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素材】澄凌在原著中的互动

『第7章,骄矜第三2』——

【这少年手撑地面,试了几回也爬不起来,脸涨得通红,咬牙道:“再不撤我告诉我舅舅,你等着死吧!”
魏无羡奇怪道:“为什么是舅舅不是爹?你舅舅哪位?”
身后忽然响起一个声音,三分冷峻七分森寒:“他舅舅是我,你还有什么遗言吗?”】

【他皱眉道:“金凌,你怎么耗了这么久,还要我过来请你回去吗?弄成这副难看样子,还不滚起来!”】

【金凌感到背上一松,立刻一骨碌抓回自己的剑爬起,闪到江澄身边,指魏无羡骂道:“我要打断你的腿!”】

【江澄森然道:“打断他的腿?我不是告诉过你吗,遇见这种邪魔歪道,直接杀了喂你的狗!”】

【金凌冷冷的神情和他舅舅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他们自己蠢,踩中陷阱,我能有什么办法。有什么事都等我抓到猎物再说。”】

【江澄一看,金凌上下两片嘴唇竟粘住了一般无法分开,脸现薄怒之色,先前那勉勉强强的礼仪也不要了:“姓蓝的!你什么意思,金凌还轮不到你来管教,给我解开!”】

【真是没料到,此行这般晦气。原本他是来为金凌助阵的,今年金凌十六岁,已是该出道和其他家族的后辈们拼资历的年纪了。
江澄精心筛选,才为他挑出大梵山的猎场,四处撒网并恐吓其他家族修士,教他们寸步难行、知难而退,为的就是让金凌拔得这个头筹,让旁人不能跟他抢。
四百多张缚仙网,虽近天价,对云梦江氏也不算什么。可网毁事小,失颜事大。蓝忘机如此行事,江澄只觉一口恶气盘旋心头,越升越高。他眯了眯眼,左手有意无意在右手食指那枚指环上细细摩挲。】

『第8章,骄矜第三3』——

【江澄做出权衡,转头见金凌仍愤愤捂嘴,道:“含光君要罚你,你就受他这一回管教吧。能管到别家小辈的头上,也是不容易。”】

【江澄话中带刺,又是一转:“还站着干什么,等着猎物自己撞过来插你剑上?今天你要是拿不下这大梵山里的东西,今后都不必来找我了!”】

『第10章,骄矜第三5』——

【便在此时,江澄赶到。他在佛脚镇上强耐着性子等结果,茶都没喝完一盅,有门生急急惶惶滚下山来,说大梵山里的东西如何如何了得如何如何凶残,他一听心头大震,又冲了上来,喊道:“阿凌!”
金凌方才险些被吸走魂魄,现下人已无恙,好好站在地上道:“舅舅!”】

【见金凌无事,江澄心头大石落下,随即怒斥:“你身上没带信号吗?遇上这种东西都不知道放?逞什么强,给我滚过来!”
金凌没抓到食魂天女,也怒:“不是你让我非拿下它不可的吗?!拿不下别回去见你!”】

【这些身穿不同服色的修士里,有好几个都是云梦江氏的门生所乔装,奉江澄之命,暗中为金凌助阵,唯恐他不能拿下这一关,这长辈做得也算是煞费苦心了。】

『第23章,阴鸷第六』——

【万不得已,正要放弃之时,一个年轻男子愠怒的声音从前方长街尽头传来:“说你几句你就跑得没影,你是大小姐吗?脾气是越来越大了!”】

【江澄!魏无羡急忙闪身入巷。旋即,金凌的声音也响了起来:“我不是已经没事回来了吗?别念我了!”
原来金凌不是一个人来的清河。也难怪,上次大梵山江澄就为他助阵,这次又怎会不来?只不过看样子,这舅甥二人在清河镇上吵了一架,金凌才独自上了行路岭。他方才急着跑,一定是江澄威胁过天黑之前如果还不回去就要他好看之类的话。】

【江澄道:“没事?活像泥沟里打了个滚这叫没事?穿着你家校服丢不丢人,赶紧回去把衣服给换了!说,今天遇见什么了?”】

【金凌不耐烦地道:“我说了,什么也没遇到。摔了一跤,白跑一趟。嗷!”他大叫道:“不许这样拽我!我又不是三岁!”
江澄厉声道:“我是管不了你了!我告诉你你就算三十岁我也能拽你。下次再敢一个人不打招呼乱跑,鞭子伺候!”】

【金凌道:“我就是因为不想要人帮忙不想要人管才一个人去的。”魏无羡心道:“别的不提,江澄斥他是大小姐脾气,果真不错。”江澄道:“所以现在呢?抓到什么了?你小叔送你的黑鬃灵犬呢?”】

【金凌站在一旁,眼底尽是欲言又止和惊疑不定。江澄恶狠狠地对他道:“待会儿再收拾你,给我在这儿呆着!”】

『第24章,阴鸷第六2』——

【江澄哼道:“你也有脸让我注意言辞。记不记得,上次在大梵山,你对金凌有没有注意言辞?”魏无羡神色立僵。
江澄反将一军,神色又愉悦起来,冷笑道:“‘有娘生没娘养’,你骂得好啊,真会骂。金凌今天被人这么戳脊梁骨,全是拜你所赐。你老人家贵人多忘事,忘记了自己说过的话,忘记了发过的誓,可你别忘了,他父母怎么死的!”】

【突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奔近,房门被拍得砰砰作响。金凌在外喊:“舅舅!”
江澄扬声道:“不是说了让你老实呆着,你过来干什么!”
金凌道:“舅舅,我有很重要的事对你说。”江澄道:“有什么重要的事刚才骂你半天不肯说,非要现在说?”
金凌怒道:“就是因为你刚才一直骂我我才不说的!你听不听,不听我不说了!”
江澄一脸窝火地掀开门,道:“快说快滚!”】

【须臾,房门被打开,金凌探进头来,一双眼睛骨碌碌地转。魏无羡坐起身,他举起一指竖在唇前,轻轻走进来,把手放在紫电上,低声念了一句。
紫电认主,江澄应该给它认过金凌,电流瞬收,化为一枚缀着紫晶石的银色指环,落在金凌白皙的掌心。】

【金凌过了一阵才悠悠转醒,摸摸脖颈,还残留着痛感,气得当场拔剑跃起:“你竟敢打我,我舅舅都没打过我!”
魏无羡讶然:“是吗?他不是经常说要打断你的腿?”
金凌怒道:“他不过是说说而已!你这个死断袖,到底想干什么,我……”】

【金凌比怕他舅舅还怕蓝忘机,毕竟舅舅是自家的,含光君却是别人家的,吓得不轻,转身就跑,边跑边喊道:“你这个死断袖!可恶的疯子!我记住了!这事没完!”】

『第47章,狡童第十2』——

【金凌是跟在金光瑶身后一起出来的,他还是不敢单独见江澄,躲在金光瑶身后哼哼地道:“舅舅。”
江澄厉声道:“你还知道叫我舅舅!”】

【金凌连忙扯金光瑶衣服后摆,金光瑶这个人仿佛天生就是为化解干戈而生的,道:“哎呀,江宗主,阿凌早就知道错了,这些天怕你罚他怕得都吃不下饭,小孩子顽皮,你最疼他的,不要跟他计较嘛。”
金凌忙道:“对对对,小叔叔作证,我这几天胃口都不好!”
江澄道:“胃口不好?气色这么好,怕是也没少吃几顿!”】

『第68章,优柔第十四6』——

【金凌道:“舅舅!”江澄冷冷地道:“金凌,过来。”】

【金凌左看右看,仍是犹豫着没有下定决心。江澄厉声道:“金凌,你磨蹭什么,还不过来?想死吗!”】

『第79章,丹心第十九』——

【江澄一鞭子将三具凶尸抽得粉碎,转头对金凌喝道:“金凌!你还要不要你的腿了!”
意思是金凌再不过来就回去打断他的腿,可这样的威胁金凌以听过无数次,没有一次实施过,因此他瞅了江澄一眼,还是没动。
江澄骂了一声,手腕一转,调过紫电,准备缠住金凌,强行把他拉回来。谁知,紫电鞭身上流转的紫光忽然一暗,片刻之后,熄灭了。长鞭迅速化回了一枚银色的指环,套上了食指,江澄当即愣住。
他从未遇到过这种紫电自动收势的状况,还在看着自己的手掌,忽然,两点血滴到了他的手掌心中。江澄扬手一抹,抹到了一手鲜红。
金凌则失声道:“舅舅!”】

【金凌道:“舅舅,进来吧!”江澄将失了剑光的三毒刺出,恶狠狠地道:“你给我闭嘴!”骂完却又有鲜血从他口鼻中流了下来,金凌冲下台阶,拽住他就强行往伏魔洞里拖。
江澄这时灵力尽失,再加上拼杀半日,精疲力竭,竟然就这样被他拖了进去,江家的修士们连忙也随主进去了。】

【江澄听说是暂时的,这才暗暗松了口气,接过金凌递给他的手帕把脸上鲜血擦净了,又道:“暂时?暂时是多久?什么时候能恢复?”】

『第81章,丹心第十九3』——

【金凌听了,一阵肉酸,然而心底也有点期待自己舅舅也说这句话,等了半天也没见他有所表示,忍不住使劲儿瞅他。
他瞅得太用力,江澄终于把目光转了回来,阴霾微散,却皱起了眉:“你眼睛怎么了?”
“……”
金凌颇为不快地道:“没怎么!”】

【金凌从没有见过这么多凶尸、而且距离这么近,忍不住毛骨悚然,握紧了岁华剑柄,然而忽然被人掰开掌心,塞一样冰冷的事物。
他低头一看,愕然道:“舅舅?”
江澄撑着没有灵力的三毒站起身来,身形微晃,道:“你要是敢把紫电弄丢了试试看!”】

【原来金凌方才见其他同龄人都冲上去了,也忍不住了。
趁江澄一个不留神,他把紫电银戒又塞了回去,蹿出人群,冲到了洞口那最危险的一带。江澄欲追,踉跄几步中勉强斩了几剑,只觉手上三毒仿佛重逾千斤。】

【江澄一听这个声音便暴怒,一脚踹开温宁,骂道:“你他妈给我滚开!”旋即咆哮:“金凌!!!”
蓝景仪一个哆嗦,道:“你还是回去吧!你舅舅要吃人了。”
金凌无视了江澄那边比这头凶尸还可怕的哮声,道:“你才回去!”】

【江澄强撑着走到金凌面前,一把抓住他,道:“有没有受伤!”
金凌喘的粗气都带着铁锈味,道:“没有,我……”
江澄立刻一巴掌把他拍到地上去,骂道:“没有?!没有就让你受点伤长点教训!臭小子把我的话当耳旁风是吗!”】

【魏无羡和蓝忘机站到一起,对蓝思追等人招招手。众小辈围了上来,金凌也想爬起来,却被江澄按了回去。】

『第82章,丹心第十九4』——

【金凌被江澄半拽半提往外拖,与数具凶尸擦肩而过。
这些凶尸被魏无羡身上的召阴旗所吸引,两眼发红地盯死了那一个方向,对他们视若无睹,金凌叫道:“舅舅!我……”
江澄冷声道:“你要是敢回去,就别认我这个舅舅!”
金凌猛地望向他,江澄把他往外一扔,喝道:“呆着!”自己则提着三毒,冲回了伏魔洞中。金凌一怔,道:“舅舅等等我!”仍是跟了上去。】

【人群之中,金凌握紧了拳,忽然肩头传来一阵剧痛,原来是江澄搭在他肩膀上的五指渐渐抓紧。金凌看不清他的神情,低声道:“舅舅……”】

『第84章,丹心第十九6』——

【正在这时,一个声音从江面上传来:“阿凌!”】

【云梦江氏的大船在小渔船的右方,靠得最近,中间距离不过五丈,方才出声的,正是船舷边的江澄。
金凌泪眼朦胧的,一见舅舅,立刻胡乱抹了一把脸,吸吸鼻子,看看这边,再看看那边,咬牙飞了过去,落到江澄身边。
江澄抓着他道:“你怎么回事?谁欺负你了!”】

【江澄剜了一眼魏无羡和蓝忘机,便揽着金凌的肩回船舱里去了。】

『第99章,恨生第二十一2』——

【他却不知,他和蓝忘机、温宁乘船离开莲花坞后,金凌偷偷地去找过他,人却没了踪影,就冲他那不知道发什么疯到处抓人让人拔一把破剑的舅舅发了一通脾气,指着他鼻子大骂都是因为他魏无羡才会跑了,被江澄一掌撂到地上。】

『第101章,恨生第二十一4』——

【金凌一下子坐了起来,叫道:“舅舅!”
江澄的目光横扫过去,冷冷地道:“叫!你现在知道叫我,之前你跑什么跑!”】

【江澄瞳孔猛地缩成一点,劈手转了紫电的方向去截那根琴弦。金凌却失声道:“舅舅当心!”】

【金凌早已冲过去扶住了江澄,蓝曦臣叹道:“不可乱动,扶他慢慢坐好。”】

『第102章,恨生第二十一5』——

【虽说受了当胸一剑,但江澄也不至于就没命了,只是暂时不宜动弹、不便强动灵力而已。他不喜欢被人扶,对金凌道:“快滚。”
金凌知道他还在气自己乱跑,自觉理亏,不敢顶撞。】

【金凌则松了口气。他见江澄坐在地上,脸色铁青,犹豫片刻,对蓝忘机道:“含光君,还有蒲团吗?”
原先他们坐的四个蒲团都是蓝忘机找来的,可这观音殿里总共也只找到了四个。沉默片刻,蓝忘机站了起来,把他坐的那个推了过去。
金凌忙道:“谢谢!不用了,我还是把我自己的……”】

【见位置都给他腾出来了,金凌挠挠头,拖着江澄坐了过去。】

【那边,魏无羡和蓝忘机坐在一起,江澄坐在一旁,金凌把自己的蒲团也拖了过去。
哗哗的雨声中,好一阵尴尬的死寂,谁都没率先开口。可不知为什么,金凌却似乎很想让他们交流一番,瞅来瞅去,忽然道:“舅舅,多亏你刚才截住了那根琴弦,不然就糟了。”
江澄的脸黑了黑,道:“你给我闭嘴!”】

【金凌在笨拙地给他舅舅说话,痕迹十分刻意,反而让局面变的更尴尬。遭了呵斥之后,金凌讪讪地闭嘴了。江澄抿起嘴不再开口。】

【金凌见他神情不善,连忙挡在江澄之前,生怕蓝忘机一掌打死他,急道:“舅舅!”】

【他这一击虽不含灵力,劲力却甚强,震得江澄胸前伤口又崩裂,顿时鲜血狂涌。金凌惊叫道:“舅舅你的伤!含光君,手下留情!”】

【蓝忘机猛地站起身来,金凌惶恐地挡在江澄之前,道:“含光君!我舅舅受伤了……”
江澄一巴掌将他拍得趴下了,道:“让他来!我怕他蓝二吗!”可是,挨了这一巴掌后,金凌却愣住了。】

『第104章,恨生第二十一7』——

【他不顾要害伤口,抓着三毒就要冲起来,顿时鲜血狂涌,金凌忙把他按回去。】

【忽然,金凌惊叫起来:“怎么回事?”江澄用手在他身上猛拍不止,原来他的衣摆竟然自己燃烧起来了。】

『第106章,恨生第二十一9』——

【江澄惨声道:“阿凌!”魏无羡也不由自主随之一动,但立刻有人抓住了自己,转头一看是蓝忘机,这才勉强定神,没有乱了方寸。
金光瑶制着金凌站起身来,道:“江宗主不必这么激动,阿凌毕竟也是我看着长大的。我还是那句话,大路朝天各走一边,过段时间自然会看到一个完好无损的阿凌。”
江澄道:“阿凌你别乱动!金光瑶,你要人质,换我也是一样的!”】

【蓝忘机将金光瑶那只断掌的手指掰开,琴弦骤松,金凌方才脱险。江澄正想扑上去察看他有没有受伤,魏无羡却抢了上前,握住金凌双肩,仔细检查,确定脖子的皮肤完好无损,一点擦伤都没有,这才松了一口气。】

【江澄抓住还有点晕头转向的金凌,看着那边站在一起的魏无羡和蓝忘机,迟疑片刻,对蓝忘机低声道:“多谢。”】

『第107章,藏锋第二十二』——

【聂明玦怒吼着朝金凌抓去,江澄和金凌都已退至墙角,退无可退,江澄只得把金凌塞到身后,自己拔出暂时无法使用灵力的三毒,硬着头皮迎击。】

『第110章,藏锋第二十二4』——

【江澄站在观音庙内一棵笔直参天的树木之下,看了看他,冷冷地道:“把脸擦擦。”
金凌用力一擦眼睛,抹了抹脸,奔回来道:“人呢?”
江澄道:“走了。”
金凌失声道:“你就这么让他们走了?”
江澄讥讽道:“不然呢?留下来吃晚饭?说完谢谢你再说对不起?”
金凌急了,指着他道:“难怪他要走的,都是因为你这个样子!舅舅你这个人怎么这么讨厌!”
闻言,江澄怒目扬手,骂道:“这是你对长辈说话的口气?你找打!”
金凌脖子一缩,仙子也尾巴一夹。江澄那一巴掌却没落到他后脑上,而是无力地收了回去。他烦躁地道:“闭嘴吧。金凌。闭嘴吧。咱们回去。各人回各人那里去。”
金凌怔了怔,迟疑片刻,乖乖地闭嘴了。耷拉着脑袋,和江澄一起并肩走了几步,他又抬头道:“舅舅,你刚刚是不是有话要说?”
江澄道:“什么话?没有。”
金凌道:“刚才!我看见的,你想跟魏无羡说话,后来又不说了。”
沉默半晌,江澄摇头道:“没什么好说的。”】

『第116章,外一篇,家宴3』——

【蓝思追道:“他现在大概躲在山下的某个角落,等我们下一次出去夜猎的时候再找他吧。”想了想,又愁道:“不过,我们分开的时候,江宗主好像还很生气的样子,希望没有为难他。”
魏无羡道:“啥?江澄?你们夜猎怎么撞到他的?”
蓝思追道:“我们上次约了金公子一起去夜猎的,所以…..”】

【魏无羡立刻懂了。猜也能猜得出来,蓝思追带人一起夜猎,温宁自然不会闲着,一定跟在他们后面暗中保护,在夜猎遇到危机的时候出手相助。
结果江澄肯定也在偷偷摸摸地跟着金凌,生怕他又出什么状况。
于是两人在紧急关头撞面了。一问之下,果然是这么回事,魏无羡啼笑皆非。】

【顿了顿,他又道:“江宗主和金凌近来怎么样?”金光瑶死后,兰陵金氏血统最正的继承人便只剩下金凌,然而,还有不少家族旁系的老人在一旁虎视眈眈,见此机会,蠢蠢欲动。兰陵金氏在外遭众家嘲鄙,在内还一窝各怀鬼胎,金凌才十几岁,如何能镇得住场,终归是江澄提着紫电上金麟台走了一圈,才让他暂时坐稳了家主这个位置。至于日后会有什么变数,谁也说不准。】

【蓝景仪撇嘴道:“看起来挺好的,江宗主还是老样子,爱拿着鞭子到处抽人。大小姐脾气越发好了,以前他舅舅骂他一句他顶三句,现在他能顶十句。”】

『第123章,外五篇,铁钩』——

【个中曲折,金凌虽是没肯和旁人说,但不知有多少双眼睛盯着金鳞台,又不知有多少张嘴巴闲着,早传到魏无羡和蓝忘机那边去了。魏无羡早知他不肯示弱,道:“有什么事多问问你舅舅。”
金凌冷然道:“他又不姓金。”
听闻此句,魏无羡一怔,随即会意,哭笑不得,抬手就是一巴掌呼在他后脑上:“好好说话!”】

【金凌“嗷”的一声,一直强行绷住的脸终于裂了。
这一巴掌虽然一点也不痛,金凌却仿佛受了莫大的屈辱,尤其是听到一旁茶女娇滴滴的嬉笑声,屈辱更甚。他捂头咆哮道:“你做什么打我!”
魏无羡道:“我打你,是叫你想想你舅舅。他一个不爱管闲事的人,为你到别人家去逞威风抖狠,被人戳戳点点多少下。你现在说他又不姓金,让他听到了,心寒不心寒。”
金凌怔了怔,怒道:“我又不是那个意思!我……”
魏无羡反问道:“那你是什么意思?”
金凌道:“我!我……”第一个“我”中气十足,第二个“我”心虚漏气。】

【魏无羡道:“我我我,我帮你说,你是这个意思:江澄虽然是你舅舅,但对兰陵金氏而言毕竟还是个外人,之前为帮你已经插手过几次,但若在别人家的地盘上管得太宽手伸得过长,今后难免成为被人攻评的借口,给他带来麻烦,对不对?”
金凌大怒:“废话!你这不是知道!那你还打我!”
魏无羡反手又是一巴掌:“打的就是你!有话不会好好说?多好的话,怎么从你嘴里说出来就格外难听!”】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