起来,坐直了,对他道:“别睡。”
“为什么不能睡?唔……你……以前不让我睡,现在……还不让我睡。”魏无羡眼皮子在打架,“你怎么这样欺负我……”
“没有。”蓝忘机安抚的摸了摸他的头发,轻声道:“先沐浴,可否?”魏无羡头一歪,在蓝忘机肩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在眼睛还能勉强睁开时示意蓝忘机将耳朵凑近。
“你帮我洗。”这四个字完全就是用气音发出来的,轻柔而又带着点沙哑,少年人的青涩气息混杂其中,令蓝忘机的耳朵瞬间红了。
感觉到蓝忘机整个人僵住了一般,魏无羡习惯性的一笑,开始唤他。
“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一声又一声不嫌烦的念着,偏这几声又全是气音,撩的那两只耳朵越来越红。
魏无羡向来没个正经,他又问蓝忘机:“蓝二哥哥……你怎么不答应我?是不是……不喜欢羡羡了?”
“喜欢。”蓝忘机认真道。
“那你叫我。”魏无羡赖在蓝忘机怀里撒娇,“叫几句好听的……我想听嘛~”
“叫你什么?”
“你个小古板!”魏无羡装作气恼道,“你不会……你不会叫我……”这时的魏无羡已经进入半梦半醒状态,“不会叫我‘羡羡’呀……”
“你就叫我一声‘羡羡’嘛……”魏无羡眼睛里都起雾了,一眨不眨的盯着蓝忘机。
“……好。”
这对蓝忘机来说,其实也不难的。
“羡羡。”
清冷干净的声音此时只专注念着这一个名字,好听的不行。
蓝忘机觉得一声不够,若是只叫一声,魏无羡怕是要闹的。
“羡羡。”“羡羡。”“羡羡。”“羡羡。”……不知道叫了多少声“羡羡”,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停下来的。
魏无羡努力睁开睡着的眼睛,找准了蓝忘机不停念着“羡羡”的嘴唇,用力一亲,堵住了它。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