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溯(七)

天空中的烟花似乎总也燃不尽,没有人不为之吸引,但蓝曦臣可顾不上看那些烟花。
容貌出尘的白衣公子急匆匆的疾走在街上,还提着一个挺碍事的花灯,路人唏嘘称奇,那公子虽走的飞快无比,但也不曾撞到一个人。
红线桥下的湖面被一盏盏飘着的花灯照得波光粼粼,桥沿上,坐着一个金光瑶。
放完灯经过这座桥的男女老少看见他,也有些奇怪,一个妇人本想去问问,被人拉住,道是不可自找麻烦。
金光瑶无聊的很,他也不知要做什么,他的二哥……怎么还不来呢?
“阿瑶……阿瑶怎么跑到那儿去了?”蓝曦臣找遍了所有地方,终于在最后一个地方找到了他。
金光瑶的身影远远的看起来渺小无助,仿佛下一秒便要掉下去,蓝曦臣心里一紧,也不管会不会撞到人了,拔出朔月便御剑飞向金光瑶。
一朵金灿灿的巨大牡丹绽开在夜幕,亮得刺眼极了,金光瑶眯起眼睛,待那白光散去,再次睁开,只见一个白衣谪仙的公子落在了他身边。
“阿瑶。”蓝曦臣向他伸出手来。
金光瑶嘴角轻轻勾起,唤道:“二哥。”
两人携手下了桥沿,这才能够好好看看这座桥。
此时桥上的行人一一走尽,只余他们二人。
蓝曦臣没有问为什么金光瑶独自一人跑了,只是将买的花灯给他看,问道:“阿瑶,喜欢吗?”
金光瑶接过,低头道:“喜欢。”
早就喜欢了。
蓝曦臣将花灯里的蜡烛点燃,让它飘在湖面上,其它的花灯都熄灭了,只有它这一点光亮孤零零的照着湖面。
蓝曦臣道:“阿瑶,许个愿吧。”
金光瑶看着蓝曦臣的眼睛,那里面只有他一人的倒影,他便笑起来,转身对着还未飘远的花灯,许了三个愿。
“二哥,我们走吧。”
冬夜寒意彻骨,蹲在湖边的二人都站起身来,准备回去了。
蓝曦臣要回姑苏的那天,又下了一场大雪。
金光瑶目送着他的背影一点点消失,怔然许久,才伸手拂去发上积雪,回了屋子。
蓝曦臣回来后,也给蓝忘机带了一只兔子花灯。
“忘机,你应当是喜欢这种的吧……”蓝曦臣道。
那只兔子花灯,三瓣嘴笑的合不拢,眼睛圆圆漆黑,看起来颇为可爱。
蓝忘机当时就拒绝了,转身就走,也不知是戳中了他什么地方。
“蓝湛蓝湛!快看这个!”魏无羡站在一处摊子面前,拿起了一只花灯。
那是一只兔子花灯,嬉皮笑脸,像极了某人。
蓝忘机问道:“你想买?”说罢便打算掏出钱袋。
“等等……现在大白天的提着个花灯有点……”魏无羡又拒绝道。
见蓝忘机似是有些失望,魏无羡道:“不如……”
不如什么呢?这可难想……蓝湛肯定特别喜欢这个花灯,都怪我……
魏无羡突然就想出来了,打个响指,笑道:“蓝二哥哥,不如我们这样……先去逛逛别的吧,花灯节是在晚上,我们想怎样玩就怎样玩。这只花灯……我们把它的样子记下来,等到了晚上,还能找到它的话,那就买!”
“好。”蓝忘机答应了他。
“我没听错吧……你叫他什么?”刚刚找到他们二人的江澄正好听到魏无羡叫了一句甜腻腻的“蓝二哥哥”,登时起了鸡皮疙瘩问道。
“呃……你就是听错了,相信我。”
魏无羡揽住江澄肩膀,笑嘻嘻的走在前面,而蓝忘机就在他们后方。
走了一阵子,魏无羡似是感觉到了有目光灼灼在于身上,他把手往后一伸,张开五指。
几乎是一瞬间,五根稍微变长变瘦的手指被另外五根手指扣住,不留一丝缝隙。
蓝湛的手指软乎乎的,这是魏无羡的第一想法。
蓝忘机就任由他牵着,不知道有多乖了。
街边的摊子上早就摆上了各种各样的东西,两个少年东张西望的,最终,魏无羡停在了一处卖烤红薯的摊子旁。
“哎呦!三位公子,要买烤红薯吗?”卖烤红薯的老头热情的问道。
那一个个红薯或纺锤形或圆形,被烤的香气四溢,散发出一股蜜糖般的甜蜜气息,勾着人的味蕾。
“嗯!给我来三个吧!”魏无羡自己想吃,也没忘了要给江澄和蓝忘机来一个。
“好嘞!”那烤红薯老头动作麻利的用油纸分别包好了三个热腾腾的红薯。
魏无羡接过,正要付钱时,突然想起来他没带钱。
“江澄,你带钱了吗?”魏无羡问道。
江澄回道:“带了。”
“那你借给我吧。”魏无羡放心下来,伸手便要去摸江澄的钱袋。
江澄反应极快的一闪身,让魏无羡扑了个空。
“江澄你怎么这么小气啊!我还记得给你也买红薯来着。”魏无羡把三个微微烫手的红薯往蓝忘机手里一放,准备跟江澄开骂。
“我说了我要?不是你自己要吃三个的吗……”江澄道。
“谁说我要吃三个?我明明只吃一个!一个给你还有一个给蓝湛的。”魏无羡解释道。
“根据你平常的胃口,吃三个还绰绰有余呢……”
这句话让魏无羡一下子接不上来了,他刚想说什么,就见蓝忘机已经把钱付好了。
“蓝湛……”魏无羡也不跟江澄斗嘴了,只软绵绵地唤了一声他家蓝二哥哥。
蓝忘机就算怀里揣着三个红薯,也丝毫没有破坏他无瑕的气质。
他分别将红薯递给魏无羡和江澄,本来江澄还不打算接的,被魏无羡强塞了一个,也不好退回去。
“吃着别人买的红薯,你就没有一点愧疚感?”江澄问道。
“这有什么好愧疚的?是蓝湛自愿帮我买的呀。”魏无羡道。
他们边走边吃,这次是三人并排走。
魏无羡用手指撕开一点红薯皮,露出里面金黄软糯的红薯肉,忙迫不及待的啃了一口,却被烫到了嘴皮子。
但是那香甜可口的味道令人愉悦,魏无羡咬了一大口在嘴里嚼着,腮帮子一鼓一鼓的。
江澄之前说不吃,其实并不比魏无羡吃的慢,手上沾得黏黏腻腻,也不去管了。
等二人吃完,蓝忘机手里还有一个,动都没动。
江澄看魏无羡又凑近了蓝忘机,不禁疑惑为何向来冰冷的蓝忘机会与魏无羡关系突飞猛进,明明魏无羡那么讨人嫌来着。
走着走着,魏无羡停下脚步,眼前,是一处酒肆。
魏无羡看了一眼蓝忘机,显然是犹豫了起来。
“进去吧。”蓝忘机道。
于是三人便进了这酒肆,几张方桌旁稀稀落落的坐着几个人,卖酒的老板正悠闲地坐在柜台边。
魏无羡问老板:“你们这儿都有哪几种酒?”
老板看是三个少年人,笑道:“自然是很多的,而且每一样都是上品。竹叶青,秋露白,女儿红,寒潭香……”
老板一样样说出来,还真是不少,不过……魏无羡没听到他最熟悉的那一种酒。
“那,我问你,有没有天子笑?”魏无羡问道。
“抱歉,没有……”老板回道。
“那,有没有糯米酒?”
“有倒是有……但是现在已经没有存着的了。小兄弟,我们这里这么多酒,你随便选一样也行啊。”
魏无羡失望道:“唉……这也没有那也没有。”
老板眼看他们就要走了,忙道:“小兄弟你听我说,我们可以帮你现酿来着……糯米酒倒是好做得很,等几天你们可以过来取的。”
魏无羡一笑,道:“那就谢啦!”
“不过……我们店里没糯米了,你看这儿也走不开人……”老板嗫喏道。
“这个好说,江澄!你去买。”魏无羡跟身边的江澄道。
“怎么不是你去买?”江澄问。
最后,江澄还是去了,不然他就得对着一座小冰山空坐无趣了。
魏无羡看江澄走远了,拉着蓝忘机坐了下来,视线直勾勾的盯着他手里包的好好的红薯。
他问道:“蓝二哥哥,你的红薯还吃不吃啊?都凉了……”
“给你。”蓝忘机以为他还没吃够,将红薯递给他。
“噗……难不成是专门留给我的?”魏无羡笑着接过,剥开了皮,用手掰了一小块。
他将这一小块伸到蓝忘机嘴边,道:“张嘴,啊——”
魏无羡这分明是在哄谁家小孩吃饭的样子,他倒没觉得有什么不妥,看着蓝忘机乖乖的吃下了他喂的,高兴极了。
蓝忘机咽下后,对他道:“你也吃。”
魏无羡自己咬了一口,再掰了一块喂给蓝忘机,就这样你一块我一块的,不亦乐乎。
好在江澄回来后两人都端端正正的坐着,并没有任何异常。
老板拿了糯米,自个儿就走入了后院,看来是要开始做了。
反正现在暂时也想不到要去什么地方,魏无羡就不打算走了,坐下来聊聊天也好。
他提议去看看制酒的过程,江澄表示无聊,蓝忘机默认。
后院里,老板正在忙着,见三个少年进来,有些怀疑的看向他们。
魏无羡对老板说明,他们只是想见识一下美酒是怎么做出来的而已,并没有想要搞破坏。
老板和颜悦色下来,道:“原来是这样,说起来,你们还是第一个对酿酒这么感兴趣的呢……其实,真正的好酒做起来可不像糯米酒这么简单……”
正好糯米已经装入坛内,老板看来是准备好好讲讲了。
一开始魏无羡和江澄倒不怎么感兴趣,不过听着老板讲的津津有味,他们也渐渐愿意认真听起来。
个把时辰后,老板才暂停住,道:“还有很多我没说的呢……不过再说你们就要烦了。”
估计是很久都没有人听他讲这么一大通了,老板非常高兴,又问道:“你们要不要试着自己酿酒?”
看来,这算是老板对他们的感谢了。
“好啊好啊!”魏无羡跃跃欲试道,他又望向蓝忘机。
他想与蓝湛,共酿一坛酒。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