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曦瑶】执子

才刚入春,云深不知处的积雪早就化没了,太阳升起来,暖洋洋的照着地面。
寒室屋外的一片草地上,许多绿色悄悄的冒了头。
蓝曦臣还要去给那些弟子们授课,早早的就起来了。
“二哥……起了?”
自从金光瑶被看出来有了身孕后,蓝曦臣便诸事多般小心,什么事都第一个想着金光瑶,因为金光瑶越来越嗜睡了,所以他早上从来都不去叫金光瑶起床,能让人多睡就多睡。
魏无羡知道后,特别羡慕,也求着蓝忘机让他以后早上多睡会儿,没想到,蓝忘机说了这么一句话,让魏无羡无话可说。
“你若是有了孩子,便也什么都依着你。”
每天一日三餐都是吃些补食,偶尔金光瑶胃口不好了,又得重做些别的口味,没办法,实在是吃不下去,不然金光瑶怎么会无缘无故浪费呢?
有时候,又突然嘴馋了,想着要吃些什么零嘴儿,试过许多样后,还是觉得,那酸梅子最好吃。
蓝宗主整天要忙着宗务,还得有时给人授课,本来一天的计划都排满了,却硬是抽出了许多时间来陪夫人。
下山亲自给金光瑶买酸梅子的时候,那店家都跟他渐渐熟悉了起来,也知道他是给自家怀孕的娘子买的,总是尽力挑出最好的卖给他。
如今到了初春,也差不多有五个月了,起初还不明显,肚子一点点鼓起来后,才看出来,这比平常怀了五个月的妇人还要大些。
金光瑶就舒服的靠在屋外的藤椅上,阳光温和的照着,也不刺眼,正好在看书的时候也方便。
虽然屋外比屋内暖和的多,但是蓝曦臣嘱咐了,不管怎样,金光瑶出来都要多穿些衣服。
这太阳照的他昏昏欲睡,刚想闭上眼睛,就有一伙人兴冲冲的闯进来。
“大嫂大嫂,我们来看你啦!”
魏无羡带着蓝思追,蓝景仪和一众小辈来了,每个人眼里都带着兴奋的目光,看着金光瑶的肚子。
“哦,是无羡呀。你们,又是过来玩些什么呢?”
金光瑶用手撑着头,看他们的目光都在自己肚子那儿,也知道他们这次来又是为了什么。
“额……那个,敛芳尊,我们……”
蓝景仪这时可不敢直接当出头鸟,只是含含糊糊的说。
“大哥说,我侄子侄女会动了!是吧……”魏无羡说道,“我们,就是想知道是不是真的,嘻嘻……”
自从他怀孕以来,蓝曦臣晚上最喜欢做的事,就是摸他的肚子,听听里面有没有动静。
昨晚,金光瑶正躺在蓝曦臣怀里睡得安稳,肚子里有什么东西踢了一脚,把他踢醒了。
“二哥,二哥……你,你摸摸我的肚子。”
金光瑶醒后,肚子里又动了几下,让他又惊又喜,赶紧摇醒身边的蓝曦臣。
“阿瑶,有事吗?”
蓝曦臣刚睁开眼睛,显然是没听到金光瑶说的话。
金光瑶又重复一遍:“二哥,你摸摸我的肚子……”
蓝曦臣疑惑的伸手摸了上去,刚想问是怎么回事,就觉得自己摸着的地方跳了一下。
“阿瑶!这是……”
“嗯,二哥,宝宝会动了。你,高不高兴?”
先不说蓝曦臣会高兴成什么样,金光瑶首先就表现在了脸上,眼睛里的光彩是极少有过的,嘴角弯弯,笑的满足。
这样的笑,一般很少在金光瑶脸上看到,因为这是真实的,而且让人从心里觉得舒服的笑容。
“当然高兴,不过,阿瑶高兴就是最好的,谁也不能比。”
肚子里的宝宝又多跳动了几下,蓝曦臣的手就更不想松开了。
因为啊,这种奇妙的感觉,是只有为人父母才能体会得到的欣喜。
“我们,可以吗?”
一群蓝家少年齐声问道,每个人眼里都是期待。
“好啊……”
于是,当蓝曦臣下课后回到寒室看金光瑶时,就是这样一副场面。
“大嫂!真的哎,动了动了!”
魏无羡将手覆在金光瑶肚子上,没过多久,里面的小宝宝就动了动,让他惊讶极了。
“魏前辈,我们也要……”
蓝家的那群小辈一个个又惊又奇的感受着那肚子里生命的跳动,魏无羡甚至还不满足于只是摸摸,还趁机蹲下来,将耳朵凑在金光瑶的肚子上。
“阿瑶,魏公子,还有思追你们,这么热闹?”
蓝曦臣走过来,笑着跟他们打招呼。
“泽芜君好。”
蓝思追和蓝景仪还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金光瑶,行过礼后退下了。
“大哥,我也走了啊,不打扰你们了。”
小院子里,藤椅上依偎着两个人,暖阳照着,照出一片岁月静好。
“二哥,阿瑶……又想睡了,好困……困……”
金光瑶将脑袋靠在人颈窝,懒懒的呢喃着。
“阿瑶,二哥在这儿,睡吧。”
蓝曦臣安抚的一下一下顺着金光瑶的发丝,把人又抱紧了些。
金光瑶安心的睡了过去,等他再次醒来,是在寒室里的床上。天已经黑了,看着寒室里点起来的蜡烛便知。
掀开被子起来,就看见蓝曦臣在书桌那儿批着折子,莫名的,就有些心疼他。
这寒室里生了火炉,地上铺了厚厚的羊毛毯,所以金光瑶就穿着一身裘衣,赤着脚踏在地上走了过去。
“二哥。”
轻声唤了他一句,就自作主张的坐在了人的腿上,手臂也缠着蓝曦臣的脖子,让蓝曦臣暂时放下了公事。
“阿瑶,怎么又不穿鞋子?冻着了怎么办。”蓝曦臣注意到金光瑶赤裸的双足,手握上去,果然有些冰凉。
金光瑶也不说话,就看着蓝曦臣用手捂着他的脚,一点点捂热了,暖到了他的心里。
“二哥,我睡不着,白天睡的太久了。”
“阿瑶是不是饿了?那我去厨房找些吃的来。”
蓝曦臣这意思,倒是要起身了,金光瑶当然不让。
“你别走!”
金光瑶慌乱间,将唇凑到了蓝曦臣面前,碰了碰。
“阿瑶,不走,我不走了。”
那软软的触觉很快就离去了,蓝曦臣怎么可能放过?
看着金光瑶眼里的羞意,怕是不做些什么都不行。
他的阿瑶啊,本该就是让他好好疼的。
金光瑶乖乖的让人衔过自己的唇瓣,先是仔仔细细的含了一遍。
两双唇瓣紧贴在一起,互相抚弄,磨着,咬着。洇出水光,惹来丝丝发麻的感觉,他们,是如何亲近的,是如何动情的,只有两颗心中的跳动声知道。
金光瑶闭上了眼睛,狭长微翘的睫毛颤了颤,等着蓝曦臣更加深入。
将人的嘴唇紧紧吸住,吸出一片嫣红妩媚的颜色,就更加不放,这下,四片嘴唇合在一起,动不了了。
于是,伸出舌尖,钻进唇里,碰到了挡在那儿的牙齿。一颗颗的舔上去,从臼齿开始,若是碰到了尖尖的那颗,就更好玩了。虽然舌头柔软,但是抵上了那颗尖牙,却是一点都不痛。
在锲而不舍的舔弄下,牙关终于打开,放了舌头进去。
蓝曦臣不急,先是在湿润柔软的口腔壁上游走了一遍,触感还是那么舒服,湿湿滑滑的,都舍不得离开了。
“唔……”
两条舌头终究是碰上了,金光瑶还有些躲着,却躲不过。舌头让人擒住后,逃不脱,躲不掉,只能纠缠在一起,与之共舞,泌出丝线一样的水液,让那人吞了去,甘之如饴。
终于,金光瑶决定大胆些,将侵犯进来的舌头再用力些缠住,讨好了它让它放松警惕,慢慢的,一点点的,顶出去,一起顶到了蓝曦臣的嘴里。
尽管现在是金光瑶主动,可还是改变不了蓝曦臣想将人吞吃入腹的想法,正好,是他自投罗网!
“嗯——嗯!唔~”
金光瑶觉得好奇怪,明明自己嘴里都没那么满了,怎么还是觉得快呼吸不过来了?
嘴里的空气被蓝曦臣尽数掠夺去,脸涨出了红色,眼睛里蒙上了一层雾气,模模糊糊的,看不清蓝曦臣了。
不知道过了几时,蓝曦臣松开了他,金光瑶像被抽走了力气一样,瘫软在蓝曦臣怀里。
“二哥……你坏。”
蓝曦臣怎么这样,亲的这么用力,像要把人吃了似的,还,还让他起了反应。
金光瑶额头上冒出了点点的汗,蓝曦臣吻了上去,听见金光瑶这般撒娇的语气,笑了笑。
“阿瑶,二哥是太想你了。这才没控制住,我错了。”
嘴里说着道歉的话,手却越来越过分了,不安分的滑到他腰那里,摸来摸去,还揉了一把。
“二哥——你手摸哪儿呢?啊!别碰那里……”来不及了,蓝曦臣的手已经摸到了前面,已经知道了那里是什么反应。
“呵呵,原来阿瑶,早就想了……”
看着金光瑶一张脸红的彻底,蓝曦臣又亲了上去,同时,将他两条胳膊在脖子上缠紧了,小心翼翼的伸手绕过膝下,将人腾空抱了起来。
毕竟,金光瑶的肚子在那儿,说要万分小心都不为过。
“阿瑶,二哥抱你去床上。”
金光瑶不说话,早就羞得将头埋在了蓝曦臣怀里,死活都不抬头。
一双赤裸的足随着蓝曦臣的步伐轻轻摇晃,很快,就到了他们床边。
金光瑶难得在蓝曦臣把他放到床上时心慌了,自从他怀孕这几个月来,蓝曦臣一下都没碰过他,就算是亲吻,也是很温柔的,绝不是像今天这样。
床帐被放下来,圈出这小小的一方天地。
殊不知,蓝曦臣比他还紧张,就算是到了五个月,比较安全了,他也不敢乱来。
“二哥,没事的,今晚,可以……”
金光瑶看出他的二哥是有多么顾忌,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倒像是他在勾引蓝曦臣,就用手臂挡住眼睛,不敢去看人。
本来就只穿了裘衣,轻轻松松的就扒了下来,露出白皙光滑的躯体,还有小腹上隆起一个圆圆弧度的形状,可爱的紧。
蓝曦臣呼吸顿了顿,褪去自身衣物,还有那条抹额,想了想,将它系在了在金光瑶大腿根上。长长的抹额带子垂在笔直长腿上,端的是一幅好风景。
“二哥,你在我腿上绑了什么东西啊?抹额?”
“阿瑶真聪明,猜对了。”
金光瑶没拿开手,黑暗中,只知道蓝曦臣在他腿上动作,猜到了他在做什么后,更不愿意拿开了。
蓝曦臣双手撑在金光瑶两边,身子悬空了,注意着不去压到金光瑶。
在好看的脖子上,吻上几个红印,浅浅的,为了让颜色更鲜艳,蓝曦臣用力吮了一下。
“啊……二哥,你别咬,再咬,印子就消不掉了。”
蓝曦臣在那浅印上一个个的重重吸过,看着它们越发红艳,又忍不住叼着那细腻的皮肉,用牙齿研磨起来。
在脖颈上流连许久,又转移到锁骨那儿,舌头舔着窝陷处打圈,轻轻柔柔,像羽毛一样扫着,好痒。
这些地方,蓝曦臣每次都会尝个遍,不,准确说来,蓝曦臣是喜欢把他全身上下每个地方都尝个遍。
金光瑶想着,这时,蓝曦臣就该……亲那里了。
两个小巧可爱的乳头早就硬了,更方便让人一口咬住。蓝曦臣含住一颗,吸的很用力,好像在吃什么好吃的,又是用牙齿衔起来,再让小乳头弹回去;又是用舌头碾着,上下厮磨;再是用舌尖在乳晕上打圈,眼睁睁看着金光瑶眼睛里起了雾,才嘬住可怜的乳头,咬着,吃着。
“呵呵……”
蓝曦臣整张嘴都在金光瑶乳头上,不知为何,笑出了声来,热气都喷在上面,金光瑶又是一阵酥麻,直传到了心里。
“你,你笑什么?”
金光瑶本来就委屈得很,这边乳头被照顾到了,那边还可怜兮兮的等在哪儿,蓝曦臣还笑!
“阿瑶,二哥再吸的用力些,吸出奶来,让二哥尝尝好不好?”
“二哥!坏死了坏死了!”
金光瑶气急败坏的去推蓝曦臣的脑袋,却是纹丝不动,显然,蓝曦臣是较量上了。
“阿瑶,试试吧,嗯?让二哥再吸一会儿……”
“你!宝宝还在肚子里呢……你这个爹爹定是要将他教坏了……啊——”
蓝曦臣本来力气就大,舌头加上牙齿一齐出动,好像真的不把把他吸出奶来就不罢休了。“阿瑶不是怀了孩子吗?要是不能出奶,那宝宝多可怜……”
“嗯……啊,啊~你别说了,二哥,二哥,你再吸吸这边,阿瑶就答应你好不好?”
蓝曦臣也弄够了,松开后,看着小小一颗的东西被他吸大了,红的诱人,泛着水光,满意的去用手去狭弄另一颗,也是可怜兮兮的等着人来玩。
“好……阿瑶真听话。”
亲了亲金光瑶的嘴唇,笑着答应了他。怎么能不答应?阿瑶可是他放在心尖上的,要什么自然都会给他。
“嗯,二哥,你……再用力些,好痒……”
金光瑶眼神迷离,透露出一股媚意,也不去推拒了,双臂一搂,将蓝曦臣搂的更近,紧紧相贴。
真是妖精!蓝曦臣本来就几个月没碰他了,如今欲火积累在一起,下身早就蠢蠢欲动。
两个乳头欺负够了,满意的看着自己弄出来的成果,继续。
“阿瑶,宝宝怎么还不动啊?”
蓝曦臣将手覆在金光瑶隆起的肚子上,温柔的抚摸着,时不时在上面亲两口。
“那,二哥,我们再等等吧。”
金光瑶的手被他拉着,一起放在肚子上,分明不是什么新鲜的事,两人却每次都很期待,期待着里面的宝宝能有动静。
肚子里被踢了一脚,又踢了一脚。
“二哥,宝宝动了。唉,你……你,别……”
蓝曦臣的手渐渐往下,一把抓住了那根兴奋的翘起来的东西,揉了揉。
上面,蓝曦臣湿软的嘴唇亲着他;下面,蓝曦臣灵巧的手指,在握着他的阳物上下动作。
一开始是轻轻的抚弄着,后来速度加快,时轻时重,金光瑶的脑子里一道白光闪过,就那么交代了出去。
“二哥——”
金光瑶的眼神都变得湿漉漉的了,看着蓝曦臣,不去求他什么,不去要他什么。可蓝曦臣就是觉得,他的阿瑶想要他,想要他真正的跟他融合在一起。
金光瑶乖乖的躺着,蓝曦臣找出让医师专门配的一盒软膏。这软膏里面含有一种特殊的药性,抹在里面可以防止受伤,而且具有修复作用,可是他特意找来的。
身子直起来,将金光瑶两条腿抬高,放到他腰侧,正好是一个安全的高度。
这个样子,金光瑶两条腿就张开了,露出那根秀气的东西,还有紧闭的穴口。
“阿瑶,忍着些,相信二哥。”
蓝曦臣手指挖了一大块膏体,触碰到穴口,在那一圈抹了抹,按压着,轻揉着。小穴许久未被人这样对待了,又恢复成初次那样的紧。
看着穴口打开了一点,蓝曦臣这才将一根手指伸进去,带着滑腻腻的软膏,很容易就进去了。
“嗯……”
“阿瑶,怎么样?可以吗?”
看金光瑶忍不住轻声喘着,担心的问了一句,生怕他是因为难过。
没想到,金光瑶笑了起来:“夫君怎的这般磨蹭,是不是……没用了呀,哈哈……”
“阿瑶,你别勾我!”
蓝曦臣一根手指还在他穴里呢,当即动了起来,抽出来一点儿,又插了进去,四处找着那一点,反复数次,咬的紧紧的穴里松了点儿,又插进第二根手指。
等三根手指都进去后,软膏早就在穴里化开了,整个内壁都湿滑了起来,手指抽进抽出,越来越顺利,甚至还带出一点水声。
“嗯——二哥,夫君……快点,好难受……”
“阿瑶,可以了吗?”
“夫君,我想要你进来……”
蓝曦臣将手指抽出来,小穴还依依不舍的挽留着,紧缠着他不放。
将金光瑶抱起来,坐在他腿上,只有这样的姿势,肚子才不会压到。
“阿瑶,我进去了……”
金光瑶脸红透了,好像熟透了的桃子,让人想咬一口,蓝曦臣就真的咬了。
两片臀比白面团还要好揉,蓝曦臣最喜欢捏这儿,不是那种松松的软和,而是弹性十足,紧实的皮肉,怎么揉都不会变形。
掰开臀瓣,用手指扒开穴口,调戏几番,再趁着人不注意,握住自己早就硬的发疼的阳物,缓缓的插进了一个头。
还不能马上进去,得慢些,这样才不会伤着金光瑶,虽然有软膏润着,他还是不放心。
金光瑶也忍的难受,那粗长阳物磨在里面,很是难受,又偏不让人尽兴。
“都插进去啦?”
金光瑶隔着肚子,看不到他身下是什么样子,看蓝曦臣脸上冒出来的汗,不想让他忍着。
“阿瑶,我要是都进去,会不会碰到宝宝?”
蓝曦臣这是问的什么胡话!金光瑶脸上一直都是红的,咬了咬牙,笑道:“那倒要看看,夫君有没有这个本事……啊!嗯……”
蓝曦臣看金光瑶并没有什么难受的样子,放心的全部进去。
小穴里,被涨的满满的,金光瑶心里那些空落落的感觉都没了,只知道,他最爱的二哥跟他紧密的连在一起。
内里湿热的软肉层层叠叠的裹着阳物,很舒服,但是还不够。阳物微微抽了一点,再轻轻的插进去,温柔的磨着。
一下又一下,这么轻柔,照顾着紧紧缠着它不放的穴肉,一点点捣着。
“嗯~二哥……二哥,好舒服——”
金光瑶轻轻的喘气,这才刚开始,蓝曦臣没用什么力,当然是舒服的。
蓝曦臣注意着金光瑶往下坠着的肚子,时不时的用手扶扶,当然,插在小穴里的阳物动作一样不停。
就这样温柔,那可不行啊,得让阿瑶更舒服不是。
“阿瑶,抱紧了。”
蓝曦臣一个用力,找准了熟悉的那个位置,狠狠一捣!
“啊!二哥……嗯,啊啊——不,别顶那儿……”
金光瑶身体里的那个敏感点,被狠狠碾过,酥酥麻麻的快感流遍全身,让下腹那根东西又直立起来。
温热的穴里被适合的力度磨弄着,又时不时的碰上那个凸起,给人奇妙的快感,让这幽径里不再那么紧窄,长长的阳物操开了害羞的穴肉,顶部霸道的四处研磨,时而蹭过那一点,时而狠狠欺负着那一点。
抽出来一点点,再慢慢顶进去,如此反复了多次,再抽出来大半,用力撞进去,让金光瑶发出一声长长的吟叫。
“啊——不要,好深……啊,啊……二哥。”
再接下来,蓝曦臣可不会心软了,自己忍得那么难受,进了这么舒服的地方,是个男人都忍不住。
用力抽出,只堪堪留着一个头时再猛的操进去,怎么用力怎么来,不必约束,只需要,看着金光瑶脸上布满了被情欲染上的春色,那就够了,那就足以让他疯狂。
“嗯!阿瑶……阿瑶,好舒服,你里面,好热,好紧……”
蓝曦臣什么都不管了,快速而又凶猛的操干的,低沉沙哑的嗓音充满着侵略性。
“啊啊啊——二哥,好快……啊!你慢点……”
金光瑶受不住这样的速度,整个人随着那幅度一颠一颠的,差点儿掉下去。
金光瑶被这样的快感吞噬着,意识模糊,他只知道,他的二哥,夫君,在操他,在狠狠的要他。想到这些,心都要化了,整个人也快化了,瘫在蓝曦臣身上,软软的,任人摆布。
迷糊的意识中,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踢他的肚子,瞬间清醒过来,去拉蓝曦臣掐在他腰上的手。
“二哥,你……啊~快停啊……宝宝,动了……宝宝会知道的,不要,不要了……”
金光瑶快哭出来了,蓝曦臣那么用力的在自己身体里撞着,肚子里的小宝宝也在踢着,好像是在抗议他们做这些羞死人的事。
蓝曦臣听到他说的话,不知想到了什么,嘴角勾起来,将手摸到金光瑶的肚子上,果然,感觉到手下不同以往的强烈跳动。
“阿瑶……没事的,宝宝不会知道,我保证!你相信二哥,相信你夫君……来,叫我几声好不好?”
体内也不知抽插了多少下,都撞得他里面发麻了,可蓝曦臣的阳物还是威风凛凛的攻城略地,一次次的快感,让金光瑶的下体早就充血肿胀,可是,蓝曦臣用手掐在根部,不放过他。
“夫君……夫君,你,饶了阿瑶吧……都过多久了?”
看金光瑶那副承受不住的样子,知道他很辛苦,拖着一个大肚子,怎么舍得折磨他。
“好,阿瑶,我们一起,等着夫君……”
松开手,被掐的发红的东西吐出一点浊液,然后就一股股的射出来,同时,后面的穴里也跟着一起兴奋的收缩着。
蓝曦臣的阳物一次次被柔软的内壁吸吮,好像有千万张小嘴在吸着他,快要吸掉他的魂魄。
挺腰用力往上顶着,被包裹的快感也刺激着阳物,最后冲撞几次,顶端的小孔一酸,微凉的液体射出来,满满的灌进去。
“啊——”
终于可以歇息了,好累。金光瑶早就闭上了眼睛,伏在蓝曦臣宽阔的肩膀上,大口大口的喘气。
蓝曦臣当然也不比他好过,同样是乱了呼吸。这么一场酣畅淋漓的性事,犹如一场及时雨,解了他心中的欲火。
“阿瑶,我射进去,不会怪二哥吧。”
蓝曦臣与金光瑶双双卧倒在床上,拥在一处,缓着事后的余韵。
“二哥,你做了什么,可还记得?”
金光瑶狡黠的笑着,手指点着蓝曦臣的胸膛,决定要把他做的坏事一件件戳穿来。
“阿瑶,二哥哪有做什么?”
“哼!蓝曦臣,你刚才做的什么好事你不清楚啊,好,那我就说说。”
“是谁说,要把我胸口吸出奶来,让你尝尝的?”
“是谁说,不要去管我肚子里的宝宝,就知道横冲直撞的?”
金光瑶云淡风轻的说着,反正,他在蓝曦臣面前都藏不了什么,看看他会不会羞一羞!
“阿瑶……我,我,对不起。”
蓝曦臣认错的样子,倒是像个小小孩童一般。
“那——你还知不知道宝宝是最重要的呀?”
“不是,阿瑶最重要。”
“噗嗤,二哥……你呀,不知羞。”
这么耳鬓厮磨了一番,哪还顾得了去怪他什么?
两个人的日子,再加上会生出来的宝宝,而且有可能是两个宝宝,可够长的了。
这么一想,怪不得有人会抱怨一辈子太短。因为呀,你跟他,要过的时间太多了,都占满了,一辈子都放不下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