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聂】年岁久长

【01】
小雨淅淅沥沥的下着,天色很暗。街道两旁的小贩都收摊回了家。
青石板路上只有一个青年撑伞走着,身着黑色衣袍,腰配一把长刀,不知要去往何方。
如果有人认得他的样子,一定会说:“呀,这不是‘一问三不知’吗!”
没错,这就是聂怀桑,却再也不是“一问三不知”了。如今的仙门百家,哪个没听说过聂宗主的名声?
清河的雨是冷的,聂怀桑苍白的手腕因为举着伞而露出来一截,偶尔有些冷雨打在上面。
拐拐绕绕,走过石板路,走过小树林,走过蜿蜒山路,终于到了一个地方——墓地。
聂怀桑把伞放到一边,尽管雨还在下。他拿了两坛酒,坐到墓碑旁边。
“大哥,怀桑来看你了……”
酒开了一坛,聂怀桑试着喝了一口,眉头蹙起 。
“好苦。”聂怀桑突然不想喝了。
深秋的雨让人瑟瑟发抖,他抱紧怀里的霸下,好似这样就能暖和一些。
“大哥,怀桑将聂家管理的很好,不用你担心。”
“可是,怀桑好像变了,变成坏人了。为了替你报仇,金光瑶被我设计致死,可我,也牵扯了无辜的人。”
“我知道大哥你最讨厌机关算尽之人,可是怀桑始终刀法不精。人人都说聂宗主比当年的敛芳尊还要厉害,你以为我想这样?”
“大哥,怀桑想继续当‘一问三不知’,你回来好不好?”
聂怀桑脸上尽是雨水,这样看来好似他哭的满脸都是,也许,是流了泪的吧。
雨下的越来越大,聂怀桑在晕倒之前,想的是聂府栽的桃花林。
【02】
聂怀桑刚出生的时候,母亲就难产而死了,聂明玦才七岁。
当时那个小娃娃哭的很烦人,聂明玦也跟着一起哭。
“大少爷节哀顺变,呜呜……”
“哦,我弟弟怎么还在哭,真讨厌。”
侍女小云抱着小小的聂怀桑,但无论怎么哄他都一直哭。
聂明玦走近了些,说:“给我看看。”
“哈哈……咯咯咯……”
奇怪,一直在哭的聂怀桑被聂明玦接过来抱住后,竟破涕为笑,胖乎乎的小手挥舞着。
“怀桑,我弟弟……”聂明玦好像没那么讨厌他了。
时间证明,聂明玦对聂怀桑的态度,从不那么讨厌,到了令人发指的溺爱!
聂怀桑说出来的第一个字,是“哥”。以后说的连贯了些,便整天含糊不清的叫着“哥哥”,准确的来说是叫“的的”或者“颗颗”。
聂怀桑第一次抓周礼上,抓住的是聂明玦的佩剑“霸下”,不过因为拿不动,他最后还是抓了一把折扇。
聂怀桑不喜欢跟奶娘一起睡,这个问题,是奶娘被吵的多日睡眠不足来向聂明玦报告时发现的。
“好,那怀桑以后就跟我一起睡。”聂明玦便让人搬了聂怀桑的一切用品到他房间。
【03】
晚上,聂明玦早早回来,看见聂怀桑还没醒,白白嫩嫩的小手小脚露在外头,还是少年的他起了玩弄之心。
他走近床边,捏了捏小怀桑的脚丫,许是力气大了些,小怀桑被他弄醒,一脚踢在聂明玦脸上。
“唔……”虽然一点都没事,但措不及防。
“嘻嘻,的的……包包。”小孩子欢乐的笑起来。
这些词也只有聂明玦听得懂,他被踢一脚并不生气,无奈的说:“好,哥哥抱你。”
等聂怀桑长得再大点儿,又有的人头疼了。
“宗主,小少爷又跟人打架了!”聂家弟子禀报。
“什么!怀桑那个性子,是不是有人欺负他,给我调查清楚。还有,把怀桑叫过来。”
“是”
聂怀桑被叫过来,一步一步慢腾腾的挪着,眼睛盯着地面,都看不到他的脸。
“怀桑,过来。”聂明玦的语气还算温和。
“是!”聂怀桑知道,哥哥肯定不会骂他。
“怀桑,为何与人打架?”
“他们都骂我没爹没娘,还,还说哥哥你是大坏人……”聂怀桑说着说着便眼中模糊,泪水在眼眶中打转。
“他们说他们的便是,你又何必在意。”
“怀桑只有哥哥了……”聂怀桑抬起头,脸上的泪水明显可见。
这可怜模样让聂明玦心里一疼,将聂怀桑抱在了怀里。
【04】
聂怀桑越长越大,他每一岁的样子,都让聂明玦记在心里。但是他越来越贪玩的性子,让聂明玦对他不像小时候了,而是越来越严厉。
所以,当聂怀桑十二岁时,聂明玦就将他送去了云深不知处。
可是,聂怀桑在云深不知处也不安分,功课总是倒数第一。自己贪玩,还带着别家弟子到处爬山打果子,偷买话本子,甚至还喝酒。
聂怀桑第一次喝酒的时候,出了大丑。
一群小朋友们喝的东倒西歪,该耍酒疯的耍酒疯,该玩行酒令的玩行酒令。也不知道是哪个缺心眼的,问了这么个问题:“我们现在长这么大了,是不是自己一个人睡啊?”
其他人连连说“是”,唯独聂怀桑说:“我不,我和哥哥一起睡,我喜欢跟哥哥睡。”
这句话,还被人写在纸上记了下来,隔天上午,这句话就被传遍了。
而且,今天聂怀桑的功课,又是倒数第一。
聂明玦被蓝启仁叫过来,极其脸黑的将聂怀桑提前带回了家。
【05】
“哥哥……”聂怀桑软软的叫着聂明玦。
“聂怀桑。”聂明玦的眼睛瞪着他,将聂怀桑吓了一跳。
“怎,怎么啦?”
“我带你去个地方。”聂明玦拉起聂怀桑的手。
聂府的后山,有一片桃花林。此时正值春季,粉红的桃花开满了桃树。远远望去,是一大块粉色锦缎,走近来看,桃枝相辉交映,有簌簌花瓣落下,一层层铺在草地上,好似人间仙境。
“哥哥,桃花又开了,真好看!”聂怀桑兴奋的说,之前的情绪忘了个干净。
“嗯,真好看。怀桑你可知,这儿,是爹娘曾经遇见的地方。”
聂明玦带着聂怀桑,走入了林中深处,很快,便到了一座小木屋。
“哥哥,我猜,这是不是爹娘做的?”聂怀桑指道。
“嗯,他们,给我们留了些东西。”
聂明玦进屋,很快就出来了,手里拿着一把长刀,一个荷包,还有一大摞信。
【06】
桃花林中,聂明玦是想跟聂怀桑好好讲道理的,聂怀桑有没有醒悟,也说不准。
总之,聂明玦这些年来,不管是对聂怀桑严厉,还是对他宽容,心上第一个记挂的就是他,折磨的,也不只是他一个人。
等聂怀桑再长几岁,就不能与自己同睡了,本来他与别人就不同,晚个几年也无妨。
只是,随着聂怀桑身子逐渐长开,又常年有手脚扒着,整个人靠在聂明玦怀里的姿势习惯。这样紧紧缠着,肯定会难受。
虽然聂怀桑身子骨还没长硬,一身骨肉匀停,抱着软软的,还挺舒服。
“聂怀桑。”聂明玦推了推聂怀桑的手脚。
“哥哥,好困……”聂怀桑打了个哈欠,迷蒙的双眼又闭上,同时搂在自家哥哥脖子上的手放了下来,改为搭在腰上。
聂明玦叹了一口气,他没看到的是,聂怀桑嘴角偷偷上扬了一点。
【07】
聂怀桑第一次看春宫图,倒底是会害羞的,他一个朋友送给他的,说是什么“好东西”。想不到,一打开,就让他羞红了脸。
“可千万不能让大哥看到……不然我死定了!”聂怀桑还是看完了,觉得很有趣。
春宫图有好几种,偏偏有一种非常不得了,而聂怀桑又偏偏要看,于是,这一次,好巧不巧的被聂明玦发现了。
“怀桑,你看看这个……聂怀桑!”聂明玦手里好像拿着什么东西,谁知一进来,就看见聂怀桑偷偷摸摸的在干什么。
“啊!大哥……我,别动那个。”聂怀桑极力护住那个小本子,却还是被聂明玦抢了过去。
“好啊!你,聂怀桑,长本事了是不是?”
聂明玦眼神变得恼怒,本来想去抓聂怀桑,却突然倒了下去。
“大,大哥……你别吓我,你怎么了?”
聂怀桑颤颤巍巍的靠近,正要去摸聂明玦的脸,一双红色的眸子猛然睁开。
聂明玦站起来,直愣愣的看着聂怀桑,几步向前,将人逼近墙角。两人靠得极近,呼吸几近纠缠。
【08】
此时的聂明玦带着一股聂怀桑陌生的气息,聂怀桑大着胆子看他的眼睛。
“怀桑。”是聂明玦的声音。
“大哥!”
聂怀桑张嘴说话,却被聂明玦趁机堵住了。
“!”聂怀桑不敢置信的看着他眼前的男人,眼里有什么东西在闪烁。
聂明玦一手箍着他的腰,一手扶住他的后脑勺,将他牢牢禁锢,逃脱不得。
身材纤细的少年被男人用力吻着,眼中波光流转,一双藕臂已经环在男人脑后。
聂怀桑的舌尖被聂明玦吸的发麻,津液横生,然而还不放过他,在他的柔软口腔里到处扫荡。
“嗯~嗯……唔……”
在聂怀桑的呼吸跟不上时,男人终于放过了他。
“呼…呼……哥哥……”聂怀桑俏生生的脸上两抹潮红,眼中雾气未散,正大口大口的喘息,手还没放下去,嘴里叫着他最亲近的人。
殊不知,他这幅样子,更惹人疼。
“唔~嗯……”聂明玦再一次吻上去,将聂怀桑瘫软的手高高举过头顶,细细啃咬着娇嫩的唇瓣,又舔又咬,舌头早已探入,顶开牙齿,寻着另一条与之纠缠。两条舌头你来我往,上下磨弄,其中银丝千缕,悉数斩断。
等再一次放开,聂怀桑清楚看到,聂明玦眼中的红色褪去,不知所措的看着眼前的情况。
“怀桑!我做了什么?”
“哥哥~”这一次是聂怀桑主动吻了上去,只是轻轻覆上,他想看看聂明玦的反应。
【09】
“唔……嗯啊~哥哥,你喜不喜欢怀桑。”聂怀桑是第一次,痛极了。
“嗯,自然喜欢,怀桑,疼不疼?”聂明玦大掌掐住少年纤细腰身,小心翼翼的进了一半。
“嗯,你轻点。啊!不要,你……你全部进来好了……”
“怀桑,乖。疼就咬我……”
“嗯,好像,不疼了。啊~啊~你,别顶那里,不行……”
聂怀桑被戳到了那里,弹起腰来,手指紧紧攥住床单。
“不要了,哥哥……呜呜~你别,不要射在里面……”
“怀桑,怀桑……”聂明玦在他身后冲撞着,低吼一声,微凉的液体满满的灌进去。
将少年身子扳过来,映入眼帘的全是自己造就的痕迹。
“怎么又哭了?”聂明玦吻着聂怀桑的眼睛,将泪水都舔干净。
聂怀桑不说话,只是将头靠在男人胸膛,闭上眼睛,是真的累了。
【10】
聂怀桑不知,这是两人的第一次,却也是最后一次。
他醒过来时,身上换了干净衣服,聂明玦已经走了。
枕头旁边,有一封信,聂怀桑拆开来看。
“怀桑,对不起。大哥对你做出这等事,不会轻易饶恕自己。但是,我一定会给你一个答复。”
这是第一张信纸,只写了寥寥几字。还有第二张,像是跟第一张分开写的:
聂怀桑,从你出生的时候开始,我就想着要护你一世。爹娘双亡,只有你我相依为命,大哥对你严格,逼你练刀,只是盼你能有出息,将来做我聂家宗主。你可知,聂家世代练刀,有哪一个的下场好过?刀灵的影响越来越重,大哥不知还能陪你多久。大哥看着你长大,看你一颦一笑,看你一举一动,为你担忧顾虑,为你费尽心思。大哥这些年,都在围着一个小娃娃转。他已长成风流少年,可我还是不能放下。我想,我对你到底是什么感情,连我自己也不知道,而它无法控制。——聂明玦书
“笨蛋,还说不知道……”聂怀桑嘴角弯弯,将信轻吻了一口,小心折好放进袖口。
聂怀桑一直等,却再也没有等来聂明玦。
【完】
墓碑旁的青年,也该回家了。雨还是一直下个不停,寒意彻骨。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