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凌】帐暖

夜已深了,金鳞台各处燃着的灯火也一一熄灭,天上一弯月牙儿还未隐去,柔柔月光洒下,衬着某些昆虫的鸣叫,映出树木花草的影子来。
芳菲殿里站着的侍女们打了个哈欠,勉强睁开快要眯上的眼睛。
这芳菲殿里的宗主,可还没睡呢。
曳地的金色纱幔一层又一层的挂在四处,灯柱上的蜡烛滴着透红的泪,一盏盏的照亮着室内。
这是在客厅里,只有一些侍女在守着,人不多,看来还是有些人耐不住困意,金凌便让那几个侍女都回去了。
芳菲殿的卧房里,更是布置的比客厅还要奢靡,两个侍女严谨的守在门口,显然没有半分困意。
床上侧躺着一人,只穿了白色中衣,一头长发倾泻下来,快要垂下床沿,正是金凌。
金凌手中随意的抓着一本书,盯着的那一页许久未翻动过了。
一个身着紫衣的男人不急不慢的走入芳菲殿中,刚想去卧房那边,一个侍女就拦住了他。
“江宗主,我们宗主说了,若是过了亥时,您就不必来了。”
江澄衣服还带着深夜凝上的露水,没想到刚一来就被人拦住了。
“呵,若我非要进去呢?”
江澄盯着眼前的小小侍女,半带威胁的说到。
“宗主说了,不让您进去。”
那侍女只是搬出这么一句话来,虽然有些害怕,但是也不敢违背金凌的意思。
别的几个侍女窃窃私语起来,想着要怎样劝走这位脾气不好的江宗主。
有一个侍女想了想,走到江澄面前,说道:“江宗主,您先在厅里坐坐吧,我去跟宗主说一声。”
江澄这才神色缓和下来,示意她去通报。
“宗主,江宗主来了。”
金凌一直盯着书页的眼睛终于挪开了些,听着她说的话,莫名有些气恼。
“让他走。”
“可是,就是因为江宗主不走,所以才……”
侍女唯唯诺诺的说,想着,这下是哪边都不肯通融了。
“素梅,素雪。将灯全部熄了,然后,你们都出去,跟江宗主说,我睡下了。”
守在门口的素梅和素雪恭敬的应了,屋内的蜡烛一一吹熄,几个侍女全部退下去。
昏暗而没有一丝光亮的房间内,只剩了金凌一人。
“金凌睡下了?那好,你们都回去休息,我等会儿就走。”
江澄听说了侍女的话后,并不是很惊讶,他倒要看看,金凌这又是在闹什么脾气。
那些困倦的侍女当然是巴不得走了,一个个的都出了殿门,没有一丝迟疑。
嗒……嗒……嗒……沉稳的脚步声在空空的过道里响起,很快,这脚步声就到了门口。
“锁了?”
竟然推不动这门,是从里面锁上了,江澄挑挑眉头。
这点小伎俩,真的对付得了江澄吗?
入了室来,只见满目的黑暗,层层叠叠的纱幔垂在地上,就是平时走路也得小心不被绊着,还好江澄熟悉路,就是在黑暗中也畅行无阻。
金凌没有睡着,他听见了那脚步声,紧张的坐在床沿,等着那人过来。
江澄走近了才发现,床上坐着一个人影,想必就是金凌了。
“阿凌……”
江澄都走到了金凌面前了,好不容易见上一面,却不知道要说什么。
“哼!”
刚想用手去碰碰他,却被金凌躲开,又见他掀开被子躺下去,一声不吭的闭上了眼睛。
江澄心里一揪,见金凌分明是不想理他的样子。
好啊,看舅舅怎么收拾你。
“你干什么啊,走开!”
江澄躺在了金凌身边,用手禁锢着金凌的细腰,两个人贴在一起,金凌这下是躲不开了,他用手去掰江澄,掰不开。
“你倒是说说,怎么就要赶我走了?”
江澄心满意足的抱着人软软的身子,将人困在怀里。
“都说了不让你来……啊!”
在黑暗中,江澄准确的找到了金凌小巧精致的耳朵。一口含住耳垂,入口也是软的不像话,用力吸了一口,金凌便忍不住惊喘一声。
“你……你,别弄我耳朵……”
江澄伸出舌尖,微微在耳垂上滑了几圈,还觉得不够,加上牙齿一起,舔的那么用力,又在那处咬着,留下不深的牙印。
滋滋的水声清晰的发出来,金凌的耳朵开始发烫,江澄松开后,不用想也知道,那处定是十分好看了。
再次舔上耳廓,舌头从耳垂处顺着往上打圈,肆意的舔过每一寸。
一丝丝的麻意顺着耳朵直传到头皮,金凌扭头想躲开,被江澄钳住下巴,动弹不得。
金凌被松开后,江澄便不再动作,这才感觉到一股冷冽的气息,知道江澄还在介意被关在门外这件事,转过身子来,将头靠在江澄胸膛,轻声吐气道:“谁让你这么晚才来……我不是在等你吗……”
声音脱去了少年人的青涩,不再那么锐利,又刻意带了几分轻柔,就这么飘进人的心里。
“想不想舅舅?”
金凌难得如此乖巧一次,江澄心里哪还会去计较什么?
“谁想你了……”金凌只把头深埋着,小声的说到。
“乖,把衣服解开,舅舅疼你。”江澄这句话是故意的,虽然他平时绝对说不出这种话来,但是,不想说,不代表不会说。
年少时,他可是跟着魏无羡撩遍了云梦的漂亮小姐姐的……咳咳,断不能让金凌知道。
金凌的脸在黑暗中悄悄的红了,他伸出手来推推江澄。
“你……不要看,闭上眼睛……”
江澄只能先答应着,闭上了眼睛。不过,指尖上早已凝聚好了一束灵力。
金凌坐起身来,背对着江澄。深吸一口气,解开了系着的腰带……
一束灵力袭向屋里放着蜡烛的灯台,一盏盏蜡烛燃起火焰,重新照亮了房间。
本来伸手不见五指的床上,此时什么都看的清了。江澄睁开眼睛,只看见金凌跪在床上,背对着他,白衣褪到了肩膀以下,一头黑发散在大片雪白的肌肤上,形状优美的蝴蝶骨隔着青丝翩翩飞入眼中,似是在微微抖动。视线在那上面停留许久,再往下移,江澄鼻中一热,堪堪忍住。
这下,反而是金凌把眼睛闭上了,他知道江澄在看哪儿。
亵裤倒是全脱了,修长白腻的大腿一览无遗,挺翘的臀部被衣摆勉强遮住,金凌不敢动,稍微一动便要遮不住的。
“看够了没……”
江澄灼热的目光扫遍了他全身,尤其在大腿那儿盯了许久。
“趴下,把屁股翘起来!”
“什……什么。我不要……”
这么恶狠狠而又露骨的命令,金凌下意识的就想反抗。
“阿凌,这么不听话,可别怪舅舅罚你。”
江澄露出玩味的笑容,盯着露在他眼前的雪白大腿,伸出手来掐了一把。
另一只手上戴着紫色指环,那指环听了主人命令,很快变成了一条紫色长鞭,江澄又点了点那鞭子,紫电极其顺从的快速绑到了金凌双手上,熟练的抬高起来再缠在床柱上,令人动弹不得。
“舅舅,你把紫电收回去!”
金凌被摆成一个挺直腰身的姿势,挂在身上的白衣要掉不掉,比被人全部看光还要羞耻,他又不能伸手去拉拉衣服,这下可好,不知江澄要怎么弄他。
粗糙的大手摸上他的肩膀,一边揉捏一边往下移动,滑过背部,摩挲流连了几番,又迫不及待的摸上了娇嫩的屁股。
“啊——舅舅不要,别捏了……疼,疼,你轻点……”
屁股上肉乎乎的,全是软肉,摸起来比丝绸还要滑腻,用力捏着,揉捏成各种形状。软肉自江澄指缝中弹出,好玩的紧,让人都舍不得松开了。
“只是这样就疼了……嗯?”
江澄把手拿开,看见原本白嫩的肌肤上印了许多红红的指印,有些地方他控制不住,还有点泛紫。
“废话!”
金凌翻了个白眼,江澄的力气那么大,是真的疼好吧。
心里一边骂着江澄,一边又期待着江澄接下来会对他做什么。
一个湿热柔软的东西贴在了屁股肉上,顺着那些指印一一舔过,带来酥酥麻麻的感觉,金凌强忍着不叫出声来。
只是那样轻轻的舔还不够,舌头太过温柔,不如用牙齿来的痛快,不能咬的太重了,不然金凌会疼,牙齿留下一个浅浅的齿痕后,舌头又安抚的舔舐,屁股上麻痒起来,细细密密有如小虫子爬过。
“嗯……舅舅~~”
金凌脸上早已漫上了旖旎的春色,可惜江澄看不到。
“阿凌,想不想?”
江澄重重的吸了一下口中的嫩肉,果然觉得金凌有些发抖。
“嗯……嗯,啊~”
金凌咬紧了嘴唇,屁股上的感觉越来越深刻,不想让江澄知道……知道他这么……
“乖,阿凌什么样子是舅舅没见过的……说出来。”
“要……要……”
“要什么?”
江澄看金凌抖得可怜兮兮的,不再玩弄人的屁股,而是抱住了金凌的细腰,下巴靠在人颈窝里,温柔的气息充满在金凌身边。
“要,要你疼我……唔!不是……”
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金凌马上闭嘴,却听到江澄低低的笑了起来,在他耳边应了一声“好”。
“把嘴张开。”
江澄的手指爬到了金凌嘴边,来回的抚过唇瓣,意思很明显。
“啊——”
金凌乖乖的张开嘴巴,已经顾不上他是不是太听话了,还要不要反抗。
两根手指伸进嘴里,很快便捉到了软嫩的小舌头,把它夹起来,在手指间磨弄,按压。舌头敏感的泌出大量涎水,手指翻搅着口腔,到处都是湿湿漉漉的,翻搅出了暧昧的水声。
“唔唔唔……呜——”
金凌的嘴里被塞满了,涎水控制不住的分泌出来,又不能吸回去,溢出了嘴角,顺着流到了白皙的脖子,这幅津液横生的样子,像是被人狠狠欺负了一番,看起来无比情色。
一双眸子也蒙上水雾,委委屈屈的睁着,泪珠在眼眶里打着转,就是不流下来。
上面的嘴里被舅舅这样侵犯着,下面感觉到一个硬硬的东西顶着屁股,就下意识的吸紧了手指,夹紧了大腿。
手指足够湿润了,金凌却吸的紧紧的,江澄把手指拔出来,在金凌后颈上啃了一口。
“哈……哈……”
金凌还在大口喘着气,水都从嘴里流出来了也不管,靠在身后江澄怀里。
不等他反应,湿润的手指摸上了下面微微张开的穴口,一个用力,就插了进去。
“啊啊啊————”
一声绵长的吟叫,不带半分痛苦,金凌不是因为痛的叫出来,而是因为太舒服了。
屁股里早就空虚的不得了,又痒又难耐,一根手指这么插进来,颦着的眉眼都舒服的伸展开来,本来就精致俊秀的五官此时不再刻薄,而是乖巧的很。
“嗯,嗯……舅舅……你,你……哎,啊!”
“阿凌,你里面吸的那么紧……还说不想我……”
“舅舅,舅舅……啊——要……我要……”
“你乖乖的,我就什么都答应你。”
“我还不够乖吗?呜……”
还要他怎么讨好江澄啊?每次都这么难伺候,讨厌死了!
手指无情的抽了出来,江澄不去管那一开一合想要人进去的小穴,牙齿又咬上了金凌白皙的背部,到处厮磨着,反正这么大块地方,怎么咬怎么舔都行。
金凌心里一直都是酥酥麻麻的,后颈,背上,屁股,大腿,都被江澄弄过了,可是,前面也想江澄了啊,江澄却一下都不碰。
“阿凌,舅舅想吃你奶头了,给不给吃?”
“哼,不给……”
说是不给,江澄的手伸过来捏住他奶头时,金凌也没反抗。
小奶头软软的,被江澄玩多了,就变得越来越可爱,粉嫩嫩的勾引着男人。
趁着金凌被玩的迷迷糊糊没有反抗之力,江澄早就脱光了衣服,下身的性器涨的通红,掰开金凌的穴口就一插到底!
“啊啊啊啊!舅舅,疼,呜呜……呜呜……”
是真的疼!那么烫,又粗又大的东西那么插进了金凌身子里,也不让他适应一下,就这么粗暴的插进来。
好热……好大……舅舅好可怕,这么用力的肏进来,怎么受得了吗……
“阿凌别哭,舅舅这不就来了?”
肠道里又软又嫩,江澄忍住想要用力抽插的冲动,尽量温柔的顶弄着。
“嗯~嗯嗯~~舅舅……轻……啊!慢点……”
江澄忍不住了,每一次都用力的磨弄着娇嫩的肠壁,磨的火辣辣的。
还没顶上那最敏感的一点,金凌便觉得受不住了,粗大性器磨弄的快感连连,顶的金凌溢出一连串的娇吟。
“阿凌……看来舅舅是肏的次数不够多啊……屁股怎么又变紧了!”
磨死人的小东西!还没顶上敏感点呢,就吸的那么紧,可必须得用力操开了!
“啊啊啊啊!!别……舅舅,别插了……阿凌疼……”
“真的疼?那是哪个妖精咬着舅舅不放的?”
江澄用力吸吮着金凌的肩膀,一手抓着人的大腿,一手掐着人硬硬的奶头,腰身不住的耸动着,性器每一次顶进去,都用了些力道。
“嗯嗯——啊~我没有……都是你害的……啊!”
屁股里还紧紧的夹着江澄的肉棒,奶头被江澄玩弄着,硬成了小小的樱桃。不只是奶头硬了,金凌下面的那根物事也硬了,不知羞耻的挺立着,每次江澄顶的重了,都会吐出一点清液来。
穴里渐渐适应了肉棒的速度,开始迎合起来,不过,怎么还是觉得有哪里好痒呢?
“呜啊~~~”
肉棒寻找到了熟悉的那一凸起的点,狠狠碾过去,金凌只觉得头皮发麻,这和之前的感觉相比完全不同,是能让人发疯的。
江澄对于金凌的反应满意极了,他希望的金凌就该是这样乖乖的。
褪去了所有的尖刺,把最柔软的部分献给他,是愿意的。
金凌眼睛里一片媚意,心思早已被江澄霸道的占有打乱,甘愿臣服在这个与他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男人身下。
“啊啊!舅舅……你把我的手松开吧,好难受……”
金凌转过头来,脸上布满了水痕,惹人怜惜,眼睛水蒙蒙的望着江澄,又讨好的主动亲上男人下巴。
金凌意乱情迷的表情给了江澄极大的刺激,用力顶了一下那块软肉,又亲上送上来的唇瓣,含在嘴里也是霸道的吸吮着。
绑着金凌的紫色鞭子终于松开,根据江澄的指示退到了床底下。
金凌放松了一点,至少不是被高高的吊着了,身子往下一滑,被江澄接住。
江澄握住金凌一只手腕,看着上面被勒出的红痕,有些后悔了。心疼的将舌头贴上去湿润着,却是舍不得用力去吸,不带一丝情欲。
下身一次比一次凶猛,次次顶上金凌的敏感点,让怀里的人不住颤抖。
“嗯……呃啊……舅舅……”
一股股的快感从那块软肉直传到前面挺起来的东西,也是被逼的发红肿胀,时不时的吐出黏液,顺着流到两人交合在一起的地方。
金凌伸手去抚慰自己的东西,不住的上下滑动,舒服是舒服了,可是却总到达不了极点,只是跟它主人一样可怜的抖了抖,不争气的吐出液体。
“啊!”
穴里一层层的嫩肉不住地绞着江澄的粗长性器,江澄用力顶开,准确的钉上最敏感的芯子,内壁吸的更紧了,为了迎接肉棒更加的深入,用尽了最大的力气来夹紧肉棒,一刻都不停的在吸着。
为了防止被越发吸的厉害的嫩肉绞到忍不住射出来,深深的陷在温柔乡里的肉棒被江澄无情的抽出来。
“舅舅?怎么了?”
正沉浸在无比的快感中的金凌被涨的满满的,突然屁股里就空了,这种感觉比刚开始的疼还要难忍,他迷茫的看着江澄。
江澄安抚的吻了吻金凌的额头,将怀里的人转过身子来,慢慢的,将人卧倒着压在了床上。
很快,几乎是没有丝毫迟疑的,江澄身下灼热的性器再一次插进金凌还未闭上的穴口。
“嗯……嗯,啊……”
视角变得清楚起来,江澄看到了金凌的样子:清纯中带着妩媚,脸上全是餍足的媚意,那些水痕布在上面,全是金凌一双水眸里流出来的。
若是在平时,金凌哭成这样,江澄肯定会是要骂一遍的,虽然也是心疼他,但江澄不允许金凌这么脆弱。
若是在床上,怎么会舍得去骂他,心疼都来不及。
两颗红艳艳的奶头挺立着,等着人来采攫。
江澄身下的抽插不停,在金凌又娇又媚的浪叫声中俯下身子亲上一颗小樱桃,在齿缝间磨来磨去,恨不能一口吃进去。
“啊!好热……”
“哪儿热?告诉舅舅?”
“嗯……呃……我才不说!”
“屁股里面热?还是奶头上热?”
“都……都热,还痒……舅舅,再用力啊……”
金凌这般露骨的言语断断续续,带着诱人的喘息打在江澄耳边,惹得欲火再度燃起。
两条长腿无力的晃动着,被江澄抓住一条,握住膝弯就亲了上去。
灼热的肉棒整根抽出来,只留一个头部时又重重顶进去,娇嫩的穴口被不停的磨着,磨成了诱人的烂红,仔细一看,狰狞的肉棒将穴口撑的满满,抽插间带出白色的浊液,因为速度太快,那白色的浊液被打成细沫,顺着穴口流下来,流到大腿根部,大腿内侧的嫩肉早就被江澄的胯部磨了许久,也是红红的。
一个又一个湿漉漉的吻顺着大腿内侧往上,越来越大胆的用力吸着,印出一连串的青紫印子。这个地方,江澄也喜欢咬着不放,金凌被咬的疼了,声音变得越发尖细,不知道是在推拒还是迎合,反正,金凌的意识模模糊糊的。
他不知道,他这幅舒服到全身都紧绷起来的样子,是在勾引江澄。
“啊!啊啊!嗯~舅舅……”金凌被肏的全身发抖,跟不上迎合江澄的节奏,就只能无力的被男人掌控着意识,下身高高的挺立着,他顾不上去管了,眼前一阵阵发黑,脑子里空空的。
“叫我什么?”江澄每一次都数十数百下的不间断的肏着湿热幼滑的内壁,不忘故意去研磨那个凸起的地方。
“嗯~舅舅……”
还要怎样啊,都被你弄成这样了,还想着折腾我……
“阿凌再想想,叫几句好听的,舅舅就射给你!”
江澄被收缩吮吸的肠道伺候的也快忍不住了,阳物顶端吐出了许多黏液,搅在金凌身子里,抽插出暧昧淫乱的水声。
“呜呜呜……”金凌将两条长腿缠在江澄腰上,缩紧了穴里的嫩肉,咬着江澄的性器,“舅舅……澄……晚吟……晚吟~”。
“乖。”
金凌被逼的又流出眼泪来,胡乱的叫了江澄几句,似是得到了什么解脱一样,下身的物事剧烈的跳动几下,金凌脑子里一阵白光闪过,就这么射了出来。
白色而又浓稠的精液溅了些在江澄的腹肌上,更多的是射在了金凌自己身上,被江澄小心翼翼的舔干净。
不等金凌回过神来,江澄刚放慢的速度又加快起来,用力的撞进里面,撞着敏感的软肉,快要在里面磨出火来,不知道抽插了多少下,终于在温暖滑嫩的后穴里交待出来。
“!!!”
喷射出来的精液一股股打在敏感的穴里,引得嫩肉激动的收缩着,金凌觉得好累,他张嘴想叫,却发不出声音来。
江澄射出来后,又恋恋不舍的顶弄了几下,这才慢慢的抽出来,发出清晰的一声。
小穴里充满的浊液没了东西堵着,都争先恐后的流出来,白色液体衬着红色的嫩肉,红红白白好不艳丽,弄湿了金凌身下的床单。
两人身上都冒出一身汗来,黏黏腻腻的,空气中满是这种味道,还有激烈交合后的独特气息。从外面看来,床帐里的场景似乎是很乱,被褥床单什么的都被弄得四处散开,里面二人紧紧抱在一起,平复着高潮后的余韵。
“澄……”
“阿凌,舅舅爱你。”
“嗯,我……我也是……好累……”
金凌晕晕乎乎的,眼皮子直打架,软软的任由江澄抱着他,强撑着一丝清醒的意识。
他不想睡过去,他想跟江澄说说话。
“我,我一直在等你……可是你怎么都不来……”
“我错了阿凌。”
江澄难得低声下气的跟人道歉,要是还看不出来金凌是有多么想他,那他真是混蛋。
“呜呜……你讨厌死了!”
“是,我最讨厌。”
“你……你都没有亲我……”
金凌闭着眼睛意识模糊的呢喃着,也不管江澄是不是认真在听,纯粹跟个小孩子一样在无理取闹。
“呵呵,我怎么没亲你?我的大小姐……被我操傻了?”
“哎?有……有吗……我怎么不记得了?”
金凌把闭上的眼睛微微睁开,表示有些疑惑,又困的闭了上去。
这小家伙,平白无故的就冤枉了他,江澄可不会当作无事,金凌是想睡了,可他还不想呢。
“唔——嗯……澄!”
金凌的嘴唇再一次被人掠夺去,口腔里再一次被江澄占满,他的舌头被用力缠着,全是江澄的味道。
“现在,还想不想要?”
江澄与金凌额头相抵,低沉的嗓音说着暧昧而不明所以的问题,就看金凌怎么领会了。
金凌的眼睛放松的完全闭上,呼吸声平平缓缓的,睡着了。
“好吧……晚安,我的大小姐。”
在额头那处还没点上朱砂的地方吻了一下,穿上裤子翻身下床,走到门口处。
门外,素梅和素雪早就准备好了守在那儿,看见江澄出来,裸着上身,胸口,腹肌那儿明显的有几处抓痕。
两个年轻姑娘脸红了红,对江澄行了一礼。
“准备好热水,还有干净的一床被子。”
“是。”
金凌睡的沉,江澄把他放进浴桶里,帮他清理着身上的脏污。
“澄……不要弄了……”
在睡梦中,金凌也好像感觉到了后穴里手指的动作,不疼,麻麻痒痒的,所以才难受。
外面的天快要亮了,月牙儿也从窗外看够了满室的春情,安心的躲进云层睡觉去了。
一觉醒来,最舒服的事情不是再睡个回笼觉,而是心爱的人在身边。两人一起做着该做的事,穿衣,洗漱,梳头。
金凌穿着一身华丽的宗主礼服,抬起头来,看见江澄拿了一盒朱砂和一支画笔,靠近了他,抬起他的下巴。
他要给我点朱砂了,金凌这样想着。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