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多cp】情人节就应该开车!

1、【澄凌】办公室桌下的早安咬

“唔唔……呜——”金凌眼角潮红,无力的趴在男人腿上,一张小嘴吞吐着狰狞的性器,唇瓣上沾了许多银丝,被磨的红艳艳的。
江澄一只手用力的抓着金凌的头发,另一只手却还要安稳的接过秘书给的文件。
“江总?”秘书似乎是注意到了江澄的异样,她不知道的是,就在办公桌下,一个近乎赤裸的少年嘴里正被江澄塞得满满,不时发出几声娇媚的呜咽。
“没什么,你走吧。”江澄粗喘着气道。
或许是被江澄的脸色吓到了,秘书赶紧走人。 门被彻底关上后,江澄猛的挺腰加快速度,在少年柔软的口腔中释放出来。
“咳咳咳——”金凌将性器吐出来,从办公桌下爬出来。
“怎么又瞪我?是舅舅混蛋……阿凌别哭。”江澄将金凌搂到自己身上,替他擦去泪水。

2、【曦瑶】被迫自慰

“二哥……看看我……”金光瑶的身体里塞了一根又粗又长的按摩棒,被他颤颤巍巍的来回抽插。
可蓝曦臣今天一反常态,连碰都不碰他。
“呜~~”穴口被磨成艳红,进出间还能看到不知名的液体滴滴答答从里面流出来。
“不行了……啊……嗯……二哥救救我……”
按摩棒突然剧烈震动起来,金光瑶一慌,想把它抽出来,却被小穴里的嫩肉紧紧绞住,纹丝不动。
“阿瑶……”蓝曦臣看着金光瑶被一根按摩棒折磨的一脸潮红,终是忍不住了,伸出手猛的拔出按摩棒!
“啊啊啊啊——”金光瑶身前的物事随着射出一股股白浊,竟是碰都没碰便射了出来。

3、【澄凌】对着镜子说出羞耻的话语

冰冷冷的镜子里,映着一对交缠的人影,抽插的水声一刻不停。
“啊!舅舅……求你……轻点……”金凌整个人被顶的一颠一颠,颤抖着去掰江澄掐在他腰间的手。
“阿凌……阿凌,你要磨死人了……呃~”江澄看着镜子里纤细诱人的身体,更加用力的操干着,直把人欺负的流泪。
“嗯~嗯……舅舅……你喜不喜欢阿凌的身子?”金凌一双眼睛模模糊糊,却也知道江澄火热的目光盯在自己身上。
“喜欢……怎么不喜欢?”江澄另一只手死死捏住白嫩的臀瓣,留下许多青紫印子。
“啊~你喜欢阿凌……那,你喜不喜欢……”金凌将头转过去,嘴唇凑近江澄说了些什么。
江澄动作突然又加重几分,边插边道:“阿凌想给舅舅生宝宝是不是?好……好,舅舅全都射给你……阿凌乖……”
“呜呜——太满了,不要再射了……”金凌又是后悔去惹了江澄,小穴里被射满了精液,好胀。

4、【双聂】窒息play

浴缸里盛满了热水,聂怀桑整个人浸在水里,呼吸被阻断,视线渐渐模糊。
身下被粗大的阳物冲撞着,啪啪的水声从未断过,锁骨上,胸口上……小腹,大腿……遍布了青青紫紫的吻痕。
缺氧使得意识渐渐消失,聂怀桑眼前一阵阵发黑,口腔里的最后一点空气也快消耗完毕时,他被聂明玦“哗啦”一声从水里拉起来。
“咳咳咳——咳咳……大哥!”聂怀桑不住的咳嗽着,又惊又慌的手脚缠紧了聂明玦的腰,整个人都扒上去。
“怀桑……”聂明玦镇定的安抚着在他身上痉挛不止的聂怀桑,同时下身用力一顶。
“啊——哥哥……呜呜呜……你,你欺负我……”聂怀桑意识还未恢复过来,碎碎念道。
“是我不好……”聂明玦揽紧了少年纤细的腰,做着最后的冲刺。
“呜呜……不要……不要了,好快……要死了……”聂怀桑手指一收,在聂明玦背上狠狠挠了一下。
聂明玦似是没感觉到痛一样,速度越来越快,最后低吼一声,尽数射在肠道里面。
聂怀桑瘫软着滑入水中,鼻口再次被水淹没。

5、【澄凌】在父母房间的衣柜里h

“子轩,我好像忘了什么东西在卧室里?”江厌离刚想上车,就觉得自己少带了东西。
“阿离,我陪你一起去找。”
“好。”
江厌离与金子轩一同走进卧室,四处寻找着。“唔——”金凌用手捂住嘴唇,惊慌的听着外面的动静,后穴也因此紧紧的夹住了江澄。“阿凌别怕……”江澄吸吮着小巧的耳垂,低声安抚道。
两人身上都被衣柜里层层的衣服闷出了一身薄汗,江澄缓慢的插进去,尽量不发出那种啪啪的声音。
却不知道,这样让本就紧张的金凌更加难受。 精神加上身体的双重刺激,让这场性事惊心动魄而又刻骨铭心。
金凌脑子里晕乎乎的,体内敏感的一点被江澄撞的发麻,前方的柱体早就高高翘起,可怜的吐出几丝清液。
“他们走了没?”半晌,好像外面的金子轩和江厌离走出了房间,金凌楞楞的问道。
江澄抬起人的下巴,含住两瓣唇,用力的厮磨。
金凌眼睛一闭,伸出手臂轻轻搭上江澄肩膀,放心的任由男人下身加重加快。

6、【澄凌】停车场里的车震

宽阔的停车场里摆满了许多车辆,细细的啜泣声隐藏在里面,没人能够发现。
金凌被放倒在下移的车座位上,衬衫扣子被江澄一粒粒的解开,露出白皙的胸膛。
“舅舅……啊,别吸了……要吸破了……” 江澄正埋在他的胸口,像婴儿吸奶一般嘬着他粉嫩的乳头,发出渍渍的水声。
“呀!疼……舅舅你也别咬啊……阿凌疼。” 两颗小乳头被吸的红肿不堪,浸润了津液,淫乱至极。
“阿凌不是喜欢?”江澄终于松开,将金凌两条长腿往上身一压,露出私密之处来。
穴口似是害羞的一张一合着,又像是邀请着男人进来。
几根手指扩张的差不多了,硬的发疼的性器便直接用力一插。
“啊——你滚……你滚你滚你滚!”金凌疼的两条腿直蹬,被江澄压住,那根东西便开始不容拒绝的动起来。
白皙的长腿不住的晃动,几声长长的吟叫从车里溢出来。
从透明的前窗能够清清楚楚的看到,两具身子严密的压在一处。

7、【双聂】电车里的痴汉

聂怀桑下了晚自习,准备回家。
上了电车,人都挤得满满的,他抓住眼前的拉环,站定不动。
他身后的高大男人盯了他许久,从脖颈一路扫视到大腿,目光灼热。
男人伸出手来,将手放上少年肩膀,轻轻捏了捏。
聂怀桑身体一僵,居然有人碰他?
本来以为那人是不小心的,可是……那只手的动作没停,从肩膀一路摸到腰部,居然伸进了衣服里!
他刚想躲开,就被男人的手死死钳住了腰,动弹不得。
“啊……”聂怀桑没忍住声音,那只手在他腰上不停的摩挲,抚摸,他本来就怕痒,瞬间就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身后的男人轻笑一声,解开自己的皮带,狰狞的性器一下子弹出来,抵在聂怀桑股间。
聂怀桑羞红了脸,他感觉到有什么硬硬的东西戳着自己的屁股,还磨来磨去。
男人的手绕到胸前,捏住了聂怀桑的乳头,直接把聂怀桑锁在了怀里。
“不要……”聂怀桑眼眶微红,乳头被男人用力掐着拧着,又疼又痒。
“怀桑……”男人低低唤了他一声,扒下宽松的校服裤就直接将性器挨上穴口。
“大哥!”那声音太熟悉了,聂怀桑刚想转过身子去看看,狰狞的性器就插进来了一个头。 没人会注意到,车子角落里,一个少年正在被一个男人侵犯着。
疼……啊啊——大哥怎么这么用力……为什么不轻点?呜呜呜……
聂明玦已经全部插进去了,开始猛的操干起来,聂怀桑抽抽搭搭的哭着,还要注意捂住嘴,不发出声音来。
“滴——”车子里的广播提示,到站了。
小穴里射满了白色精液,滴滴答答的顺着流下大腿,衣服皱皱的披在身上,聂怀桑整个人都是懵的,被聂明玦牵着手下了车。

8、【曦瑶】跳蛋的塞入

“阿瑶,听话……”蓝曦臣将手指从金光瑶后穴里拔出来,拿了一个跳蛋,打开开关,就放在穴口震动。
“嗯——二哥……不行……把这个拿开……”金光瑶感觉又酥又麻,他怕——他怕自己会变成非常淫荡的姿态,要是蓝曦臣讨厌他怎么办?
“我的阿瑶……二哥喜欢你,你还不信?”蓝曦臣将金光瑶抱在自己怀里,轻声诱哄着。
“真的?那二哥不会丢下我的,对吗?”金光瑶笑了笑,然后握住蓝曦臣的手指,亲手把那个跳蛋送入了体内。
“啊——二哥……”
可到底,他的二哥还是丢下了他,不是吗?

9、【忘羡】捆绑play

“蓝二哥哥~你怎么绑着我啊?学坏了……”
魏无羡抱怨道,自己光溜溜的被绳子绑在床上,蓝忘机端坐在床头,看也不看他。
他也不想,还是他主动要求把自己绑住的,怪的了谁呢?
魏无羡偷偷解开脚腕上的绳索,膝行着爬到蓝忘机背后,绑在一起的手腕将蓝忘机的脖子圈住。
伸出舌头含住蓝忘机的耳垂细细舔吮,道:“看我呀蓝湛……你不敢啦?哈哈……”

10、【曦瑶】在玻璃窗前h

“嗯~啊啊——二哥,慢……慢点……”
宁静的夜晚被声音打破,一幢楼房的玻璃窗前,压着两个人影。
“阿瑶……”蓝曦臣被金光瑶时不时缩紧吸吮的小穴弄的头皮发麻,“你看,天上有月亮呢……”
隔着玻璃窗看向夜空,果然美的梦幻。两人在月亮和星星的眼皮子底下做爱,颇为浪漫。
“我就说……二哥怎么突然就……啊~”金光瑶雪白的背让蓝曦臣咬出了一大片红红的印子,让月光一照,竟有种妖异的美感。
蓝曦臣从后吻上人的脖子,一点一点的啃噬,留下痕迹。
同时下身用力捣向那一点,引得肠道纠缠住他的性器,舒服的按摩着。
“嗯~嗯……啊!二哥……”金光瑶时不时被撞到玻璃窗上,那冰冷的温度碰上身体,与后穴里磨的火热的阳物形成强烈的反差。
“叫我什么?”
“二哥~”
“错了……阿瑶再想想……”
“啊……啊……不要……二哥,二哥……”金光瑶纤细的手腕被蓝曦臣握住,有些酸胀。
“阿瑶……叫我……”
“呜呜……二哥……涣哥哥……涣哥哥……”蓝曦臣的动作却愈发凶狠,把金光瑶顶弄的脑内一阵阵空白。

11、【双聂】学校的更衣室里的咬/H

“江澄……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好奇怪啊……”魏无羡在更衣间里换好了衣服,走出来对江澄道。
“没有。我说你快点啊!再迟到了又得罚跑……”
“好吧好吧。”魏无羡也不再多想,这节是体育课,他还是挺喜欢的。
这下,更衣室里的人都走光了。
最后一个单独的更衣间里的声音,渐渐放大。 “大哥……都怪你……差点被人发现……啊!慢点……”

12、【双聂】放置play

滴答……滴答……闹钟的指针摆动着,在过分安静的房间里发出清晰的声音。
聂怀桑的衣服被剥了一半,皮肤暴露在冰冷的空气中,眼睛被黑布绑上,嘴里也塞了一个小球。细细的绳子将手脚绑的很严实,怎么挣都不会挣脱。
聂怀桑只能听着指针滴答转动,行动受缚,他什么都做不了。
也不知道是过了多久了,聂明玦一直没有出现。
聂怀桑的心情越来越焦虑,听着那唯一的声音,简直想让它消失。
可是,指针从来都没停过,一声声提醒着聂怀桑残酷的事实。
他被摆成一个羞耻的姿势,可偏偏什么都不给他。
现在又是几点了?大哥怎么还不来?聂怀桑心中念道。

13、【曦瑶】公园小树林的H

“蓝曦臣!你疯了吗?附近还有人……你不能……”
今天的蓝曦臣有些粗暴,拉着金光瑶就直奔小树林。
衣服还没全部扒光,金光瑶便被压在树上,身后的人急切的就亲上他的嘴唇,另他无法反抗。
“唔——”蓝曦臣含住眼前红润的唇瓣,用力一吸,便将金光瑶吸的腿软起来。
金光瑶来推他也推不动,只好先配合着,将牙齿张开,任那舌头伸进来扫荡着口腔,再捉住他的舌头一起纠缠。
蓝曦臣的手伸进衣服里来,肆意的抚摸着他的身体。
眼看就要干柴烈火,一发不可收拾。
“二哥……求你不要在这儿……”两人松开后,金光瑶喘道。
已是来不及了,蓝曦臣早就一口咬上了他的脖子。
“啊!嗯……二哥……”金光瑶搂住蓝曦臣,眼底流露出媚意。
从脖子一路吻到胸口,含住那颗诱人的果实仔细欺负,让它从齿缝间弹出来,沾着汁水,艳艳抖动。
小树林里或哭或叫的绵长吟叫传出来,惊动了满园的花花草草。

14、【忘羡】放课后教室里的咬/H

“铃铃铃——”放学铃响起,蓝忘机收拾好了桌面,正准备走,就被同桌魏无羡拉住了手。 “蓝湛,别走。”魏无羡眨了眨眼睛,成功让蓝忘机听话的坐下。
同学们一个个的都走光了,魏无羡走到教室门口,将门锁上。
再走到窗户那儿,拉上了窗帘,教室里变的昏暗起来。
魏无羡走过来,坐在蓝忘机的桌子上,面对着他就开始解衣服。
“魏婴!”蓝忘机抓住他的手。
“蓝湛——你就……不想我吗?”魏无羡轻笑一声,带着蓝忘机的手就伸进自己衣领里,然后身子向前凑到蓝忘机耳边吹气。
“没有。”蓝忘机虽然这样说,可是手却没拿出来,任由魏无羡抓着到处摸。
“嘻嘻……没有?那……”魏无羡的手往下,准确的碰到了蓝忘机挺立的下身,“小蓝二哥哥怎么硬了啊?”
魏无羡跳下桌子,蹲下来,将蓝忘机的裤子一扒!
“住手……”蓝忘机的语气有些隐忍。
“哎呀……它好可怜……”魏无羡将小蓝湛握在手里,沉甸甸的,胀的紫红。
魏无羡张开嘴唇,一下子就把粗大的阳物含了进去,顶到喉咙深处,还是剩了一小半在外面,不过魏无羡做这种事习惯了,自有办法照顾那没吃进来的一部分。
“呜呜……好深……”魏无羡含糊的说着话,将嘴里的东西吸的滋滋作响。
舌头一圈一圈的绕着顶部打转,时不时戳戳小孔,便能尝到分泌出来的液体。
“够了!”蓝忘机将人一把捞起来,掰开魏无羡白皙挺翘的屁股,找准微微开合的穴口用力一插。
“啊啊啊——蓝湛……蓝二哥哥……你,你别急吗……”魏无羡还没调整好一个舒服的姿势,便被蓝忘机不管不顾的顶弄起来。

15、【澄凌】家长会上的抚摸

家长会上,台上的班主任在讲话,金凌拿着成绩单心不在焉的看着,他坐在最后一排,没人会注意到。
一只手悄悄的摸入他的衣服里,摸上细腻的腰部,缓缓摩挲。
“舅舅!”金凌瞪了一眼他身边的江澄。
江澄面上平静无波,手却是越来越过分,从腰上直接滑进裤子里,捏住了他的屁股。
“嗯~”金凌忍不住小小的叫了一声,四处看了看,确认那些家长和学生都没听到,虚惊一场。
屁股上的软肉被江澄又揉又捏,当成个面团般,又是那样的力道,估计又得留下印子了。 江澄的手指滑入股缝找到穴口,轻轻揉着。 金凌揪住江澄的袖口,用央求的眼神看着他,却架不住手指突然的插入,眼里生生化开一片水意。
从外人看来,也不过就是江澄与金凌凑的近了些而已,谁又会想到两人底下做的这档子事?
“金凌!还敢自己一个人走了是吧?站住。” “变态,不要脸!走开……你混蛋……那么多人在呢你还……你还那样弄我……” 金凌甩开江澄抓着他的手,气鼓鼓的把江澄一个人丢在后面。
后来,江澄跪了一天的搓衣板,以及半个月的睡沙发。

16、【澄凌】电话做爱

电话接通以后。
“阿凌?”
“舅舅——”金凌叫他的声音拖长了几个调子。
“是不是想舅舅了?”
“哼,才没。”
这小东西,还撒谎……
“那我挂了。”
“等等,谁让你挂的?”金凌明显急了起来。 “说你想就不挂。”
那边安静了很久,江澄耐心的等着,终于等来软软糯糯的一句:“澄……我想你了……”
“哪儿想了?”江澄这么一句,暗示着些意义。
“你还是挂了吧……”金凌脸一红。
“阿凌,把衣服脱了。”江澄的呼吸声明显重了起来。
“你说脱就脱啊?”金凌嘴上这么说着,还是听话的把自己剥了个干净。
“然后,想着是舅舅的手在摸你……”金凌靠在床头,手顿了顿,触上了自己的皮肤。
“阿凌,你知道你哪儿最可爱吗?就是两个乳头……再摸摸它们……用力些。”
“嗯~舅舅摸我……好舒服……”金凌试着捏了捏自己的乳头,弹性十足,难怪江澄那么喜欢玩。
“乖……阿凌……身子里面也想了吧?打开床头柜,里面放了……”放了什么?金凌打开,发现了满满一柜子的情趣用品。
“你什么时候放的!怎么能这样?”
“选一个喜欢的。” 金凌想了想,拿了一个最小的跳蛋,打开开关,看它震动的样子,不知如何是好。
那样子看着就来气,最终被金凌扔进了垃圾桶。
“我挂了我真的挂了……谁让你坏!”金凌干脆直接挂掉电话,缩进了被子里。
这时,房门却被人敲了敲。
“谁啊?”金凌忘了自己还没穿衣服,直接走到门口就开了门。
“阿凌……我什么时候教过你——不穿衣服就给人开门的?”
江澄本来就赶了好几趟,就是为了给金凌一个惊喜,可看到金凌这幅样子,什么也不想了,直接将人打横抱起,扔在床上,压在身下。

17、【曦瑶】媚药

酒吧里五光十色的照着男男女女,气氛火热而又迷惑。
蓝曦臣就是在这里找到了喝醉的金光瑶。
“阿瑶,跟我回去!”
金光瑶一身酒气,用力推开了他,明显是拒绝的。
“嗯~我热……”
“阿瑶乖……别闹了……”蓝曦臣将软绵绵的金光瑶抱起来,却见他脸上泛着不正常的潮红,手还不停的乱摸着自己的身子。
“是二哥吗?热……好热……二哥~”
蓝曦臣将人带走,走入一家宾馆。现在这个样子,回家是来不及了。
金光瑶缩在蓝曦臣怀里,不住的乱蹭,身上热的很,蓝曦臣用手摸了摸他的额头,温度从没降下来过,怕不是……
“阿瑶,你喝了什么东西?”蓝曦臣皱着眉头问到,怀里的身子简直是在点火。
“二哥……”金光瑶睁开眼睛,勉强认清了是蓝曦臣,一双手臂搂上人的脖子,笑吟吟的将嘴唇送了上去。

18、【忘羡】自慰棒与外出

“魏无羡,你怎么一直在抖?是不是得病了……阿凌,我们离他们远点。”江澄嫌弃的搂着金凌远离了说要跟他们一起逛街却把蓝忘机也带过来的魏无羡。
“你……嗯……才有病呢!”魏无羡今天一反常态,没有说出一大段话来怼江澄。
魏无羡看了一眼身边的蓝忘机,趁他们没注意,说道:“蓝二哥哥~你怎么不把开关调到最大?哈……”
蓝忘机与他对视,过了十几秒……
“哎哟卧槽……魏无羡你们还要不要脸!”江澄一转过身子,正好瞧见蓝忘机在大街上就抱起了魏无羡,还是公主抱!
“哈哈哈江澄金凌我们先走啦……拜拜!”魏无羡笑的疯狂,又对蓝忘机道:“蓝湛……啊……我们回去……羡羡任你处置……”

19、【双聂】做作业时的特殊辅导

房间里开了空调,聂怀桑正愁眉不展的写着一大堆作业,他旁边的聂明玦监督着。
“大哥——你别看啦……你越看我越不会写啊……”聂怀桑往旁边一歪,被聂明玦扶正过来。
“不会写?”
“不会写……就是不会写吗!”聂怀桑小声念着,手握住聂明玦的手,扣在一起。
“呵,我看你就是不想写了……”聂明玦看着聂怀桑没骨头似的靠在他身上,道:“怀桑不如做点别的事?”
说着就将人反压在书桌上!
“呀!大哥你想干什么?”聂怀桑装作害怕的样子去推聂明玦。
“干你!”

20、【忘羡】骑乘式

“蓝湛……啊——好舒服……”魏无羡跨坐在蓝忘机身上,一上一下的吞吐着粗大的阳物。
这个姿势是魏无羡最喜欢的,只因为会进的最深……

21、【忘羡】在会被看见的地方留下吻痕

魏无羡脖子上有许多红色的小点点,被江厌离看到了,问他:“阿羡?你是被蚊子咬了吗?”
“呃……是的……”魏无羡尴尬的道。
都怪蓝湛,在这么明显的地方留下吻痕……浑然不觉是他自己勾引的人家。
“哎,现在的蚊子越来越多了……阿凌他脖子上也被蚊子咬了……”江厌离心疼道。
“咳咳……对……蚊子实在是太可怕了!”

22、【曦瑶】口球play

金光瑶嘴里被塞了东西,说不出话来,无助的看着身上的蓝曦臣用力操干他。
“呜呜呜——”肠道里的敏感点被磨来磨去,电流般酥酥麻麻的感觉令人发狂。
可是他又不能叫出来。
渐渐的,嘴里分泌的唾液溢出来,流出嘴唇,流到下巴,白嫩的皮肤泛着水光。

23、【双聂】家中天台上的H

今天天气很好,阳光暖暖,微风拂面。
天台上风却很大,呼呼的吹着。
聂怀桑被吹的冷了,就紧紧靠在身后的聂明玦怀里,被顶的不住抖动。
“嗯啊……唔……哥哥……好冷……”身上的各种吻痕咬痕带着未干的唾液,被风一吹,更是格外的凉。
那两颗乳头之前被欺负的惨了,此时竟然还不争气的再次挺立,诱人的红。
聂明玦略带不满的停了一下,然后就着性器还插在聂怀桑里面的姿势,将人慢慢转过来,披上外套。
“啊啊啊——嗯~呜呜……”小穴里的敏感点也因为位置的变化而被钉着磨弄,引得肠道剧烈收缩。
这下,聂明玦替他挡住了风,还有衣服盖在身上,风一点都吹不到身上,不冷了。

24、【忘羡】户外的情色话语

“蓝湛……嗯啊~胆子大了啊你……居然……居然白日宣淫!”
魏无羡身下垫着衣服躺在草地上,阳光刺眼的很,为压在他身上的蓝忘机镀上一层光辉,好看极了。
但是,这并不能掩饰蓝忘机对他做出的恶劣行为。
“不许再说。”蓝忘机堵上魏无羡的嘴唇,厮磨了一番,把人亲的气喘吁吁。
“嘘——蓝湛……啊~好像有人来了……”魏无羡隐约听到了别人的脚步声,提醒道。
他倒是不怕,反正大不了把人吓走。
“完了完了,蓝湛你要是被人发现……嘻嘻……你的‘雅正’去哪儿了?”
魏无羡两条腿紧紧缠住蓝忘机的腰,翘起臀部迎合着往小穴里撞的啪啪作响的阳物。
“早没了!”蓝忘机额头上冒出一颗汗,滴在了魏无羡锁骨凹陷处。
“啊……嗯~嗯~蓝二哥哥……呀!你为什么……每次都插的这么深?”魏无羡去亲他的下巴,带着勾人的笑意。
蓝忘机卖力耕耘着,只当是没听到那些浪荡的言语。
“没事……越深……啊啊——我就越喜欢……”那粗长阳物微翘的顶端每次都准确的刮擦过肠道里的凸起,带来电流般的快感,汇集到魏无羡的前方。
“啊!嗯~蓝二哥哥……蓝湛……”
魏无羡胡乱叫着,最后,跟蓝忘机一起射了出来,他努力攀到蓝忘机肩膀上,对着耳朵叫了一声低低哑哑的“老公~”
魏无羡无力的瘫在地上,嫩红的穴口可怜兮兮的吐出精液。
魏无羡蹙眉道:“蓝湛……都流出来了……” “嗯。”
“流出来了……怎么给老公生宝宝啊……老公,羡羡还要吗~”
“你!”蓝忘机眼中隐隐发红,如魏无羡所愿,拉开他两条长腿,再次狠狠的操进去!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