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溯(一)

今晚的云深不知处也是如此静谧。静室外一棵盛满雪的玉兰树被风一吹,抖了抖叶子。夜空早已黑透了,见不到一颗星星。
那么,静室里的人就算时不时发出一点点细碎的声音,也无伤大雅吧。
床榻之上,只见从厚厚的被子里钻出来一个魏无羡,脸上带着不正常的潮红,刚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就又钻进被子里去。
很明显,被子底下压着的人闹的动静不小。
待那貘香炉里的香料燃尽,这才真的安静了下来。
魏无羡整个人都缠在蓝忘机身上,刚经过几番云雨,已是累极,眼睛微眯着在蓝忘机唇上亲了一口。
“蓝湛,晚安……”
然后安心睡去。
蓝忘机将人摆成一个端正的姿势,再重新搂到自己怀里,拉好被角。两人如平常一般睡了过去。
所以,也就没有人看到,那貘香炉不断的闪着白光,将床上二人照的忽明忽暗。
不过片刻,蓝忘机和魏无羡俱已消失不见!
荒凉的街道上寒风呼啸,地上的冰雪还未消融,偶尔有几个路人在街上走着,皆是小心翼翼的看着脚下,防止打滑。
魏无羡睁开眼睛,看到的便是这幅景象。
“嗯?香炉又把我们带到梦境里了?”
而且,魏无羡总觉得有许多怪异的地方。
在疑惑中,他好像意识到了什么。
魏无羡看了下自己的手。
那只手,小小的,五根短短且肉乎乎的手指被冻的又红又紫。
怎么回事?这不是小孩子的手吗?
不止这个,他的视线也变得非常矮,一低头,只能看到自己两条小短腿,裹着破破烂烂的补丁裤子。
没错,现在的魏无羡,是他小时候的样子。
一阵风吹过,魏无羡只觉得透心凉,而且,肚子里咕噜噜的叫了起来。
“完了完了……蓝湛呢?蓝湛怎么不在?”
小孩子的身体根本抵抗不住寒风,魏无羡就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街上,又冷又饿。
一个身穿棉衣,头戴棉帽的美貌女子抱着一个小小的孩子走在路上。女子手里拿着不少东西,那孩子瘦瘦弱弱的,一张小脸冻的通红,时不时的吸吸鼻涕。
经过魏无羡身边时,女子看了他一眼,叹一口气,准备继续走着。
她怀里的小孩子却拉了拉她的袖子。
“阿瑶?我们要快点回去。”
“思…思姨,他……他怎么……一个人……站在那里?”
名叫阿瑶的小孩子被冻的一句话也说不完整,意思却很明显是要女子先停下脚步。
“我们管他做什么?你忘了你娘还躺在病床上?”思思轻声呵斥道。
“对不起……可是,可是他那么可怜……”
阿瑶黑白分明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思思,希望她能够软下心来。
“你啊……好吧好吧,不过说好了啊——我们就拿点吃的给他,然后就不关我们的事了,听到没有?”
“嗯!”
魏无羡听着面前两个人的对话,心里不禁感谢这个阿瑶。
还好还好,这世界上的好人还是很多的。
等等!阿瑶?
思思将阿瑶放下来,然后拿了一块白馒头放在他手里,示意他去把这个给魏无羡。
眼睁睁看着阿瑶走到了他跟前,将手里的白馒头递过来,还天真的笑着。
“这个,给你。”
魏无羡当然是接了过来,他肚子还饿着呢。阿瑶放心下来,远远的一看,思思正站在一个首饰摊前挑着东西。
“那个……你,没有地方住吗?”阿瑶继续道。
“没有。”
魏无羡很干脆的回答道,同时打量着眼前的小孩子。
越看越觉得熟悉,或许真是他?
魏无羡一点一点的吃着馒头,阿瑶也暂时插不上什么话,只是一双眼睛好奇的盯着魏无羡。
魏无羡也不觉得尴尬,快速将东西吃完后,见阿瑶还没有要走的打算。
“咳咳……这位好心的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魏无羡看阿瑶既不想走,又不好意思跟他说话,索性由他来开了个话头。
“我叫孟瑶。”
孟瑶的声音有点小,以至于魏无羡怀疑自己听错了。
我!的!天!啊!
魏无羡瞪大了双眼,再次将孟瑶从头到脚仔仔细细扫了一遍。
啊对,没错,就是他。
眼前的可不就是我未来大嫂吗!
“你……要不,你……跟我们回去吧……”孟瑶言语中透露担心。
哎,小时候这么善良,可惜没个好下场,再次为泽芜君唏嘘。
露宿街头?还是选择孟瑶的建议?答案很明显。
思思手上抱着孟瑶,脸上一副嫌弃的样子,一路走一路抱怨。
“我就知道,又给老娘惹了麻烦……真是……”
她瞪了一眼跟在她身后的魏无羡,后者却是一脸不在意的样子,悠哉悠哉的啃着一块饼,抬腿大步走着。
三个人没什么话可说的,很快就到达了目的地——“思诗轩”。
一进门,各种各样的脂粉味扑面而来,满目皆是穿的花红柳绿的女子,巧笑嫣然。宽敞的楼阁里燃了火炉,地上铺了厚厚的毛毯,就算女子们只穿了薄薄的纱衣,也并不会冷。
魏无羡忍不住看了她们几眼,突然想起蓝忘机那张冰冷的脸,不再多想,跟着思思和孟瑶进了后院。
后院里房子也很多,思思将孟瑶放下来,把手里的一些东西给了他,摸摸他的头。
孟瑶知道思思这是要去做事了,乖乖的拿了东西,就带着魏无羡走进了一间看起来就与众不同的屋子里。
“阿娘。”孟瑶将东西放在一张八角桌上,唤了一声躺在床上的孟诗。
魏无羡便不去打扰他们母子二人了,安分的坐在凳子上。看着孟瑶小小的身子艰难的爬上大床,魏无羡忍住笑意。
哎,要是能见到小蓝二哥哥就好了。果然,没有蓝湛,一切都是无聊的。
睡吧睡吧,梦里什么都有。魏无羡趴在桌子上,闭上了眼睛。
没过多久,魏无羡又睁开眼睛,他睡不着。
从一开始到现在,已经基本能够确定了。
第一,他不是在梦里,他又“重生”了。第二,现在的时间可以确定是他还没被江叔叔带走的那个时候。
未知的还有很多:蓝湛会不会也跟他一样?他现在所做的事会不会影响到后来发生的事?
那是不是说明,他的人生,可以重新来过一次?他可以跟蓝湛,做许多他后悔没做过的事?
管他的,走一步看一步吧,夷陵老祖什么时候怕过这些?
孟瑶缩在孟诗的怀里,正拿了一本书,要孟诗给他讲。孟诗今天气色不错,只是稍微有些咳嗽,她注意到跟进来的魏无羡,向他招招手。
“这位小友,你要不要听故事啊?我家阿瑶可喜欢听了。”
“好啊。”魏无羡跳下凳子,顺便把它搬到孟诗那边。
孟诗却摇摇头,将被角掀开,抱着怀里的孟瑶往里侧挪了些,对魏无羡道:“外面冷,你又穿的这么薄,到被子里来吧。”
魏无羡看自己身上脏兮兮的,当然是不会答应了。孟诗又道:“我忘了,应该先让你洗个热水澡才对,不然也是会难受的。”
“阿瑶乖……我要去烧水啦。这位小友,麻烦你陪一下阿瑶……”孟诗嘱咐着两人,披上衣服就快步走出房间。
魏无羡还来不及阻止她,转头一看,孟瑶的表情非常的不开心。
“那个……你喜欢听故事?”魏无羡开口打破了一时的安静,“我给你讲一个很好玩的,而且是你从来没听过的,怎么样?”
“真的?”孟瑶的不开心一瞬间就没了,他还是比较想知道魏无羡说的“很好玩的故事”是怎样的。
“当然。”随便编一个,不就行了?魏无羡想了想,在孟瑶期待的目光中,开始讲了。
“从前,有两只兔子,一只叫湛湛兔,一只叫羡羡兔。羡羡兔第一次见到湛湛兔的时候,就跟它打了一架……”
天子笑,分你一坛,当做没看见我行不行?
蓝二哥哥,赏个脸呗,看看我。
“最后,湛湛兔和羡羡兔成了最好的朋友!”魏无羡胡编乱造的说道。
故事当然是没有讲完的,不然要是教坏了小孩子怎么办?他自己讲的入神,没发现孟瑶却早已睡着了。
“其实……我比较想讲涣涣兔和瑶瑶兔的故事……”魏无羡自言自语道。
孟诗打开门进来,走到床边,见孟瑶睡着了,轻声对魏无羡道:“多谢。热水烧好了,跟我来吧……”
看来,现在孟诗的待遇还是比较好的,至少思诗轩给她的一些地方还没有撤掉。魏无羡现在,就是在一个独立的房间里洗澡。
整个人浸在热水里,寒冷全部消散,舒服的很,魏无羡的运气不错。他屏住呼吸,将整个头也埋入水中,这下是彻底与外面隔绝了。咕噜噜的水泡一串串冒出来,魏无羡小小的身子就蜷缩在水中。
魏无羡挺喜欢这样做的,这样……会让他有一种极大的安全感。以前在云深不知处的时候,他常常这样,蓝忘机就一刻不离的守在他旁边。
他就钻出水面来,开玩笑道:“蓝二哥哥,要是我一不小心淹……”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让蓝忘机狠狠的堵住了嘴唇。
“我不许。”琉璃色的眼瞳那样专情的注视着他,让他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那为什么,我现在钻进了水里,蓝湛还不来啊?
姑苏的云深不知处,藏书阁里,蓝忘机正在练字。笔尖蘸满墨水,写到了一句“终不羡人间”,停顿了一下。似是想到了某个他还未曾见到的人,嘴角轻轻扬起。
还好藏书阁里只有他一个人,要是让别人看到,定是要忍不住冲上来,将这么玉雪可爱的小娃娃揉一顿的。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