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曦瑶】予君悠悠意,浣青青子衿

“那年云梦初见,再经一别,已是万年。”

【01】
火红的炎阳烈焰本是代表着耀眼的光明,却为“云深不知处”这座百年仙府带来无妄的灾难。
蓝家家主重伤不治身亡,藏书阁被烧,蓝忘机断腿,蓝曦臣也带着仅存的书籍失踪了。
一路上,蓝曦臣年轻尚显纤弱的身体已经支撑着他逃过了许多地方。他不知道要走向何方,只是不停的向前,向前。
诸多风雨,白衣染尘,那一条抹额也看不出了原本模样,蓝曦臣非常疲倦,肩上书籍的重担快压的他喘不过气来。
最后,到了一处湖水遍布的城镇。蓝曦臣眼前发黑,步子越来越沉重,终是倒在了一户后院门口。

【02】
孟瑶心情不错,因为他今天难得被那些女人夸奖事情做的很好。他一张小小的脸,眉目伶俐乖巧,透着可怜无辜的样子。嘴里哼着轻快的曲子,准备去给阿娘买桂花糕。
谁知,刚打开后院的门,就遇到了一个麻烦。
“啊!这是谁啊?”孟瑶被吓了一跳,不知这人是死是活,赶紧扛着蓝曦臣进了自己的屋子。
那人身上衣物尽数脏污,额头还绑着一根脏兮兮的带子。
孟瑶也不忌讳他弄脏自己的床,探了鼻息后,先让他休息。
打一盆热水,布巾拧干后小心的擦试着蓝曦臣的脸。
“长得……真是好看。”孟瑶擦干净后,愣了愣。

【03】
去厨房看看,只剩了几个馒头,便偷偷拿回来。
“咳咳……”床上的人终于有了动静。
“你醒啦!”孟瑶可算松了一口气,“要不要喝点水,再吃点东西。”
“多谢。”蓝曦臣已经坐了起来,接过水和馒头,慢条斯理的吃起来。
“公子是何方人士?为何这般落魄?”孟瑶撑着下巴,看蓝曦臣吃东西甚是赏心悦目,猜到他应该是什么出身高贵的名门世家。
“在下姑苏蓝涣,字曦臣。”蓝曦臣颇为感激,向孟瑶行了一礼。
“我叫孟瑶,可以叫你……蓝公子吗?”孟瑶同样报上名字。
“呵呵。叫我曦臣,也可以。”蓝曦臣看着少年乖巧的样子,展开一抹如沐春风的笑容。
“嗯,你就在这儿住下来吧。”孟瑶不知道为什么,手指缠紧了衣角,那是他紧张时,惯有的动作。

【04】
蓝曦臣洗完澡,换上了孟瑶的衣服。
“好像,有点小……”蓝曦臣内心想到。
但他并没有在意,能干干净净的洗去一身污渍,还有衣服穿,自然知足。那衣服仔细闻的话,还有一股舒服的皂角香。
至于那一身脏衣服,蓝曦臣想,明天可不能麻烦别人,得自己洗。尽管他从来没有洗过衣服。
蓝家人稳定的作息,令他早早睡去。孟瑶晚上忙完了回来,就看见自己的床被霸占,有点哭笑不得。
还好床上位置足够,孟瑶便轻手轻脚的爬上去,不去挤着蓝曦臣。
一夜好梦。

【05】
早晨,蓝曦臣按时醒来,感觉有点不对劲。他怀里紧紧抱着一个人,手还放在人家腰上。
把手撤开,孟瑶蹭了蹭他,往他怀里缩的更近了些。
“他怎么还没醒过来……”怪不好意思的。
正说着呢,孟瑶眼睛就睁开了。
“曦…臣,啊,对不住。”孟瑶一大早就看见自己赖在别人怀里,早就脸红了。
“我……我要去做事了,再见。”
孟瑶步伐有些慌乱,去了思诗轩正式做生意的前院。
“阿瑶,这个给诗诗送去。”名叫思思的女人趁着休息的空当,给了孟瑶一包草药。
“谢谢思思姨。”孟瑶笑着接过。
思思,是唯一在这妓院里真正关心孟诗母子的女人。

【06】
后院里,蓝曦臣端来一盆水,准备洗他的衣服。
很好,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世家公子怎么做的来这种事,一时控制不当,将衣服硬生生搓破了一道口子。
“……”蓝曦臣尴尬极了。
正好这时,孟瑶回来拿他忘带的账本。
“噗——”一时没忍住,不由得打趣道:“涣哥哥~几岁啦?还不会自己洗衣服。”
“哎……我,我从未洗过。”蓝曦臣听见孟瑶那样叫他,更加窘迫。
“我来吧,这种事我比较熟练。”孟瑶好容易憋住笑,嘴角隐隐抽动,想着要去帮他。
“谢谢,谢谢。”蓝曦臣自觉让开。
孟瑶用皂角粉仔细抹匀衣襟,袖口那些难洗的地方,再搓出彩色透明的泡泡。有力度却不粗鲁,先是一大块一大块的揉,再是注意搓一些小地方,直到整个木盆充满泡沫。
蓝曦臣蹲在孟瑶对面,觉得很有趣。伸出手指,戳破了一个大泡泡,再试着将手全部放进泡泡堆里面。
孟瑶洗衣服很专心,但并不代表他没看到。
蓝曦臣的手搅着泡沫,不知怎么就碰到了孟瑶的手,而他不自知,还戳了戳。
“涣,哥,哥。你在干什么?”孟瑶手一抽上来。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蓝曦臣担心到。
见孟瑶只是笑,不由得说了一声:“阿瑶——”
“你!‘阿瑶’只有我母亲这样叫的。”
“是我唐突了。”
“可以的。这样叫,我很愿意。”
孟瑶根本就不介意,继续洗,只剩下那条抹额了。
“这个不行。”蓝曦臣想起了抹额的规定,拉住了它。
“这个很特别吗?反正脏了就一定要洗的,难道不管它啊?”孟瑶有些奇怪。
“唉,好吧。”蓝曦臣松手。
这是蓝曦臣第一次,亲眼见到别人为他洗衣服。

【07】
陈年旧事,想来还是比较有趣的。
云深不知处,寒室内,蓝宗主正看着被不可描述液体弄脏的床单发愁。
而敛芳尊与他对视,脸上笑嘻嘻。
“阿瑶,这可如何是好?”
“哼,弄脏了就要洗干净,泽芜君这么大的人了还不懂?”金光瑶一脸事不关己的态度。
“好吧,是二哥的错。”蓝曦臣转身出门,抱着床单。
金光瑶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庭院里,蓝曦臣在洗床单,画面极度似曾相识。
还好金光瑶来得及时,救下了可怜的床单。
这次仍是金光瑶在洗,与当年一样,又有些不一样。
“阿瑶,还记不记得,你第一次给二哥洗衣服的时候?”蓝曦臣让金光瑶坐在他腿上,在他耳朵边说话。
“嗯,当然记得。”金光瑶忽视了蓝曦臣在他腰间作乱的手,淡定洗床单。
“那,再叫我一声‘涣哥哥’”蓝曦臣的下巴埋在人的颈窝。
“晚上不是叫过了么?蓝曦臣,啊!”脖子被一口咬住。
金光瑶闭上眼睛,轻轻叫了一声:“涣哥哥。”
“没听见。”用舌头舔了舔。
“涣哥哥。”
“阿瑶,我在。”
“涣哥哥。”
“我在。”
……
“蓝涣。”最后一句,金光瑶是哭了。
“阿瑶莫哭,涣哥哥在这儿,再也不离开你。”
金光瑶转过头来,两人吻在了一起,这时光,暂且忘记。
【完】

“予君悠悠意,浣青青子衿。”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