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玄】至死方休

师青玄目光呆滞地盯着前方神台上的一排骨灰坛,以及地上那两把支离破碎的扇子,许久,讷讷地道:“……我想死。”
贺玄冷然道:“你想的倒美。”
紧接着,贺玄向他伸出了一只手,师青玄闭上了眼。
与此同时,谢怜的魂魄突然被拽了出来,高高抛起!
脑海里那个唯一支撑着师青玄的声音,也没了。
被冰冷的铁链锁在墙上的师青玄,四周都围满了一群想把他吞吃入腹的疯子。
看着那些疯子对师青玄的身体拉拉扯扯,摸来摸去,贺玄神色一凛,挥手便将那些疯子尽数震飞。
师青玄不敢睁开眼睛,他在黑暗中感觉到了——一只手,在抚摸他的脸。
那只手并不粗糙,只是格外的冰冷。
从眉毛开始,缓缓移到眼睛,鼻梁……不紧不慢的细细摩挲。
若不是贺玄与师青玄有着深仇大恨,看他的样子,还真的会以为他是在可怜面前的人。
“明兄……明兄!我求求你,你要换我的命就换吧……换成一个最贱的命……”师青玄微微颤抖着,继续说:“或者,你干脆杀了我吧……我活在这世上……还有什么意思呢?”
他心如死灰,他心里的愧疚让他永世不得安宁。
“我说过,你叫错人了!”贺玄原本轻轻覆在师青玄脸上的手猛的一收,钳住了他的下巴!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明……贺公子……我该死,我真的该死……”
好疼,下巴那里被他捏的好疼,全身上下都疼,左胸口那里,也疼。
贺玄看着面前的师青玄,拿起那把掉在地上的锈迹斑斑的刀。
“噔——”
是刀被扔在地上的声音,贺玄本来已经将刀子对准了师青玄的脖子,可是看着师青玄紧闭双眼颤栗不止的样子,他竟然鬼使神差的扔下了刀子。
“明……贺公子?”师青玄被那声音吓了一跳,睁开眼睛,只见贺玄离他极近,有些尴尬的将头往后仰了些。
“你想死?我偏不随你的意!”贺玄的声音此时又比之前冰冷了几分,没有丝毫热度的气息也打在师青玄周身。
“风师大人天纵奇才,风师大人风趣潇洒,风师大人善良正直,风师大人年方二八。”贺玄念着这几句话,然后笑出了声音来。
“我不是……我不是……我再也不是什么风师大人了……贺公子,求你……”师青玄听着这几句话,再也不觉得有什么高兴的了,只觉得这是一种讽刺。
“你知道,我会对你做什么吗?”贺玄凑的越来越近,差点就贴上了师青玄的脸。
他对着师青玄的耳朵,低声说了一句。
师青玄神色恍惚,还没意识到贺玄说了一句什么话,唇上一凉,有什么东西堵住了他。
师青玄一惊,眼睛睁到最大,看着近在眼前的贺玄。
贺玄的眼睛很黑,像一潭深不见底的黑色漩涡,沉淀着许多不知名的情绪,让人看不清。
“唔——”
唇瓣被那人重重吮吸着,原本干涩发白的嘴唇逐渐变得湿润,贺玄每吸一下,都用了很大的力气,直到吸出了一些血腥味道,这才暂时松开。
师青玄嘴唇上红红的,还带着湿湿的唾液,此时整个人像是定住了一般,怔怔的看着贺玄,不知如何是好。
“明兄……”他刚张嘴说了一句,贺玄又再次亲了上来。
这次更是变本加厉的侵犯着他的嘴唇,重重的磨着,甚至还用牙齿轻轻叼着,然后又从轻到重,留下一圈齿印。
然而这还不够,舌头也是用力钻进了嘴里,轻松的撬开牙齿,扫荡着柔软的口腔。
里面又湿又热,本来贺玄整个人都是冷的,当舌尖进入师青玄的口腔后,那么冰冷的舌头也被捂热了,随即更有兴趣,想一点一点的开发着初次接受亲吻的师青玄。
“唔,呜呜……”
师青玄口腔里的空气被一点点掠夺,他看着贺玄一直从未闭上,而且紧紧注视着他的眼睛,总觉得不应该推开贺玄。
因为啊,那里面盛着什么东西,让人心碎。
就算,就算贺玄再做些什么,那也是他该得的,是自作自受。
舌头也不再躲避了,任由贺玄的舌头舔舐完他的口腔后,再和他的勾在一起。
两条舌头交缠在一起,互相抵住抗力,期间分泌出无数银丝,都吞咽进了喉咙,也分不清谁是谁的了,反正,抵死缠绵,不死不休。
吸吮,磨弄着那湿软的舌头,再把它顶了几下,又故意退开,等着师青玄自己送上来,重新触在了一起,却是不容拒绝的在纠缠,掠夺。
这种行为很恶劣,对,很恶劣。
师青玄快要喘不过气来了,渐渐的,恍惚中有了窒息一般的感觉,他绝望的看着贺玄,心想,难道这是一种新的杀人方式?
窒息而死,好像也不错。
就在他模模糊糊的快要坚持到极点时,贺玄松开了他,从他口腔中退了出来。
师青玄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眼睛里的水雾渐渐散去,他晃了晃头,这才清醒过来,看着贺玄,难得有一种难以启齿的感觉。
怎么办怎么办?明兄,不……现在是贺公子,他,他为什么会亲我?
“青玄。”贺玄看着师青玄被亲的可怜红肿的嘴唇,还有茫然无措的表情,瞬间有些心软,他强行压住后,继续说道:“你死不了!我不会让你死……我会一直折磨你,折磨的你生不如死!”
“我要对你做什么?你能反抗的了?”
这般冷酷绝情的话,一声声打在了师青玄心尖上,他好像,明白了什么。
贺玄不是喜欢他,而是仇恨的太深,这只是他报仇的另一种方式罢了。
自己欠他的,一辈子也偿还不了。
师青玄心中万般思虑,皆化为一个动作——他伸出被铁链锁住的手腕,小心翼翼的环上了贺玄的脖子。
“贺公子……我……”只这寥寥几个字,师青玄便再也说不下去,这一次,他将自己的双唇主动送给了贺玄。
他不敢看贺玄的眼睛,便紧闭了自己的双眼,轻轻的,如小猫挠痒一样去舔舐着贺玄的嘴唇。
这种主动送上门的行为,无异于是把自己往火坑里推,师青玄想不了那么多了,他要还给贺玄的,是他的命,贺玄要什么,就应该给他什么。
只不过,等自己哪天真的死了,贺玄会不会生气呢?
贺玄冷冷淡淡的看着师青玄与他吻在一处,心中毫无波动。
看着师青玄紧皱的眉头,倒像是贺玄欺负了他。
两条铁链垂在贺玄颈边,能看得到被漆黑铁链衬的白生生的手腕,腕下一溜笔直的小臂被滑下去的衣袖暴露出来。
这么一双白嫩的手臂,正紧紧贴着贺玄。
师青玄只是自己主动凑上去,学着贺玄对他的动作,只是亲吻着嘴唇,半晌都不知道还要怎样。
他全身上下都在发抖,不知道是紧张,还是害怕,或是别的什么。
他看不见贺玄又是一副什么样子,是愤怒?还是仇恨?又或许是嫌弃。
贺玄等的有些无聊,看师青玄不动的样子,当即反客为主,一只手伸到人后脑勺,顺带着把师青玄拉近了,牢牢禁锢住。
又是一次唇齿交缠,又是一番旖旎柔情。
师青玄脑子里那种要窒息的感觉,又来了,等贺玄松开,也不知过了几时。
然后,不等他呼吸多久,再一次又一次的吻上来,一次又一次的掠夺。
每一次,他觉得要窒息的时候,贺玄就会及时松开。
师青玄的意识渐渐模糊,手臂也没了什么力气,软软的搭在贺玄肩膀上。
他只记得,他们亲了很久,亲了很多次。
那种感觉,也许他一辈子也不会忘。
因为,他也感觉到了,贺玄粗重的气息,贺玄跟他一样有些发烫的脸颊……奇怪,鬼也会有体温吗?那为什么,贺玄有些地方,烫烫的?
两人都不动了,师青玄的下巴放在贺玄颈窝里,贺玄的手压着他的后脑勺,他的手挂在贺玄脖子上。
一身高贵干净的黑衣与一身破烂脏污的白衣贴在一起,没有人察觉到这有什么不妥。
空气中似乎还弥漫着两人交缠的气息,本来阴森寒冷的幽冥水府居然有些热。
不是府中的空气热,而是相拥在一起的两个人热。
贺玄平稳了些气息,推开师青玄,自己整了整被弄乱的衣领。
“贺公子……”师青玄还想着要怎么打破这骤然的安静。
“闭嘴!”贺玄恶狠狠的瞪了师青玄一眼,接着命令道:“现在,给我跪下。”
师青玄当然是什么都听的,别说是跪下,就算是给贺玄磕几十几百个头也是应该的。
膝盖一弯,就跪在了地上,背挺的笔直,只是头低着。
贺玄握住了他的手。
要做什么?
很快,师青玄便知道了。师青玄脸又涨的通红,他抽了抽手,没抽出来。
他的手被贺玄带着,摸到了属于男人的胯下之物。
隔着衣服,还不怎么觉得明显,师青玄的手被控制着揉弄那一根东西,只觉得掌心发烫,那东西,在他的抚摸下,微微的翘起了弧度。
“贺公子……不行……”师青玄央求道,他怎么敢做这么,这么羞耻的事情。他不愿?可不由得他愿不愿!
贺玄便立刻甩开了师青玄的手,他伸出手指抬起师青玄的下巴,让人抬起头来。
“不行?”贺玄冷笑一声,“那就不用手了。”
师青玄还未细细品味这话是什么意思,贺玄就解开了自己的腰带,脱下裤子,那根又粗又长的肉棒“啪”的一声弹在师青玄脸上。
师青玄眼睛一瞟,看到了近在眼前的狰狞性器,触在脸上,有些可怕。
贺玄的阳物很长,也很粗,约摸有儿臂般粗。此时完全挺立起来,颜色红的发紫。柱体上一条条青筋交错分布,纠结在一起,更显得狰狞可怖。
只瞥了这一眼,便再也看不下去,他又闭上了眼睛。
师青玄本就脸小,这么大一根肉棒抵在上面,挡住了大半面容,却挡不住师青玄烫的粉红的脸皮。
贺玄的性器戳了戳师青玄的脸,磨在脸皮上,热热的。
那物事在脸上磨弄够了,下一步,竟然碰到了师青玄两片嘴唇上。
粗长阳物顶部的小孔里已是泌出了一些清液,全部一点点的抹在了师青玄嘴唇上,合着师青玄一张泛着红色的清秀脸皮,登时水光潋滟,春色无边。
“不要……我不要……”
师青玄一张嘴说话,那阳物就趁机插进了湿热的口腔。
贺玄毫不留情的,才进了个头,很快就一点一点的往里插,到一半的时候,师青玄便吞不进去了,因为实在是很长。
那么大的一个东西,就这么被师青玄的嘴唇吞进了一半,直直的顶着他的喉咙,很难受,嘴里都被塞满了,连呼吸都困难起来。
“舔。”贺玄道。
师青玄不知道要怎样,他的舌头根本无处安放,半晌,眼睛睁开向上挑了贺玄一眼,贺玄好像,有些舒服?
舌尖从顶部开始,轻轻的舔着,有些腥膻的味道,但并不重。
师青玄一圈圈舔着敏感的茎头,小孔里泌出了更多的液体,味道也是一样的。
不好吃,师青玄眨了眨眼,这样想着。
舔完了顶部,师青玄想了想,舌头顺着往前舔弄柱身。那上面纠结的青筋被他一一舔过,沾满了唾液。
师青玄没有任何技巧的在笨拙的舔弄这根肉棒,只是用舌头在舔,轻到没有感觉。
渐渐的,舌头也觉得有些酸了,退开了些,再舔上去,没收起来的牙齿猛的磕到了阳物。
“嘶——”贺玄倒抽一口冷气,一把抓住师青玄的头发,将他的东西抽了出来。
“咳咳咳……”师青玄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不停的咳嗽,“对不起……咳咳……”
他看着面前的粗大性器,毫不犹豫的再次吞进去,这次,他知道该怎么做了,他不会让贺玄生气的。
嘴里只能吞下一半,那另一半,就用手来弄它吧。
师青玄伸手握住阳物根部,上下抚摸撸动。舌头或轻或重的舔着茎头,茎身,把它舔的突突直跳,越来越热。
这还不够,舔完之后,师青玄将牙齿收敛在嘴唇里面,然后嘴唇吸紧了肉棒,开始一前一后的动起来。
这又跟舌头舔的感觉完全不同,像是在按摩一般,湿滑的嫩肉包裹着性器,用力吞吐着,唾液混合着茎头分泌出来的黏液,被师青玄含在嘴里,吸吮着肉棒吞吞吐吐,发出啧啧的水声。
贺玄的呼吸声很粗重,他看着面前以下跪这种屈辱的姿势来给他做这种事,那人白皙的脸有时候还会蹭到阳物,一雪白一深红,给人极大的刺激。
就算他几百年没有过这种经历了,也还是会有反应的。
“嗯……唔……唔……”
师青玄嘴巴都酸了,只觉得贺玄那东西变得越来越大,却不见丝毫要释放的现象。
快点吧,放过我。
他换着百般的花样来伺候这根阳物,明明都被刺激成了那样,却不见它有动静。
贺玄几次想伸手,都堪堪忍住。最后,他终于是伸手将师青玄的后脑勺重重一按,粗长的阳物快速插进了喉咙里更深的地方。
“唔唔唔呜呜——唔……”师青玄眼睛睁大了许多,眸子里一层水雾终究破碎,化成一滴滴眼泪流下来。
现在是贺玄掌握着主动,他挺了挺腰胯,茎头直直的戳在师青玄的喉咙口,引来一阵阵干呕带来的收缩。
软而热的喉口,比嘴唇更加厉害,不停的收缩着,像是有千万张小嘴在吸吮着。
贺玄不停的顶进去,再抽出来,每一下都用了发狠的力气。
师青玄的手被铁链锁着,因为贺玄大力的动作而不停的震动摇晃,发出清脆的叮叮声。
师青玄两条秀眉紧紧皱着,他没有办法推拒,只能任由喉咙被人侵犯,很难受。
他不想哭的……可是,真的忍不住……
速度一次比一次快,阳物满满的塞在师青玄嘴里,重重的摩擦着,不停的抽插。
约摸这样过了一刻钟,贺玄粗喘一声,腰身一个深顶,顶部的小孔张开,喷出了一股股微凉的精液,全部射进了师青玄的喉咙里。
师青玄嘴里充满着白色的浊液,都有些进了喉咙,还来不及反应,那些精液都被他吞进了肚子里。
“呜呜呜……”师青玄又哭了出来,他什么时候被这样对待过?还把那些东西都吃了进去……
嘴唇里外都是火辣辣的,怕是都磨破了皮吧。
“哭什么?”贺玄还在急促的呼吸着,看着师青玄可怜的样子,他有些不满。
也不想想,师青玄哭成这样,是因为谁?
“明兄……”师青玄张口说话,声音都是沙哑的。
“你叫我什么?”贺玄的声音没有那么冷硬了,他蹲下来凑近师青玄的脸。
“贺公子……”师青玄意识到自己又叫错了,刚纠正过来,贺玄就捏住了他的下巴。
“你叫我什么?”还是这句话,说明师青玄还要换一个。
“……”
师青玄实在是想不出来能叫他什么,他摇了摇头。
“算了,我告诉你……”贺玄在他唇上亲了一口,“叫我贺玄。”
“嗯。”师青玄乖乖的点了点头。
然后,他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什么时候?又有了两条铁链,锁住了他的脚踝。
贺玄拉住那两条铁链,一下子就将师青玄两条腿吊住不动,悬在了空中。
“不要!”还是这句话,带了些急切与害怕。
他双腿被铁链拉的大开,动也动不了,这就等于是把自己赤裸裸的送到了贺玄面前。
来不及了,贺玄早就将牙齿咬在了他脖子上,细细啃噬。
师青玄脖子上敏感的很,嘴唇只是刚刚碰上去,就痒的发抖,更何况是像贺玄这样咬。
贺玄在脖子上流连不止,手上的动作也不停,用力撕开了师青玄的衣服,撕开了他的裤子。
因为有铁链不方便,所以衣服都挂在了师青玄臂弯上,裤子也只是落到了膝盖以下。
虽然不是脱的光溜溜的,但是,这幅半遮半露的样子比脱光了更加诱人。
意喻为“犹抱琵琶半遮面”,当然是好看的。
接着一路从脖子吻到锁骨,嘬出几个红红的印子,便来到了乳头这里。
要怎样折腾这么可爱的乳头呢?当然是要……
“啊!”师青玄一不小心叫出了声音。
他看着贺玄的脑袋就覆在他胸口处,一吸一咬的弄着乳头,羞耻的很。刚才在亲脖子的时候都忍住了,怎么现在就不争气了呢?
“嗯……贺……贺玄,不要咬了……”他在跟贺玄求饶,然而贺玄怎么会理他?
舌头不停的在玩弄着乳头,一会儿将它深深的按压进乳晕,一会儿又将它弹来弹去,绕着它打圈,留下一圈圈的水痕。
看着小奶头一点点的变硬,变红,让它熟透。这实在是一件很容易的事,然后就更能方便的欺负它了。
像小儿吸奶一般的用力吸着那颗发硬的奶头,舌头时不时的戳戳乳孔,舔舔乳晕。总之,嘴唇,舌头,牙齿一起上阵,把可怜的乳头玩的水光粼粼,松开后,只看见它红肿涨大了不少,上头还挂着不少唾液。
师青玄早就用手捂住了嘴,他怕他又会露出一些不好的声音。
这只是一边,还有另一边没弄呢。
奇怪,另一边的乳头明明没人动它,自己就悄悄的硬了。
贺玄伸出手指,拧上了那个还未曾玩过的乳头。一开始还是轻轻的捏着,到后来,又不知不觉加大了力气,是真的在拧,把那个小东西拧的红红的,又往外拉扯着,拉到不能再拉的时候,一松手,小奶头就自己弹了回去。
就这样不停的拧来拧去,贺玄像是玩上了瘾。乳头被他捏的酥酥麻麻,不比他用嘴来弄的差。
手指玩够了,嘴唇还没吃够呢,这另一个也是一样,用嘴唇细细的爱抚着,一直欺负着它,把它欺负的水润红肿。
师青玄不敢看自己胸口处是什么模样,反正,从一开始,他身体上传来的酥麻就没停过,让他躲避不及,只能强行接受。
他很怕,很怕就此被这种感觉支配,让他变成一个不顾廉耻的人。
贺玄弄了很久,期间师青玄总是会溢出几声柔柔的轻喘,贺玄自然是听到了,隧更加卖力,在师青玄胸口不辞辛劳的耕耘着。
“啊~不要了……贺玄……”
贺玄果然放开了他,却是嘴唇又转移着向下舔舐,到了肚脐眼,舌头在里面打了几个圈,很快移到了下身。
铁链又移高了点,将师青玄两条长腿抬到最高,破碎的布料间,师青玄那根秀气白净的物事和后面臀缝之间隐藏的小小穴口,都一览无遗。
这么一个双腿大张,衣不蔽体的羞耻姿势,也不知贺玄是怎么想到的。
贺玄伸出手来,握住他的脚踝,嘴唇吻了上去。
一个个小小的吻痕布在脚踝上,像是无暇的美玉点缀了朱砂,平添几分艳丽。再看贺玄,他的姿势是那样虔诚,可惜师青玄没注意到。
完了,真的完了。
贺玄亲完了脚踝,吻了一下他的脚背,再顺着往上,沿着内侧白嫩的肌肤一寸寸吻着,每亲一下,都会留下一个吻痕,或浅红,或深红。或是带着牙印,那是最危险的一种。
如果贺玄上牙咬了,那就说明……反正……就是危险了。
越接近大腿根的地方,齿印越多,吻痕也越深。
贺玄的舌尖往上游走着,很快就到了尽头。
贺玄继续,竟然直接吻上了师青玄臀缝里的小穴。
“啊——”师青玄再也憋不住声音……从贺玄亲他大腿开始,他就不想忍了,再不叫出来,他真的要疯了。
不管了,反正连命都不要了,还要脸面干什么?
师青玄低哑的嗓音,师青玄红肿的乳头,师青玄发软的腰身,师青玄湿漉漉的大腿根……还有,还有正在被贺玄探索着的蜜穴……一处处销魂的地方无一不在勾引着男人。
贺玄的舌头很灵巧,一下子就找到了窍门,顶开了紧闭的穴口,柔软的舌头一进去,就被嫩肉紧紧一夹,差点让贺玄疼的退出来。
不过不能退缩,好不容易进去了,舌头坚定的再往里伸,舔过里面的肠壁,很暖,却很干燥,给它涂上一层唾液,让它变的湿润了些。
舌头大面积的滑过紧实的肠壁,锲而不舍的舔润着,顶弄着,时不时引得肠壁一阵瑟缩。
用舌头这么柔软的地方抚慰着那里,可以说是很温柔了,也是让人舒服的,就像一滴水珠按摩着那里,到处都不放过。
“嗯……嗯……啊~呀……不行!别……”师青玄眼睛里又蒙上水雾,发出婉转延绵的呻吟声,可以很清楚的听出来,当贺玄的舌头“不小心”蹭过小穴里的敏感点时,这呻吟声绝对是那种拉长了好几个调子的。
舌头模仿着抽插的动作在蜜穴里进进出出,故意寻找着那处凸起,重重碾压上去的话,师青玄的声音会更加好听。
蜜穴里发出“咕叽咕叽”的水声,不只是有唾液,还有一些不知名的从肠道里分泌出来的液体。
舌头退出来后,可见,初次被造访的小穴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一张一合的,等着那根肉棒来进入。
贺玄胯下之物早就重新硬了起来,翘的高高的,趁师青玄意识涣散着,对准微微打开的穴口,一插到底!
“呜啊啊啊——疼啊——呜呜……”师青玄眼睛里的水雾终是又一次破碎开来。
那么长,那么粗的一根棒子就这么粗鲁的插进来,用了几分蛮力。师青玄还是第一次,当然觉得疼。果然,柔软的小穴紧的很,严丝合缝的紧紧咬着大肉棒。贺玄试着动了一下,发现那小穴咬的太紧,他根本动不了。
阳物插在紧绷的肠道里,即使不动,也让师青玄感觉到了整个人被撕裂一般的痛感,穴口被堵的满满,小穴里承受不住压力,流出一丝丝的血来,溢出穴口,正好让贺玄看到。
那一滴滴血液溢在被弄的惨兮兮的穴口处,还有些滴在了地上。
“疼……呜呜……是不是流血了……”师青玄感觉到身体里流出了什么东西,那只能是血了,还好痛觉不至于麻痹了他的感官。
“……”贺玄于理有愧,看到流出来的血,怕是真的将里面撕裂了,不知作何想法。
他不应该,在乎师青玄的感受……
更何况,两人这么僵着,动也是疼,不动也是疼。
于是贺玄动了,而且没有控制力度,很用力的动了。
“嗯啊……呃呃——啊啊啊……疼,疼,我疼……”
贺玄不带任何花样的抽插着,一次又一次,以最大的力气插进去,有了血液的润滑,他抽插的越来越顺利。
小穴里很舒服,又软又热,里面还被各种液体弄湿了,比在嘴唇里还要舒服。
阳物狠狠捣开缠着它的层层嫩肉,不分方向的横冲直撞,直把师青玄顶的痛呼连连。
“哥……哥!明兄……明兄……救我,哥,救我……”师青玄被顶的好疼,不知不觉就叫出了那两个最重要的人的名字。
“你叫谁?”贺玄显然是听到了,他又不是聋子。
“呜呜呜……明兄……求你……”师青玄泪眼蒙蒙,抓住了面前男人的手臂,求他停下来。
贺玄听了后,非但不停下来,还加快了速度。
肉棒飞速的摩擦着细嫩幼滑的肠壁,差点又磨出血来,顶弄着那些缠上来讨好的嫩肉,无情的把它们顶开,插进更深的地方。
“啊啊……嗯……嗯……”师青玄刚刚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而自己又被顶的只会不停的吟叫,想纠正过来。
“贺玄……贺玄……我求你了,轻一点好不好?我疼……”
“呵呵,不行。”贺玄竟难得笑了一声,这与他平时的冷笑不同,是带着一种玩笑捉弄的感觉。
师青玄被这笑容晃了晃,马上,就被身下的疼痛弄的清醒过来。
“轰隆隆——”外面一声惊雷响起,把师青玄吓了一跳,看来,是要下雨了吗。
两人紧密交合之处啪啪作响,师青玄已经差不多被撞的麻木了,似乎,身子里也没有那么疼了。
“嗯~啊……贺……玄……”两个人身上都冒出了一层薄汗,已是弄了许久。
紧实的肠道里被不停的鞭挞着,被操的久了,也松了一些,不再那么紧紧禁锢着那粗长阳物了。
贺玄的动作在这时却温柔下来,他将性器整个抽出来,看着那红肿可怜的穴口带着许多血丝,将手指插了进去。
冰冰凉凉的手指给高热的肠道带来了一些舒适,暂时不用被那阳物折磨,感觉还不错。
贺玄的手指,在找着什么东西,在肠道里仔细搜索着,终于找到了当时舌头碰到的凸起,用力一按。
“啊——”师青玄这么长长一叫,生生比之前多出了些媚意,他不是因为疼,而是因为……
“找到了。”贺玄道,然后将刚刚抽出来的阳物用力一插,重新插进了小穴。
“轰隆隆——”外面的雷声不断,又响了这一声后,一场大雨哗啦啦的降下来,声音大的很,正好掩盖住了两人交合缠绵的春情。
贺玄这一顶,正好重重顶在那处软肉上,师青玄发出没了声音的一声吟叫,张大了嘴,身前那根不知何时挺立起来的物件竟然猛的抖动了几下,没人碰它,自己就射出一股股白色浊液。
本就紧致的肠道随着液体的射出也猛的不停收缩起来,一吸一吮,勾引着又粗又大的阳物,贺玄用力捣几下,那软软的嫩肉还不放松,绞着他的下体,好像不吸出点东西来就不罢休。
师青玄一双白嫩笔直的长腿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缠上了贺玄的腰,脚踝上还戴着铁链,随着师青玄被撞的摇摇晃晃,发出一连串的清脆声音,由于贺玄撞击的力度不同,那铁链发出的声音大小快慢也不同。
贺玄在慢慢的厮磨着师青玄那处软肉时,师青玄是嗯嗯啊啊又轻柔又绵长的叫着,铁链发出的声音也是不急不慢的“叮~叮……”
贺玄在沉重的一下又一下撞击着肠道各处,变换着不同角度去钻研那处凸起时,师青玄便发出那种又细又长的尖叫,铁链的声音也渐渐放大,频率加快。
屋外有磅礴大雨稀里哗啦的声音,屋内有铁链叮叮当当或急或缓的敲打声。那些沉重的喘息,失控的尖叫,肉体之间撞出来的啪啪声,还有交合之处泥泞的水声,与天地间赐予的这些声音混合在一起,交织成一支红绡帐暖的艳丽曲子,无所谓什么爱恨情仇,只管得了这片刻贪欢。
师青玄一直哭着喊“疼”,之间又夹杂着一些别的词,或许是“好舒服”,“贺玄好厉害”,“真的受不住了”这之类的话。
他的手也勾着贺玄的脖子,在无数次的撞击中,他无意识的就用手紧紧抓着什么东西。却不知,贺玄的背后,被他挠出了一道道血痕,也是疼的很,贺玄不知道是怎么忍下来的。
两个人的身子一直都是抱在一起,没分开过。
旖旎火热的气息一直从未消散,不分你我的融合在一起,就像纠缠着不分开的两个人一样,水乳交合。
两人激烈的相拥,接吻,交合,谁都想把对方一口吞到肚子里,外面的大雨声音越来越响。
不知是过了多少时刻,贺玄一个控制不住,精关失守,微凉的精液就射在了师青玄身子里面。
师青玄被激的肠道收缩几下,身前的柱体也跟着贺玄一起,射出了有些稀薄的白浊。
黑衣凌乱,白衣破烂,却还是贴在了一起,亲密无间。
师青玄累了,他脑子里有很多事,一件件的在烦着他,让他觉得太累了。
可以就在贺玄面前,睡一觉吗?
一场大雨渐渐的停了下来,安静了许多,铁链不再作响,师青玄也闭上了双眼,睡在了贺玄肩头。
消散掉的是一直很吵的声音;消散不掉的,是空气中弥漫的麝香味道,是两人交缠在一起的呼吸。
师青玄做了一个梦,一个很可怕的梦。
他在梦中叫着“哥哥”,叫着“明兄”,他一直一直叫,却什么都摆脱不了。
因为啊,他的哥哥,他的明兄,都已经不在了。
师青玄醒过来了。
他现在是躺在一张床上,手上还是锁着链子,脑子清醒一点后,五感也渐渐回来。
疼!没错,只有疼,尽管他身体里那些黏黏腻腻的东西被清理干净了,那些疼痛确是消不掉的。
他不信,这些疼痛也许是幻觉呢?他顿了顿,还是解开了自己身上被人换好的衣服。
看着自己的身子,真是惨不忍睹!
锁骨,胸口,小腹,大腿,小腿,还有一些看不见的地方,都布满了许多青青紫紫,或浅或深的淤痕,正常人一看就知道这是吻痕。
更何况,身下那个地方,跟撕裂一般的疼痛,更明显了。
全身上下各处都提醒着他,认清现实吧,你确实是被贺玄完完全全夺去了身子。
还有,头也好晕。他用手背抵住自己的额头,果然,他是发烧了。
看这个房间的布局,他应该是还在贺玄的府上。
师青玄披上衣服,那锁链有些长度,应该可以让他下地一段距离。
然而,一双脚刚刚触在地上,房门就“吱呀”一声被来人打开。
黑色袍子,上面有着银色水纹,是贺玄。
贺玄手里端了一碗黑乎乎的汤水,能闻到浓浓的苦味,师青玄皱了皱眉头,他天生对这种苦味有抗拒。
贺玄一步步的走到了床边,伸手将起来的师青玄按下去,手里的碗一举,示意师青玄喝下去。
“喝药。”还是冰冷冷的声音,对他下着命令。
师青玄纠结的看着手里的药汁,那苦味他不用尝就已经闻的难受极了,他鬼使神差的望向了贺玄。
“贺玄,我喝不下去……怎么办?让我喝这个会吐的。”他习惯性的眨眨眼睛,“真的,我一吐,就一定吐你身上!”
贺玄的表情崩了崩,似乎回忆起了些不好的事。
“不喝,那你就等着病死吧。”贺玄转头就走,独留师青玄对着那碗苦药。
师青玄瞬间黯淡下来,他放下那碗药,双臂抱住了自己的膝盖,将头埋在腿上,赤着脚,也不盖着被子,整个人就穿了一身单薄的白衣暴露在外面。
没过多久,房门又被打开,贺玄拿着一袋什么东西走了过来。
“起来。”贺玄道。
师青玄这才抬起头来,眼里并无半分怨念。
贺玄将手里的东西递给他,师青玄打开一看,竟然全是一颗颗精致的糖果。
他先挑了一颗含在嘴里,然后猛的端起那碗药汁,一下子灌入大半。然后就犹如死里逃生般,赶紧拈了糖放进嘴里。
剩下的,师青玄一灌进嘴里,就立刻拉住岿然不动的贺玄,对上他的嘴唇,将药全部渡给了贺玄。
“你,找,死!”
贺玄显然也忍受不了那么苦的味道,愤怒的看向师青玄,却见他眼里一片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贺玄,对不起,我以后……还是会走的,师青玄这样想到。
然后双手勾住了贺玄往床上带,两人双双倒下,床帐拉上,人影交缠。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