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凌】冬日已至

冬至前几日,金鳞台遍地已经覆满了厚厚的一层大雪,枯树上,房顶上,原本金闪闪尽显富贵的各色建筑,此时都被白茫茫的素雪掩去,倒是内敛了许多。
芳菲殿的大床上,金凌早早的便醒了。
以前像这么寒冷的天气,金凌是决计不会醒的。
因为他昨天翻了日历,今日就是冬至了。江澄这些天都清闲的很,时常到金鳞台来。
昨晚,也没有走,就这么同金凌一起睡了。两个人这样自然暖和了不止一点,所以说,金凌能从温暖的被窝里起来也是不易,他早就不是那个毛躁任性的“大小姐”了。
“阿凌……起了?”
正掀开被子,准备穿衣起床时,一只大手伸过来握住了他的腰。
冷不丁被人碰到,整个人一颤,“舅舅你吓死我了!讨厌……”。
江澄见金凌将他的手掰下去,修长锐利的眉毛不满的皱了皱,一开口也是一个炮仗:“还敢讨厌你舅舅?金凌你胆子越来越大了是吧!”
“你就是讨厌!谁让你就知道折腾我……”
金凌转过头来狠狠瞪了江澄一眼,却措不及防被江澄用力拉下来,再一个翻身,就把金凌压在了身下,挑起了他的下巴。
约摸过了一刻钟,金凌起身整整被压皱的衣领,幽幽的说:“舅舅,你也是越来越过分了。”
“阿凌说的是。”
江澄心情终于好了起来,嘴角大幅度上扬。
如果远在云梦的江家门生看到了,那一定会吓坏的,而且怀疑这是不是假的宗主。
金鳞台的广场上,就算雪色冻人,也抵挡不住年轻而富有朝气的一群群金家弟子。
平时那些顽皮爱闹的都兴致勃勃的打起了雪仗,反观那些比较努力向上的,都是在练习平时教导的技艺。
总之,寂静的白雪世界被一团团金色装饰,好不热闹。
这就是金鳞台的晨练时间,对于这些活泼好动的小子们来说是比较自由的,因为平常再过半个时辰,就要上课了。
金凌面色不善的与江澄并排走在长廊上,有些门生三三两两的结伴经过,看见金凌和那位素有盛名的江宗主,自然是恭恭敬敬的行礼。
露天的花园里,金星雪浪或是什么别的名贵草木,都在土地里沉眠,这里的雪还未清扫,放眼望去,虽没有春夏生机勃勃的光彩,却是另一番寒冬特有的银装素裹。
“今天是冬至,金凌,你可有什么打算?”
江澄和金凌面对面的坐在园子里设置的桌椅上,桌上正好有一壶热茶,倒在茶杯里,可以暖暖手。
“还能怎么样?不就跟以前一样放他们一天假就得了。”
金凌灌了一口茶,寥寥的雾气微微蒸红了发白的嘴唇,不以为是的说道。
“舅舅今天就要走了,莲花坞那边还等着我。”
“快走快走,你在我这儿赖这么多天还不够啊。他们那些人又该说我金凌只会靠舅舅,没半点本事了。”
金凌一脸嫌弃之色,忽然想起什么,拿出袖中的折子,展开后拿到江澄面前。
“看见没有,他们……他们就是这么说我的。”
上面都是些熟悉的字,熟悉的话,金凌听过千百遍,早已不在意。他拿出来给江澄看,就是故意的。
这句话听在江澄耳里,自带了几分委屈,好像金凌在说“舅舅你别走啦,阿凌这么可怜你还要走……”,不禁暗笑。
“金凌,我说过,他们越是这么说你,你就越要努力,成为顶尖的强者!”
江澄看见金凌被冻的苍白的小脸,自然是心疼。他相信,金凌一定会变得强大起来,不会再遭人白眼,会用实力止住泱泱之口。因为,这是他江澄的金凌,也是世上唯一的,独属于他一人的阿凌。
“嗯!舅舅你放心吧,我这边还有事呢,等我忙完了……不是……反正你可以走了!”
金凌说的吞吞吐吐的,终于是把句话说了出来。
“阿凌这么急着赶我?好吧,舅舅再晚点儿走。”
江澄听出了些端倪,对于金凌急切的意愿颇为不满。
金凌正想反驳一句,冰冷的手就被江澄握住,暖意点点渗入整个手掌,他便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当天,金凌不知道在忙活什么,总之是消失了大半天,本来江澄想跟着他,反而被金凌拒绝,尽管恼火,可也不能真对这小祖宗生气不是?
“你们宗主去哪儿了?”“金凌到底在干什么?”“怎么一个个的都不说,金凌命令你们的?”
于是,在问了许多人,并且成功的让他们吓得宁死都不开口后,江澄不耐烦了。
他准备回去,当即吩咐金家几个眼熟的下属给他备好马车。
“江宗主,这样不好吧。”
一名年轻男子看江澄这不告而别的架势,虽然畏惧他,但更怕金凌知道他们私自这样会处罚他们,劝了一句后又偷偷的让同伴去报信。
“这有什么?我的话金凌敢不听试试看!”
江澄和金凌二人,真是一模一样的嘴上不饶人。
而金凌这边,正在厨房里艰难的解决着擀好的饺子皮的剁碎的饺子馅。
“什么,他现在要走?”
听了来人的汇报,金凌本来就为着这些零零碎碎的东西苦恼,此时更是无措了。
这些饺子是要煮着吃的,一开始做的那些早就上笼蒸了,应该是熟的,还好还好。
赶紧把那些蒸好的装进饭盒,提着它就着急忙慌的快步走出去。
远远的就看到了那辆马车停着,金凌不顾身上弄得乱七八糟,毫无形象的就走了过去。
到了跟前,知道江澄已经坐进去了,他就喊道:“舅舅!”
不顾那些小辈还在场,又大声喊了句“江澄!”,跨上板子快速穿过门帘窜了进去。
马车里面,金凌进去的太快差点摔倒,还好被江澄接住了,正大口喘着气。
“舅舅,你怎么说走就走!我……这个给你。”将手里的饭盒丢给江澄,趁江澄不注意,就又窜了出去。
江澄被突然进来的金凌吓到,还没反应过来,金凌又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逃开了。
此时,他还尴尬的保持着拉人的动作,嘴角抽抽搐搐。
打开木盒,里面是一盘形状丑不拉几的饺子,仔细看,虽然丑,但是每个饺子上面都用菜汁写了个秀气玲珑的字——“澄”
江澄突然明白了今天金凌的种种动作。不就是因为想让我吃到他亲自做的饺子?江澄得意洋洋的想。
“样子丑了点,味道还可以。”
江澄一个一个津津有味的吃完了之后这样说,不过没什么说服力。
盘子底下还压着一张纸,是金凌幼稚的话语:“讨厌的舅舅,给我全部吃完哦,敢嫌弃你以后就再也不要找我了!——聪明可爱的阿凌书。”
“好吧,样子不难看,味道很好吃。”江澄勉为其难的说了一句,但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个时候的江澄,一定不是那个脾气暴躁的正常的江宗主!
“天啦,你说为什么我们宗主不直接跟江宗主走啊,就算多待一会儿也行啊。”
金鳞台里,几个侍女跑出来看完热闹后神秘的讨论着。
“呵呵,你不懂吧——这叫,欲擒故纵!”
“哇塞,厉害了我的宗主。大姐,不过我还是想问为什么呢?”
“因为男人最吃这一套了啊!”
“哦哦……我懂了我懂了!”
天真而又烂漫,宛如小鸟的笑声又一次漫开。
在冬至这个特别的日子里,不管有多忙,为他做一碗蕴含着脉脉温情的饺子吧。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