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初逢(友情向)

其实,在很早的时候,在秦淮八子还没认识之前,如夜是见过五哥降雪的。
那是在上元节,他们第一次见面。
如夜呼吸急促的用力奔跑着,又一次险险躲避过身后直取他脖颈的飞刀。
转过五六个漆黑的小巷,如夜终于跑到了灯火通明的大街上。
一盏盏缤纷多彩的花灯一路展示在他眼前,让如夜愣了一下。
今天是上元节?还没等如夜多想,利器破空的声音再次被他的耳朵快速捕捉,让他一个闪身,再次加快脚步。
大街上逛着花灯的人群都被他无视,竟然连方向都不看,那样乱跑。
所以,没过多久,他就猛的撞在了一个人的怀里,把那人撞的踉跄几步。
“这位兄弟你怎么……了?”一道清冷的声音说道。
如夜刚想道歉并继续逃命,却突然放心下来。
那些追杀他的人,都不见了。
于是如夜抬起头来,看见了一身黑衣的俊俏少年。
果然,脸跟他的声音一样,冷冷的。不过,如夜想了想,要是他笑起来,应当是非常温柔的吧。
如夜从降雪怀里出来,站稳之后,对降雪拱手道“多谢哥哥!”
如夜这声“哥哥”叫的又甜又软,戳心的不行。他又向四处张望了一番,确定那些人真的走了后,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你在看什么?”降雪疑惑问道。
如夜一笑:“自从撞了哥哥以后,那些追杀我的人都不见了呢!应该是哥哥比较厉害吧!”语气轻快,仿佛那个被追杀的人不是他。
如夜看见降雪皱起了眉头,心想,这个哥哥……是在关心他?
他其实想说,关心我的事情做什么呢?以前也没有人关心过啊。
不过,如夜看着降雪的脸色,还是止住了这句话。
“你家在哪里?”降雪有些好奇眼前的少年究竟生长在一个什么环境里。
如夜想了想,选择如实告诉降雪,他伸手一指:“凤凰楼。”
一处勾栏之所罢了,也不知他会不会看不起自己,如夜偷偷观察着降雪的表情。
没有嫌弃,也没有鄙视。
如夜松了一口气,本来他从不在意这些的。可不知为何……现在担心了起来。
“你叫什么?”降雪又问。
如夜老老实实的回答道:“如夜。”
“如公子?”
听见降雪这样叫他,如夜忍住笑意,摇摇头,认真对降雪道:“不是哦!我叫如夜,你就叫我如夜公子好啦,大家都是这么叫的。”
“那你的姓是?”降雪疑惑出声。
“我没有姓,无父无母,只能给自己取名。”如夜坦然。
说出这句话后,如夜的眼睛莫名有点酸……这是他第一次对人完整的介绍自己。
也对,若是什么都让别人知道了,又怎么撑起一整个凤凰楼呢?
可是为何会信任眼前刚认识的哥哥?
很久以后,当如夜再次想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还有,哥哥,那所勾栏,是我开的,哥哥不必在意,哥哥要是想找我,就到那里找我好啦!如夜还有事,就先谢过哥哥啦!”如夜乖巧的笑了笑,不等降雪挽留,便一步步消失在远方的夜幕里。
唉……怎么忘了?他还不知道那个哥哥的名字呢!如夜突然想到。
等以后再见。
等以后……有缘再见。
那是五六的初遇。
如夜第二次遇见降雪的时候,是在凤凰楼的废墟中。
他亲眼看着自己的凤凰楼被火焰肆意的吞噬,看着自己的心血一点点被毁掉,却无能为力。
如夜觉得自己的血液都变得冰冷了起来。
一场大火,烧去了凤凰楼,也“烧”去了凤凰楼里的人。
如今只剩他一个人了,如夜想。
他有一壶酒,却不足以慰风尘。酒慢慢的喝了半壶,如夜突然不想喝了。
酒没有用。
月光很柔,那个黑衣少年轻缓着步子而来,来到如夜身后。
如夜听到脚步声,一转头,认出了这是降雪。
还有人来?如夜楞楞的想。他看着自己被酒不小心打湿的红衣,又看着降雪离他越来越近,有点委屈了起来。
降雪什么也没说,直到把如夜轻轻的按在了怀里,才低声道“哭吧。”
那一瞬间,如夜脑子里的,心底里的,各种委屈,不甘,和难过……那些被他用力压住的情绪,此时好像控制不住了。
它们通通爆发出来,让如夜的呼吸都快要抽干。
如夜难过的要死了。
真的。
他难过的要死了。
如夜也抱住降雪,一点点使劲收紧,然后大声哭起来。
如夜从来没有在别人面前这样哭过。
他知道他的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就如倾盆大雨一般,丢脸死了。
降雪一边摸着如夜的头,一边止不住的安慰:“没事的,没事的,我还在这里啊。”
如夜哭的抽抽搭搭,把降雪的衣服都打湿了一大块,可他不管,他就是要哭啊!
如夜在哭的眼睛都睁不开时……迷迷糊糊想到,要是他真的是我哥哥就好了。
父母都不在了……他想有一个哥哥。
那次之后,两人的关系越来越好,后来凤凰楼从建,而且比原来的更辉煌。两人又成了秦淮八子的五六。
如夜回忆完了一遍往事,对着坐在他面前的降雪道:“在你面前……还要脸干什么?”
“你平时很要脸吗?”黑衣杀手毫无感情道。
“呸!我平时的五哥都白叫了啊?没良心的东西!”如夜本来难过的心情暂时被搁置在一边,“你就不会夸夸我让我高兴高兴?”
降雪“啧”了一声,顺着如夜道:“你是个好东西。”
如夜翻了个白眼,努力压制住想打死降雪的想法,咬牙切齿道:“我——真——的——有——事。”
降雪忍住不让嘴角上扬,终于正色道:“怎么了?”
“我不开心……”如夜嘴一撇。
“那就哭吧……”降雪毫不避讳的将如夜揽入怀中,摸了摸他的头。
如夜埋在降雪怀里一边哭一边唤:“呜呜……五哥……五哥哥,我真的好难过……呜呜呜……”
如夜哭累了,就靠在降雪身上睡着了。
如夜一直知道,降雪这个哥哥,是真心待他好的。
如夜也想过,他早就把降雪当成家人了,那么降雪呢?
当他直接问降雪时,降雪是这样回答的。
“是又怎样?如夜你又傻了。”
如夜听的又是一撇嘴:“滚!”
“请您先滚,谢谢。”降雪笑道。
如夜从来不跟夙玖,也就是自家娘子说这些不开心的事情,降雪对慕雪也同样是。
一是因为不能让自己的娘子跟着难过,二是因为成了习惯吧。
咳咳,有些事是只能跟兄弟说的,不可以跟娘子说。
今天的如夜,依旧在想方设法躲避五嫂慕雪的追杀。
至于为什么五嫂这么执着于打死他……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